刊中人

稿源: | 作者: 日期: 2021-03-08

胡里奥·托雷斯超凡脱俗的喜剧 大都会歌剧院曾经有一个枝型吊灯。这个吊灯认为,歌剧院里每天响起的掌声是观众献给它的。吊灯爱上了一个叫罗科的看门人,只愿让罗科给自己换灯泡。罗科也爱上了吊灯。但是剧场老板发现了这件事,解雇了他。一天深夜,罗科闯进歌剧院,偷走了吊灯。他们住进了罗科的公寓

胡里奥·托雷斯超凡脱俗的喜剧

大都会歌剧院曾经有一个枝型吊灯。这个吊灯认为,歌剧院里每天响起的掌声是观众献给它的。吊灯爱上了一个叫罗科的看门人,只愿让罗科给自己换灯泡。罗科也爱上了吊灯。但是剧场老板发现了这件事,解雇了他。一天深夜,罗科闯进歌剧院,偷走了吊灯。他们住进了罗科的公寓,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吊灯明亮的灯光每晚透过窗户照亮了楼下的街道。这种奇妙的浪漫并非来自于一部魔幻现实主义小说,或者是疫情隔离期间某个人发烧做了个梦。这是胡里奥·托雷斯在《周六夜现场》多次推销的一个数字小品创意。2016年至2019年,他在《周六夜现场》担任编剧。这个创意从来没有被制作成作品,因为需要面对很多现实问题。要制作这个节目,就必须租大都会歌剧院一个晚上,这并不容易。此外,《周六夜现场》的很多小品是为名人嘉宾量身定做的,正如托雷斯最近说的,《枝型吊灯》小品的一个主要缺点是,没有生动有趣的人类角色。他许多被否决的想法都停留在超现实中,它们更接近奥维德或加布里埃尔·加西亚·马尔克斯,而不是 “盒子里有只鸟” 。谈到他那些未能制作的作品,托雷斯说,“我为每一个损失哀悼。”

 

圣诞节如何成为希望的节日

 

即使岁岁不同,但圣诞节总是相似:探望父母,孩子们闪亮的眼睛,点燃的蜡烛以及几个小时不必担忧的相聚。但是今年医院满是重病患者,很多人因新冠肺炎失去了亲朋好友。为使一切不变得更糟,许多人都没有采用通常的方式来庆祝节日。这将是一个不同的圣诞节,一个孤独、安静的圣诞节。《明镜》采访了12位专家,探讨此次圣诞节的意义,我们必须采取哪些措施改善现状,以及我们对未来的进一步认识。心理分析师维尔特认为,新冠疫情限制可能是降低我们夸大期望的一个好理由。我们可以自信地承认,我们并非家人所期望的那样高兴。现在可以暂停要求我们和其他家庭成员共同塑造一个和谐快乐的大家庭形象。儿童和青少年心理治疗师弗里希科恩建议父母们更加坦诚地向孩子谈论自己在疫情下的忧虑。真诚、充满爱意的交流可能从未像现在这样重要。病毒学家艾克勒是日内瓦大学校医院新型病毒性疾病研究中心主任。她说,新冠肺炎使以前就存在的社会弊端显现,例如,社会弱势群体患病的频率越来越高,而且通常越来越严重,之后这些弊端会继续隐藏;此外,我们的学校装备不足,在数字化方面远远落后;护理人员本是社会的支柱,却很少得到认可。在她看来,新冠疫情大流行是改善当前状况的一个良好机会。

 

足球的作用

11月25日去世的迭戈·马拉多纳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足球运动员之一,15岁就展示了出色的足球才华,后来在意大利足球联赛中大放光彩。1986年,他率领阿根廷队爆冷战胜了英格兰、西德等强队,获得了世界杯足球赛的冠军,他本人更是拿到了世界杯金球奖。在对阵英格兰的1/4决赛中,马拉多纳用手把球攻入了英格兰队的球门,而裁判判定进球有效,这就是著名的“上帝之手”事件。1991年,马拉多纳因药检不过关被禁赛,此后陷入酗酒、吸毒等一系列丑闻中,职业生涯开始走下坡路。2000年,他应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之邀前去戒毒,此后一直和卡斯特罗、查维斯、莫拉莱斯等南美左翼领导人保持着友谊。尽管名满天下,但马拉多纳对足球的作用或者局限性有清醒的认识,在阿根廷获得世界杯的时候,他说:足球改变不了世界,也不能让面包便宜,事实上,它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但是,在比赛的90分钟里,它可以让人们忘记问题的存在。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1 第14期 总第672期
出版时间:2021年05月17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