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丨难以描述的痛苦

难以描述的抑郁并非不可理解,它是我们原初的痛苦,理解与整合这种痛苦,是人格成熟的必经之路。
发表于:2019年03月26日     作者:曾旻

逝者丨她在史书停笔的地方起舞

在这样的环境下,她意识到文艺评论的可厌可怜,既然对时代与作品本身都无能为力也无足轻重,那不如不写。
发表于:2019年03月11日     作者:张宇欣

专栏丨分裂的体验

很多综艺节目上常常会玩这样一个游戏,一个人戴着耳机隔绝外界声音,另一个人通过口型和身体语言向对方传递信息。这样一个信息从A到B,直到CDEF……由最后一个人表达他所理解的信息。这个游戏...
发表于:2019年03月11日     作者:曾旻

逝者丨目送一只归鸟

路漫的生命定格在2000年4月26日。这一天,距离他37岁的生日,还有20天。
发表于:2019年03月02日     作者:栾辉(路漫妻子)

逝者丨长望故乡

上桌的饭菜必是极丰盛的,酱鸭、大排骨、白切鸡,只要是我喜欢的,从来不打折扣。
发表于:2019年02月22日     作者:墨鱼

亲爱的抑郁症

将抑郁症当作一个朋友,是一件很难的事情。除了长伴身边,它的真实含义毕竟要比朋友复杂得多。
发表于:2019年02月22日     作者:曾旻

逝者丨张玉书 茨威格背后的人

被问及“多年来持久地翻译、研究茨威格,从茨威格身上得到的最大体会是什么”时,张玉书说:“最大的体会就是作家写作要舍得割爱,善于割爱……“
发表于:2019年01月18日     作者:吉普赛

专栏丨“若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

与其感叹“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我失去的,都是人生”,不如换一首歌,尝试让自己学会接纳,勇敢地说出“若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
发表于:2019年01月18日     作者:曾旻

逝者丨林岭东 我希望我电影的命 能比我长

说林岭东是最懒惰不如说他通透,毕竟他早早就讲过:“我没想过把一生都献给电影。”
发表于:2019年01月12日     作者:张明萌

抑郁症丨他们只是觉得我想太多

抑郁的人常常产生万念俱灰的念头,有一种“毫无价值”的感受,这种体验是最深刻、最强烈的自我攻击
发表于:2019年01月12日     作者:曾旻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4期 总第612期
出版时间:2019年11月07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