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人丨杜韵 种子重要还是土壤重要

她发现种子,又翻动土壤
发表于:2019年10月30日     作者:杨楠

作家丨杨红樱 天真与棱角

童书作家杨红樱说自己是最不世故、最不圆滑的一个人。“敢于写现实的作家是最有勇气的作家,最有担当的,也是最有风险、最容易受到低估的”
发表于:2019年10月30日     作者:邱苑婷

作家丨简媜 钻进自己房间的片刻安宁里,我必须写作

“活生生的现实”像一条狼犬,“你不驯服它,它就吞了你”
发表于:2019年10月27日     作者:邱苑婷

学者丨辛德勇 反颠覆的颠覆者

“历史学研究是有公论的,有客观性,是可以被反复检验的。当一代人走了,那些被世俗利益所主导和影响的东西不存在了,就只看你所留下的学术价值了”
发表于:2019年10月27日     作者:徐琳玲

文化丨82年生的金智英, 是韩国女性困境的缩影

“这是生活在21世纪初的女人吗?”
发表于:2019年10月25日     作者:张宇欣

当年情丨张蔷 占领80年代的中国街头

最多的一个月录了四盒歌带,每天都在棚里。一张专辑14首歌,她每天学两首,白天在家练,下午4点进棚,6个小时后结束。“我肯定是那时候中国唯一以这样速度工作的歌手。”
发表于:2019年10月25日     作者:张明萌

作家丨林培源 一个青年纯文学小说家的焦虑人生

生活的负担、未来求职的慌张、写作的焦虑、同侪压力一同向他施压,但“如果一个作者跟外部世界或者说跟自己内在的紧张的关系完全消除的话,可能就废掉了,他写不出作品”
发表于:2019年10月10日     作者:张宇欣

学者丨莫砺锋 一代学人的匮乏与丰饶

成为新中国第一位文学博士,在莫砺锋看来是“时代的误会”——“学术是一个薪尽火传的过程,前面都是很好的柴火,烧到我们这时,只有几根稻草,但好在火还没灭,还能把它延续下去,烧到后面又是熊熊...
发表于:2019年09月27日     作者:朱圆

文化丨罗伯特·弗兰克 把一首悲哀的诗从美国吸进他的胶卷

在 《美国人》 产生巨大反响之际,罗伯特·弗兰克却隐隐感到自己的摄影作品面临着沦为商品的危险,同时他明确意识到,“我不想重复自我,这太容易……” 于是,弗兰克将 《美国人》 的所有原始...
发表于:2019年09月27日     作者:张宇欣

作家丨胡晴舫 写作者的宿命是消除误解

“只有站在边缘的位置,你才能够看清楚社会的主体。作家要做的是看到人的本性和他最自然的状态,然后把那个东西写下来,这是我个人的信仰”
发表于:2019年09月26日     作者:孙凌宇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6期 总第634期
出版时间:2020年06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