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丨“我不是快递员我是来领文学奖的” ——和郑在欢谈话的一个下午

“假如我觉得我这篇小说写得好,那就永远没人能说我写得不好,因为他说我写得不好,我可以不认同。你这里不发表,我可以拿到别处。但是写剧本,他不认同你就得改,你不改,没人给你钱”
发表于:2019年07月30日     作者:蒯乐昊

导演丨我叫吴思远, 我的名字比人家想得远

这个行业还有很艰苦的人和事,比如老武行现在都退下来了,去做小贩、开计程车,我看着很难过。他们身上伤痕累累,没有谋生能力。我们是不是应该有一个基金来帮他们?
发表于:2019年07月30日     作者:张明萌

话题丨变老是什么感觉 两位作家的时间体验

许多我们以往对变老的想象,也许充满偏见和误解
发表于:2019年07月30日     作者:欧阳诗蕾

地理丨草原核爆 塞米伊的爱与死

离开核试验场,我们回到公路,向塞米伊飞驰。此刻,就连那座流放犯人的小城也显得令人愉悦。离开苦役地后,陀思妥耶夫斯基也这么高兴地前往塞米伊。他坐在运草绳的马车上,却从未感到如此美好:“头...
发表于:2019年07月28日     作者:刘子超

前辈丨红星照耀李心田

《闪闪的红星》 光芒太盛,使得李心田文学领域的其他作品容易被忽略。70年来,他创作了大量小说、诗歌、戏剧等,山东大学教授马兵称他能将童真盎然的“天真之歌”与凝重辛辣的“经验之歌”交相吟...
发表于:2019年07月28日     作者:张明萌

话题丨伊藤诗织 被期待的“黑箱”打破者

“案件结果将在今年年底之前到来,它可能会继续上诉至上级法院和最高法院,因为我认为我们都不会对结果感到满意”
发表于:2019年07月28日     作者:欧阳诗蕾

地理丨朝圣缅甸,却好像修了个“假禅”

这里就像自由散漫的大学。很快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颇感失望,反问自己,对缅甸我到底期待什么
发表于:2019年07月14日     作者:丁子凌

前辈丨徐中玉 义之所在,我心光明

“他是不考虑退路的,他认为道理在这里,正义在这里,他说话的时候不怕得罪人,要么不说,说了往往就是最后的话,没有妥协和圆滑”
发表于:2019年07月14日     作者:聂阳欣

导演丨赖声川 把一些瑕疵放出来,大家都开心

“我脑子里没有‘艺术’这个词,我觉得戏能不能成为戏,就看是不是好看”
发表于:2019年07月14日     作者:张宇欣

作家丨潘向黎 文学是失败者的事业,这是写作者的命

工作干练,写作洁净,生活保守,创作跳脱,这成为潘向黎面对世界的姿态。如果给自己画一幅肖像,她认为不会太优雅:一手撑在地上,有尘土,有泥水。另一只手指向天空,像翅膀,也像在够更高远的东西...
发表于:2019年07月03日     作者:张明萌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2期 总第620期
出版时间:2020年02月14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