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丨对抗“部落女性割礼”的法学生

“我家乡的人们所关注的是怎么样嫁得好、怎么样取悦丈夫、怎么样在一个自成体系的社会圈里保持它看似平衡的运转节奏,法律、文明、进步,这些都是外在的东西,和他们的生活无关”
发表于:2020年04月17日     作者:陈又礼

作家丨张克群 骨头是建筑史课本的,肉是我长的

把这些有趣的历史故事告诉现在的人,倒不一定是为了号召他们保护古建筑,也许就像她儿时想当相声演员一样,就是给大家图一乐
发表于:2020年04月17日     作者:孙凌宇

文化丨《血疫》作者普雷斯顿 与恶魔共舞

从事高危病毒科学报道25年的雷斯顿回顾历史,把近半个世纪以来源源不断冒出来的新显病毒看作“大自然的复仇”:人类繁衍的数量远超过去,城市拥挤不堪,生态系统遭到破坏,病毒得以和人类相接触,...
发表于:2020年04月17日     作者:徐琳玲

书评丨教育的小说和小说的教育

“同意(le consentement)”不仅仅是两个个体之间的共识,更是一个时代的知识界,出于对才华和名誉的盲信,而对恋童行为采取的默许态度
发表于:2020年04月14日     作者:谭香山

导演丨边缘人陈哲艺

“电影是永恒的,你永远会看到自己的错误,最好的或最不好的自己”
发表于:2020年04月14日     作者:张宇欣

学者丨陈尚君 《全唐诗》49403首,伪诗很多

有一首李白的《戏赠杜甫》,“这首诗中,李白对杜甫到底怀有怎样的感情?如果是李白作的,显然他在讥讽杜甫才情不够。诗中的‘饭颗山’是一个无法解释的谜题,我们在中国找不到这么一座山,所以还没...
发表于:2020年04月14日     作者:李乃清

文化丨巫昌祯 法律背后的妇女保卫者

“要使法律上的男女平等成为事实上的男女平等,还需要作长期、艰苦的努力,因为性别歧视是世界性问题。” “立法不是家暴的终结。但如果没有法律,道德将是苍白无力的”
发表于:2020年04月14日     作者:聂阳欣

作家丨袁凌 走进忽然安静下来的瀑布

“文学不承担改造社会的任务,我想要的意义不在于去写几个轰动性的、社会效应很强的故事,而是将孩子日常的状态呈现出来。孩子本身就是意义”
发表于:2020年04月14日     作者:孙凌宇

文化丨“当代贝多芬”潘德列茨基 “广岛的牺牲不会被遗忘”

在为耶路撒冷建城三千周年而创作的《第七交响曲(耶路撒冷的七座城门)》时,我决心回归至《大卫的赞美诗》。这是多重回归:回到信仰的根源;回到音乐的起源;最终,回到我自己的创作之初
发表于:2020年04月14日     作者:李乃清

刘勃 翻开历史的底牌

——读史到最后会陷入虚无主义吗? ——这倒不一定。就算你不读历史,你就只面对现实,你恐怕也会虚无,你觉得你能改变多少现实?
发表于:2020年04月13日     作者:蒯乐昊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6期 总第634期
出版时间:2020年06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