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丨草原核爆 塞米伊的爱与死

离开核试验场,我们回到公路,向塞米伊飞驰。此刻,就连那座流放犯人的小城也显得令人愉悦。离开苦役地后,陀思妥耶夫斯基也这么高兴地前往塞米伊。他坐在运草绳的马车上,却从未感到如此美好:“头...
发表于:2019年07月28日     作者:刘子超

前辈丨红星照耀李心田

《闪闪的红星》 光芒太盛,使得李心田文学领域的其他作品容易被忽略。70年来,他创作了大量小说、诗歌、戏剧等,山东大学教授马兵称他能将童真盎然的“天真之歌”与凝重辛辣的“经验之歌”交相吟...
发表于:2019年07月28日     作者:张明萌

话题丨伊藤诗织 被期待的“黑箱”打破者

“案件结果将在今年年底之前到来,它可能会继续上诉至上级法院和最高法院,因为我认为我们都不会对结果感到满意”
发表于:2019年07月28日     作者:欧阳诗蕾

地理丨朝圣缅甸,却好像修了个“假禅”

这里就像自由散漫的大学。很快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颇感失望,反问自己,对缅甸我到底期待什么
发表于:2019年07月14日     作者:丁子凌

前辈丨徐中玉 义之所在,我心光明

“他是不考虑退路的,他认为道理在这里,正义在这里,他说话的时候不怕得罪人,要么不说,说了往往就是最后的话,没有妥协和圆滑”
发表于:2019年07月14日     作者:聂阳欣

导演丨赖声川 把一些瑕疵放出来,大家都开心

“我脑子里没有‘艺术’这个词,我觉得戏能不能成为戏,就看是不是好看”
发表于:2019年07月14日     作者:张宇欣

作家丨潘向黎 文学是失败者的事业,这是写作者的命

工作干练,写作洁净,生活保守,创作跳脱,这成为潘向黎面对世界的姿态。如果给自己画一幅肖像,她认为不会太优雅:一手撑在地上,有尘土,有泥水。另一只手指向天空,像翅膀,也像在够更高远的东西...
发表于:2019年07月03日     作者:张明萌

音乐人丨丰江舟 噪音机器和苏醒的电虫

让丰江舟感到意外的是,一场15年前非常普通甚至鲜有人理睬的演出,在15年后收到了如此热烈的反馈。 “我发现现在好像是一个错乱的时代,没有什么落后不落后一说,大家没有认为听音乐一定要听新...
发表于:2019年07月03日     作者:孟依依

翻译家丨“金牌译者”陆大鹏 一位青年翻译家的自我修养与批判

“在英国和美国,写作工业已经高度商业化,是一整套运作非常成熟的工业体系。包括作家的个人形象,外表、谈吐都是体系的一部分,特别是经常上电视的人,他们摆的pose、怎么坐、如何穿着打扮,都...
发表于:2019年07月03日     作者:徐琳玲

艺术家丨谭平 我不是一个抽象画家

“当时医生从父亲体内取出一块约10公分大的肿瘤,这枚肿瘤厚厚的筋肉之间,撑满鱼籽般大小的黑色颗粒——癌细胞。……让我有强烈的绘画冲动。”在那一阶段,他创作了 《细胞》 系列,画了大量以...
发表于:2019年07月03日     作者:蒯乐昊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3期 总第651期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02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