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丨纪录片导演徐童 人活一口气

“这就是文学和艺术的意义和魅力所在——让一个人脱离他有限的、狭窄的生活轨道,去感知、理解甚至去活一次他人的人生”
发表于:2019年04月11日     作者:徐琳玲

艺术家丨王焕青 你看我画了很多黑其实我是在画一把火

“我那么多画就是一个主题,就是光。你看我画了很多黑,其实我是在画一把火。” 这些黑暗中零星跳动的火焰,就像敦煌洞窟里烟熏火燎中隐约出现的佛陀真容,是无边凡俗里的神性之光
发表于:2019年04月11日     作者:蒯乐昊

前辈丨阿涅斯·瓦尔达 在我这个年纪, 死亡的确就是我的梦想了

“我不想成为一个严肃烦人的社会学家。 我试图将社会学视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发表于:2019年04月11日     作者:张宇欣

学者丨达不到的“地平线”

“东欧剧变后,书架上马上摆满畅销书。不要指望大多数人都追求高尚的东西,大多数人追求的就是享受和消遣。我对一个真正的严肃作家在自己的时代就有巨大影响不抱很大的希望”
发表于:2019年04月11日     作者:张宇欣

艺术家丨蔡皋 我住在长沙, 屋顶开满花

画里的花草都是从她屋顶长出来的。但73岁的她有好多困惑,“我和你们一样,每个年龄段有每个年龄段的苦恼”
发表于:2019年04月04日     作者:邱苑婷

文化丨告别黄金年代的译制片配音演员

一茬一茬的人也在被“经典”这个载体记录下来,像仓廪堆谷粒或杯中盛水
发表于:2019年04月04日     作者:孟依依

地理丨在耶路撒冷, 一个中年男人决定出走

40岁的某一天清晨,他睁开眼,直觉隐隐告诉他,是时候离开了。那天,他终于下定决心,然后,像赤身裸体刚刚出生的小婴儿般,踏进了他几乎一无所知的世俗生活
发表于:2019年03月27日     作者:邱苑婷

诗人丨W·S·默温 我触摸到白天/我品尝到光/我记得

默温从未停止过对暴力的抗争,他感到忧心和绝望,写作也更加紧迫,渐渐舍弃语法规则。他后来的诗风常被形容为混乱:赤裸表达、警句式语言、频繁跨行,20世纪60年代后期,他几乎完全抛弃了标点符...
发表于:2019年03月27日     作者:李乃清

艺术家丨陈彧君 故乡不只在我的画布上

他曾经从家乡阳台一角的植物画起,画面逐渐蔓延开去,不得不一张接一张地拼接纸张,最后变成了巨幅森林,妖魅的精怪出没,人类建筑残骸若隐若现,不知道是远古还是未来,仿佛空间消灭了时间
发表于:2019年03月27日     作者:蒯乐昊

学者丨张柠 城市与乡村之间的旁观者

城市是不完满的,乡土提供了一个完满的想象
发表于:2019年03月27日     作者:聂阳欣
|< << 1 2 3 4 >> >|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11期 总第589期
出版时间:2019年04月1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