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检人梁耀铭 疫情大考下的家国担当

稿源: | 作者: 瓯江 日期: 2020-04-13

疫情面前,他扛起了医检人的担当。他始终坚信,第三方医检的专业价值和社会价值远不止于此,还能够在深化医改和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排队等待核酸检测、病床供不应求,欧美多国多地正在经历的医疗资源挤兑场景,一再提醒人们新冠肺炎疫情的残酷。

全中国驰援武汉的场景仍历历在目,作为新冠肺炎最主要的检测方式,核酸检测是排查、确诊以及分流病患的“金标准”;作为抗疫中最重要的检测力量,第三方医检机构也因此在中国医疗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回首26年前,30岁的梁耀铭创办金域医学、在中国播下第一颗第三方医检的种子,基于专业分工、优势互补,持续为中国两万两千多家医疗机构提供医学检验和病理诊断服务,成为带领中国第三方医检发展的龙头。

直到2020年除夕,梁耀铭发起“战疫”总动员,驰援武汉,征战荆州,挺进雷神山,金域实验室“病毒猎手”、病毒样本快递员们遍布中国27省市,完成核酸检测两百多万例……金域医学成为了本次疫情核酸检测的主力军之一。

26年来,梁耀铭一路在践行他“帮助医生看好病”的初心。他和金域医学所代表的第三方医检也正在成为托举中国医疗卫生的一股新兴力量。医学专业出身的他一直心系临床、心系老百姓,力求为国民健康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疫情面前,他扛起了医检人的担当。他始终坚信,第三方医检的专业和社会价值远不止于此,还能够在深化医改和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我们有一场战役要打”

2020年1月20日,钟南山院士首次公开表示,新冠肺炎“肯定人传人”。

钟南山是抗击“非典”领军人物,还指导过中东呼吸综合征患者救治。看到他从广州、武汉到北京了解疫情、研究防控方案,梁耀铭既心疼、又绷紧神经,他说,“钟院士是我老师,83岁的他还义无反顾地赶往武汉,我直觉这次疫情不简单。”

梁耀铭当即决定,金域医学成立新冠肺炎防控专项小组,统筹各地实验室,一有突发情况立即上报应对。

此时,作为中国最大的第三方医检机构,金域医学在中国有37家省级医学实验室,冷链物流网络覆盖全国,为超过22000家医疗机构提供医学检验和病理诊断服务,在武汉亦设有实验室,每天接收生物标本近20万例,相当于40个三甲医院的标本数量。

早在2020年初,梁耀铭已听闻湖北地区肺炎的消息,随后着手在公司内部强化生物安全防护。随着武汉之外多地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他开始在各种会议上奔波。

1月23日,梁耀铭参加了广东省卫健委和科技厅举办的新冠病毒科技攻关座谈会,他主动请缨参与新冠病毒检测。会议一结束,当晚10点半,他紧急召开金域医学高管的电话会议,“我们有一场战役要打。”

当时,人们对这一新冠肺炎病毒的传播途径、传播能力所知甚少。他回忆说,“我们做过HPV病毒、其他呼吸道病毒的检测,有生物安全的基本功。尽管新冠肺炎不同以往,但我们有应对这类传染性疾病的检测经验。”

1月24日,大年三十,金域医学发布总动员令,同事们纷纷主动请战,表示随时到岗待命,让梁耀铭十分感动。

没想到,样本来得更快。梁耀铭在当晚接到了第一个疑似新冠肺炎样本检测的电话请求。派出专人专车去接收样本后,他并不放心,下午1点回到广州总部。标本在下午两点多送到实验室,他又等了三个小时,直到检测结果出来。

金域医学总部的实验室日检测产能可达4.6万份 图/金域医学提供

 

挺进重灾区——武汉湖北

春节前夕,作为疫情风暴中心的武汉,疑似患者在医院排着长队等待核酸检测。

“一测难求”问题出在检测环节。在2020年1月16日以前,病毒检测样本需要送往北京指定检测机构,3-5天才能出结果。此后,湖北地区有了试剂盒,但当地医疗卫生机构的检测力量仍远远不够。

梁耀铭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打电话给武汉金域总经理李根石,“你要先回武汉实验室准备一下了。”

1月26日,大年初二,凌晨3点多,辗转难眠的梁耀铭给广州市卫健部门有关负责人发微信请战。一早醒来后,他让下属草拟了请战书。

这一天,李根石独自驱车9小时,从广东奔赴武汉。隔天,金域医学各地实验室五十多名员工从四面八方飞往广州,备战疫情。

1月27日,湖北省卫健委将武汉金域纳入新冠病毒检测服务机构。当天,官方信息称武汉发热门诊就诊人数高峰时超过1.5万人。而直到1月30日,湖北单日的核酸检测能力仅为4000份。

梁耀铭决定调用集团的力量,不惜代价支援重灾区。1月29日,中南大区总经理李慧源带着实验室骨干、IT人员及检测试剂和防护用品等直奔武汉。从2020年1月31日起,武汉金域三班倒、机器全开,单日检测能力从1000多份,逐渐提高到1万份。

2020年2月4日,钟南山亲自授牌,武汉金域正式挂牌“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武汉病毒诊断研究分中心”,为建立辐射湖北全省的呼吸病毒感染可持续诊断能力打下“地基”。

这一天,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召开,再次强调要提高检测确诊能力,缩短检测时间,允许符合条件的第三方检测机构开展核酸检测。这是第三方医检第一次在如此高级别的会议上被提及。

四天后,武汉雷神山医院正式交付使用,10名金域医学检验人员全力投入雷神山医院的检测。同时,金域医学还组建了一支检测小分队加入广东援荆医疗队,搭建洪湖核酸检测实验室,结束了当地核酸检测外送历史,并被称以“广东速度”成就“广东模式”的典范。

“全国一盘棋”

武汉抗疫,全国各地也严阵以待。新冠病毒传染性强,尽早诊断,可尽快找到疑似病例、切断传播源,降低社会恐慌。

从2020年1月底起,全国31个省区市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Ⅰ级响应”,金域医学也全面参与抗疫。梁耀铭坐镇广州总指挥,调配各地实验室人手、检测设备,以及防护物资,每天工作近20小时。

当时,广东要求对重点疫区来粤人员、发热伴呼吸道症状病例、发热55岁以上病例必检。当时,广东各地级市疾控中心与公立医院日均检测量在千份以下,同期金域实验室样本检测量是一万份,迅速承担起检测重任。

这样的产能并非一开始就有。当广州实验室收到的标本从400例突增到2000例时,由于标本耗材不一,前处理流程过长,导致样本积压。梁耀铭立马召集攻关会议,对检测产能及流程进行梳理,想方设法渡过难关。此后,实验室的日检测产能突破一万份。

从筛查、企业复工复产、入境检测,梁耀铭紧盯疫情,亲自督战,两百多名PCR人员、五百多名物流人员、两百多台PCR设备排兵布阵,摸索出性价比最高的“人工+自动化检测小组”组合。他们在广州率先引入自动化核酸仪器,实现全自动提取,对检测流程中的17个环节进行优化,将集团单日检测能力提升到7万例。

产能要提升,前方物资却屡屡告急,物资、设备和人员就由全国各个实验室调配支援,硬是开辟出了一条别样的“生命通道”。

截至2020年4月3日,金域的27个省级实验室、10个地市级共建实验室承接核酸检测工作,投入专业人员近1800人,累计检测超200万例,成为中国核酸检测抗击疫情的绝对主力。

光是自己一家投入还不够,梁耀铭多次公开呼吁第三方医检机构同行一起加入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回顾这段历程,梁耀铭说,“重大疫情当前,我们清醒地意识到,作为第三方医检机构,金域要做什么、能够为行业带来什么。26年来,金域积累的检测能力和服务网络,以及沉淀的团队协作、闻令即动的企业文化,发挥了重要作用。”

作为一名医学生,他始终相信,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踏踏实实去干,一定会有收获。

生于广东肇庆的他,儿时向往成为一名医生。从广州医科大学毕业后,他留校并参与创建了一家医药检测试剂校办工厂。

一次,一位在广东清远工作的大学同学与他聊天,感叹基层医院辅助检查设备不足,缺乏检验指标,医生难做疾病判断,不敢下诊断,不敢开药,自己已经不会看病了。

梁耀铭由此萌生了帮基层医院代检的想法,以助力解决医疗资源不均的难题。1994年,金域医学的前身成立,成为中国第一家第三方医疗检测机构。

1998年,梁耀铭和员工们众筹9万元买来的病理切片机是当时最先进的机器。

2001年,梁耀铭在新加坡国立大学读EMBA,第一次听说美国医学检测公司QUEST的案例。此时他才知道,这个行业在国外已有百年发展历史,这让他信心大增,回国后更积极地推动行业对第三方医检的认知。

“这个行业要发展,一定要做到准确快速,做到标准化。大医院怎么认可我们呢?做国际标准。”在金域医学发展早期,梁耀铭就将目标指向标准化。

2002年,金域医学实验室成为国内首家申请并通过ISO/IEC17025认可、用于临床服务的医学实验室,2004年通过ISO9001国际质量认证,2008年成为华南首家通过美国病理学家协会(CAP)认可的实验室,2009年成为中国首家通过ISO15189质量体系认可的第三方医学实验室。

然而,一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2009年以前,尽管金域以医疗机构的身份拿到了医疗许可证,但第三方医检机构这一行业仍处于未被认知的“无身份”阶段。梁耀铭的心常常悬着。直到2009年12月《医学检验所基本标准(试行)》正式发布,第三方医检机构终于有了身份证。他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我当时就觉得,最艰难的时期过去了,天亮了。”

通常,三级医院常设检验项目800-1000项。而金域医学目前可提供2600多项检测项目,年样本检测量超过6000万例,相当于40个省级大型三级医院年标本量。梁耀铭把第三方医检存在的商业逻辑总结为:“通过专业化来提高质量水准,通过规模化来降低运营成本,从而在整体上提升社会公共卫生与健康的效率。”

金域医学出具的检验报告,也为全球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所认可,是中国第三方医学检验行业营业规模最大、覆盖市场网络最广、检验项目及技术平台最齐全的龙头。梁耀铭坦言,“我想把金域做成这样一个优势品牌,一旦医院没开展这个检验项目,医生第一时间会想到我们。”

更重要的是,最北到黑龙江漠河,最南到海南三亚,西至新疆、西藏,金域医学在全国搭建了专业的生物样本冷链物流网络和团队,此次疫情,正是完善的实验室检测系统和物流冷链系统,为全国抗疫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1998年,梁耀铭和员工们众筹9万元买来的病理切片机是当时最先进的机器 图/本刊记者 大食

 

“我们一定会做得更好”

目前,美国医疗机构委托第三方医检的外包率接近40%,欧洲为50%、日本则是70%,而有着14亿人口的中国,3000亿产值的医检市场中,外包率仅5%-6%,仍有着巨大空间。

伴随着对未来的美好预期,近年来中国的第三方医学实验室发展到一千多家。“这说明我的坚持是对的,”梁耀铭说,“创业这些年,我一直坚持一点,这是有利于国家、社会、老百姓的事情。”

2020年3月末,武汉疫情缓解,各地医疗团队有序撤离。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医疗与护理处处长李大川,亲自为金域医学团队送行。他说,在这场战“疫”里,金域医学勇担大任,为武汉主战场的核酸检测工作贡献了重要力量,感谢金域医学全国一盘棋的协调作战,也感谢每一个金域人的全力以赴,彰显了第三方医检机构的专业价值和社会责任。

这样的肯定来之不易。医学不断更新迭代,第三方医检一刻不能停止前行。在梁耀铭的坚持下,金域医学对先进技术和创新孜孜以求。眼下,他的目光投向更长远的地方——完善大样本库和大数据库。“我们的高血压标准、用药标准都是国外的,中国人是不是有个体差异?是不是应该有自己的指标?金域未来的目标是做国内领先、国际一流的医学诊断信息整合服务提供商,更远大的愿景是做健康中国的守护者,当国人健康的哨兵。”

这一目标正在一步步实现。金域医学“罕见病实验诊断关键技术创新与规模应用”项目获得2019年度广东省科技进步一等奖。他们积累并创建了样本量大、病种齐全的中国人罕见病样本库和数据库,并向全国医疗机构开放共享,打破了长期依赖国外数据库分析中国人罕见病的局面,十年来为六万多名罕见病家庭找到了病根。对此,作为项目第一完成人的梁耀铭,既开心又感到责任重大:全球已公布的罕见病有7000种,作为中国最大的医学诊断平台,金域要做的工作实在是太多了!

2020年初这一突如其来的疫情,暂停了全世界的节奏,也是金域医学的一次大考。在梁耀铭看来,团队并肩作战,更是为未来成长蓄力,“第三方医检能做的还有很多。经此一疫,无论在哪个战场,相信我们一定会做得更好!”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3期 总第631期
出版时间:2020年05月04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