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酒店”的日与夜

稿源: | 作者: 日期: 2020-04-13

疫情暴发后,番禺城市便捷酒店成了不少隔离者和湖北客临时的“家”,至今,酒店内还滞留着超过110位湖北人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3月16日,广州番禺城市便捷酒店607号房内,吹灭蛋糕上的蜡烛,彤彤三岁了。武汉人周剑峰用手机拍下这个画面,发给仍在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内的妻子。

 

1月,周剑锋带着亲戚两家来广东旅行。不料,疫情暴发,两家十口有五人先后被确诊。经过多日治疗,五人陆续治愈。解除医院隔离后,周剑锋带着两家人住进了隔离酒店,等待家人出院。

 

来自武汉的周剑锋与表哥两家10个人年前来广州、珠海、澳门旅游,在广州待了两天,陆续有5人发热被确诊为阳性,如今还有3名家人治愈后在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接受14天隔离

 

被困五十多天后,周剑峰一家人显得很无奈,不管是从费用上还是心理上,现在只想能尽快回家

 

疫情暴发后,番禺城市便捷酒店成了不少隔离者和湖北客临时的“家”,至今,酒店内还滞留着超过110位湖北人。 

 

2月10日,湖北开始上网课。同楼层的湖北旅客大何一家为了女儿的网课忙得不可开交,为此还特意买了投影仪。课间休息时跟着视频练习舞蹈,妻子就陪着女儿一起跳。

 

单位复工后,何杰坐在阳台开视频会议,女儿则坐在房间里上网课

 

小冉在一旁练习跳绳,给学生上完网课的王文利连忙给女儿计时

 

大何一家1月21日自驾来穗旅游,次日进入酒店隔离。“宝墨园、二沙岛、白云山……我们都去了一趟。”解除隔离之后,一家人把广州景点游了个遍。和大多数滞留的湖北人一样,大何一边熟悉广州的天气,一边感受这座城市的温暖。元宵节那天,他们吃到了钟村街道办送来的汤圆。

 

滞留的焦虑,成了酒店的底色。梅姨很发愁,她3月7日结束隔离,住进了这家酒店,垫付的医疗费、每天160块钱的住宿费,让她有些捉襟见肘。由于隔离期间没有打卡,她的健康码还是黄色,返汉申请表也还没获批。

 

相较于梅姨的担忧,年轻的周剑锋则淡然很多,妻子再过两天就解除隔离了,如果一切顺利,他打算3月20日回家。周剑锋把女儿吹蜡烛的照片发在朋友圈,“这是很值得纪念的一天。”

 

午间,酒店五楼的角落里二胡声一响。同楼的住户就知道,老易又练琴了。

 

来自湖北随州的老易和老伴本是来广州看望儿子,遇上疫情,计划被完全打乱。当年是村里文工队成员的他随身带着二胡,多少可以靠它缓解沉闷单调的酒店隔离生活

 

在广东经商31年的王声汉因经营不善破产,今年想回武汉投靠亲人。身无分文的他成了“流浪汉”。疫情期间,他辗转住进了湖北人在广州的隔离酒店,如今靠好心人救济度日

 

 

马节生跑了好几家药店都没买到老伴的糖尿病药,只剩几片药的谢静显得很沮丧 

 

闷在房间的谢静戴着口罩坐在床前看新闻,老伴马节生走到窗前眺望着远方。她无奈地向记者诉苦道,住在隔离酒店,虽然大家都是老乡,但都不讲话。坐电梯时,戴着口罩还把脸转过去

 

被困四十多天的谢静最近拿到了在外人员返汉申请表,她和老伴准备第二天坐高铁回武汉

 

“流浪歌,最近他老是拉这曲子。”陈姨望着老伴叹气。两口子春节来广州探亲,谁知却回不去湖北。

 

“方舱医院都关门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家了?”今年春节,武汉旅客向雪和表妹两家人因旅行滞留广州,在酒店一住就是五十多天。3月初,她开始到处打听“返汉攻略”。

 

根据武汉市各区发布的返汉流程,“一边准出,一边准入,就能回去。”向雪如此总结。这些天她拿到了三份证明:隔离证明、健康证明和返汉申请表。

 

3月11日上午,向雪一家踏上了返乡的高铁G66,这辆开往北京途经武汉的高铁,结束了长达51天的广州“流浪”生活。

 

春节前,来自武汉华中科技大学的向雪和表妹两家人相约来广州旅行过年,却因为疫情滞留在酒店

 

向雪一家人收拾好行李准备退房,隔壁房间的同乡前来与她们告别

 

广州南站,结束在广州五十多天的滞留,向雪和家人终于坐上回武汉的高铁

 

出发前,向雪房门外被老乡围得水泄不通,她一边把锅碗打包交给快递员,一边回答湖北老乡们的问候。

 

“你们要走了吗,回去吗?”

 

“对,回家,回武汉。”向雪答道。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3期 总第651期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02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