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丨矢野浩二 我喜欢中国的方式,简单随和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徐梅 日期: 2020-02-27

“中国日本之间的联络非常密切,很多像我这样两边穿行的人。每个人都是一个小小细细的管道,这样的管道越多越好,小小细细的数量多了,就会结成一个粗粗的结实的畅通管道”

本刊记者  徐梅  实习记者  聂阳欣  发自北京 

编辑  杨静茹  rwzkyjr@163.com

 

“开心,开心,开心极了!”

汪涵在视频里一看到矢野浩二,马上喊出了这位昔日老搭档在《天天向上》节目里的那句口头禅。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一切都应时而变,这个创办了十多年的老牌综艺节目用视频连线的方式“云录制”。

矢野浩二是当年人气爆棚的“天天七兄弟”成员之一,离开主持团队后仍然与汪涵保持着兄弟情谊,2018年《天天向上》十周年特别节目,他也受邀到现场。

《天天向上》节目组此次联络他,希望他能分享下疫情暴发之初,他从日本东京捐赠13万个口罩给中国各地的善举。

在此之前,本刊记者也联络了他,他回复得很快,“现在(湖北)还是非常困难的时候,等这个过去了,再采访好吗?请理解。”

汪涵的邀约让他无法拒绝。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汪涵曾给他很大的支持,鼓励他,“不要放弃,坚持做。你会成为中日沟通的一个特殊‘管道’。”

与《天天向上》连线后,矢野浩二马上知会我们并迅速接受了本刊的电话专访。九年前,我曾在北京专访过他,此后一直保持着联系。浩二在微信里时常告知他最新的动态,逢年过节都会发来问候。采访对象里罕有像他这样周到客气的,我相信不只我一个人得到如此礼遇,这些年来所有善待和理解过他的人,他都以这样的方式表示感念。

“我的话,不管在国内,还是在东京,我的朋友大部分都是中国的,给我很大的鼓励和安慰,中国朋友是我的后盾。”一晃,矢野浩二来中国已经二十个年头了,一个跟拍了他三年的纪录片里,他站在什刹海边,几个北京爷们儿看到他,马上认出来,凑过来一通侃,“浩二也算是咱们的小北京(人)了!”

浩二也没拿自己当外人,电话里提到中国,他总是说“国内”,“刚来国内的时候,我就会说三个词,‘你好’、‘谢谢’、‘对不起’,因为在中国的机遇,我有了还算可以的事业。”

他第一次来中国扮演的是一个苦苦追求中国女孩的“很帅的”日本留学生,“现在,我已经是大叔了,1月我刚刚过了50岁生日。”

朋友们一开始叫他“浩二”,现在都叫“二哥”。二哥重感情,在中国签的第一个经纪公司,一待就是16年,去年换了公司,但跟原来的老板仍然保持着很好的沟通,“我不喜欢断掉跟朋友之间好的关系。”

他的中文很流利,听说读写都没有问题,只是语调和字句的组合,还有清晰可辨的非母语印记,他自己总结为说得“乱七八糟”。

中日之间的历史纠葛、国民心理的复杂敏感使得精准措辞对于老练的外交家都非易事,对于一个在中国发展的日本演员来说,语言表述的风险无处不在。

曾经因为说话,矢野浩二承受过很大压力,“但是现在我在中国不会犯错误了。”

这些年来他接过不少现代戏,甚至古装戏,在年代戏里他也不再是鬼子专业户。自打2012年在《盛宴》一剧中首次扮演中国人,成功饰演中共地下党员胡凡之后,浩二的“日本演员”标签越来越模糊。

2016年起,他签约了一家日本经纪公司,“开始两边跑,在日本,像我这样的没有,就我一个。”喜欢他的观众惊喜地看到二哥在日本电视剧里扮演中国人,当他在日剧《警视厅 搜查一课长》中大段大段说日语台词时,弹幕上跳出一句令人喷饭的神点评,“二哥你竟然会说日语。”

二十年的中国生活赋予了一个日本演员独特的“心理身份”,自身的智慧和坦诚,加上时间赋予的信任,使得穿行在中日之间的他越来越自如从容。“我喜欢中国的方式,比较随和简单,回到日本,我也可以很快地切换到这里的方式。”

“我本来应该3月份回国内拍戏的,现在还在等剧组的通知。在东京看着报道,很牵挂国内的朋友们。疫情发生了,我们只能做一点点的事情,如果能给中国的朋友带去一点温暖,哪怕一秒钟的温暖,就很满足。”

 

(以下为矢野浩二自述)

1

我看新闻报道武汉和湖北的疫情,越来越严重,有点担心,想着也许可以做点什么。

我在东京有一个朋友,我原来跟他们合作过的,他能拿到很多口罩,那个时候是1月27号、28号,现在在东京买口罩已经比较困难了。

二(左)和朋友们一起装箱口罩

很快就筹集了13万个口罩,我们同时在网上发布了信息,就是谁需要口罩,不管在中国哪个地方,留下地址和联络方式,我们可以给他们寄过去,这中间有很多朋友帮忙统计。

但是从日本寄到国内,不能一下子寄出那么多,只能分开,一批100个,或者一批300个或500个。

13万只口罩从东京发往中国各地

日本这边也能感受到氛围的变化,本来东京奥运会的体育馆已经盖好了,街上也有一种马上就要到奥运的氛围了。但是新冠肺炎的事情,日本的(确诊病例)最近也是越来越多,老百姓也有些担心,在街上戴口罩的也蛮多的,这几天我看到百分之七十的人都戴口罩,我自己也戴口罩。

“钻石公主号”的事情新闻也一直在报道,我们也跟着关注,现在终于是所有人都能够下船了。这种游轮,年纪大的坐得比较多,这个病年纪越大越严重,所以真是让人很担心。

日剧《 警视厅搜查一课长新年special 》剧照

我现在还在东京拍电视剧,《警视厅 搜查一课长2020》4月份在朝日TV播出。按照原来的工作计划,我本来3月份要回重庆拍电影的,是一个现代戏,我喜欢现代戏,可以演很多生活中的角色;6月份还有一个国内电视剧的年代戏,但是现在这些工作都暂停了。

生活有的时候,不是都能够规划掌握的。现在科技发达,一切都很方便,但是一遇到这样的事情,什么发达便利都没有意义了。

大阪旁边有一个很普通的城市叫东大阪,我就是那个地方的人。1995年阪神大地震的时候,我在东京,没有遇到紧急情况。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的时候,我在北京。

今年1月,我刚过了50岁生日,长这么大,我没有遇到过什么事情。但是人生并不永远平顺,日本也经常发生自然灾害,不管怎么样,到哪里都要注意。现在的确感受到,平平安安的日子最好,希望湖北尽早恢复平安的生活。

 

2

我很感谢中国,感谢中国的朋友们。我在中国待了好多年,才有了日本的发展机会。在日本,像我这样可以两边跑的演员,没有。我很骄傲。

我还是很习惯中国这边的方式,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比如说采访吧,日本必须要通过公司的经纪人来谈,谈的过程中,经纪人说各种各样的要求,比较麻烦。中国这边可以有简单随和的方式,就像我们现在这样,你把提纲发给我,我一看没问题,就开始聊起来了。我比较喜欢。

电影《为国而歌》剧照

中国的剧组,工作人员很尊重演员,演员可以休息的话不会让他站着的。日本是没有的,不仅我没有,男一号也没有的。男一号站着,工作人员也不会说,您要不要一个凳子?

在日本,演员也是一个“工作人员”,就是大家都在辛苦地工作,演员没有特殊的优待。这种公平对待是好的,但是拍戏很费时间,站着等候消耗体力精力,演员毕竟是整个表演的核心,好好照顾演员,才能拍好戏。

在这边,就像前辈提醒过的,能红的都是好用的演员,没那么多麻烦的要求。每个人都不想说自己的想法,尤其是自己个人的要求,都不敢提出来,每个人都尽力在“安全地”沟通,不给别人添麻烦。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不敢说出自己心里的话,怕出错,怕冲突,怕别人对你印象不好。我感觉最近这几年越来越严重。

我不是很喜欢这样的方式。演员即便不红,也都是有个性的,我在日本的演员当中,可能也算是“不听话”的吧。我在中国已经很习惯直接了,我在日本不会犯错,但是我并不想习惯日本的方式,大阪人的个性在日本人中也是比较随和直接的,在街上不认识的也可以随便聊天。

 

3

现在有很多日本的年轻演员,希望能够到中国发展,他们中间有很多人会来找我,想多了解些情况,我知道的,都会尽量告诉他们。但是他们必须先学一点中文,哪怕像我这样“乱七八糟”的中文,才能过来工作。

年轻的时候在中国发展,肯定有过孤独、难过,现在没有了。我也到了这个年纪了,心没有那么脆弱了,想得开了。以前遇到低谷的时候,会有点儿。

矢野浩二和杨祺如参演电影《河豚》(浩二饰演一位中国父亲)

1月份我50岁了,我希望看到60岁的自己。我不是偶像明星,就是一个演员。这是我的职业,该认真对待。我蛮期待的,再累积十年,一步一步,坚持,继续努力。那时候,我肯定可以发挥不一样的味道。

现在什么角色都有导演找我演,“日本人”的标签没有了,多好啊,我很荣幸,完全融入了中国社会。

其实不管角色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我表演的时候不会特别考虑这些,就是考虑人物该怎么演,表现这个人!

说台词的时候,我跟平时讲中文还是不一样的,会花更多时间背好台词,特别是古装戏,很多东西真的不懂的,要提前做好多的功课。不过只要台词背好了,就没有太大的问题。

我更喜欢演现代戏,今年会播出《了不起的儿科医生》,我在里面演一个日本专家,儿科医生。

在中日两边穿行,我希望自己能保持一种新鲜的心情,发现和感受这种“新鲜”。以前没有这种瞬间变化的能力。现在应该是成熟了稳定了,不会那么着急。生活方面我已经特别中国了,在东京有很多地道的中国餐厅,我吃日餐中餐是一半一半的。

我去年开始做抖音,现在抖音快手都有号,很快还会开始做bilibili的短视频。本来我这个年纪,对这些也不是很了解的,但是我总遇到人问,浩二先生为什么没有做抖音?

去年9月份就开始做抖音,都是些很日常很随和的内容,我自己聊一些生活的小知识,聊一些人生哲理,有的时候跳舞呀,乱七八糟的哈哈哈……反响还好。很多更小的年轻的观众,通过抖音认识我了。

在中国待了这么多年,多多少少也在言语上有了些经验。失败的经验很重要,感谢错误,感谢失败。

现在在日本也是一样,其实也有一个适应过程。日本的节目要稳一点才好,反而不像在国内那么放得开,前几年参加日本节目录制的时候,我的表现不太合适,日本观众的反应也不是那么好。这样的教训让我明白要怎么调整。

现在在中国不会失败了,我自己总结,不懂的事情不可以说,这是最重要的。就说自己懂的、自己知道的,就可以了。

中国日本之间的联络非常密切,很多像我这样两边穿行的人。每个人都是一个小小细细的管道,这样的管道越多越好,小小细细的数量多了,就会结成一个粗粗的结实的畅通管道。

两国之间可以交流,这是对每个人都很重要的事情,能做多少就做多少。现在中国日本的关系是非常好的,好的时候不用考虑那么多负面的事情,一起努力往前看。

现在湖北那边还在困难当中,希望尽快平静下来,湖北的朋友尽快回复到原来平平安安的生活。我在琢磨:还有什么能为湖北的朋友做的?我会继续努力。湖北的朋友们也继续努力,加油加油!坚持就是胜利!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3期 总第631期
出版时间:2020年05月04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