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药人

稿源: | 作者: 霂蓝 日期: 2020-02-19

这一刻也许是自己最艰难最迷茫的时刻,也可能是自己最纯粹最坚决的时刻。 过去一周,他是阿里客服电话“9510211”背后的送药人。

​硕大的雨水时缓时急,杂乱的敲打在头盔上,宣告自己的降临。这一天,武汉中雨。武强(化名)深吸一口气,把脸藏在口罩和衣领里,每深呼一口气,头盔罩里就蒙一层薄薄的热气,让头盔里的小世界稍微暖和一点。暖,给他安全感。

他骑着电动车跑了一天了,在雨里手脚有些凉。他裹紧了一下雨衣,车轱辘压在冰冷潮湿的水泥地上一圈又一圈。
雨越下越大,旁边没人,也没车。雨水落下来,拍在地上,炸开,扩散,形成一个个水汪,车轮压过去,“扑哧”一声。从最后一个客户家小区门口出发,他已经数了十几个水坑声了。
在路上骑车的时候他总给自己找个乐子,今天就是这水坑了。再有三公里,他就会回到自己的出租屋。又是忙碌的一天。
一个9510211的“武汉绿色通道”电话让他成了一个“送药人”。电话一头是武汉紧急订单收不到货的人,一头是阿里巴巴的客服小二。他没想到的是,那么多人需要救命药买不到。
1   这操蛋的病毒。

 

就在刚刚,他从一个小区门口离开。

 

他在那个小区门口站了大约三分钟,下着雨,脚有点麻,他跺了跺脚,缩起肩膀,把雨衣的帽檐使劲拽了拽。药物包在塑料袋里,是几盒消炎的药,体积不大,他又揣在雨衣底下防止塑料袋淋湿。就这么站着,他很无聊,目光落在门口的障碍物上。

 

这个小区的门都已经被堵上了蓝色的厚铁皮死死的封住门口,不让任何人进出。雨水打在铁皮上非常刺耳。门口的铁栏杆上方留了一个小洞一样的口,用来递东西。小洞有一个水果纸箱那么大,太大的东西依旧传不过去。

 

这操蛋的病毒。

 

2月10号开始,武汉市中心的很多小区都用这种蓝色的障碍物堵着,不让进出

 

心里嘀咕着,门那边有人来了,是一个年轻小伙子。戴着白色的口罩,看到武强,身子迅速往前快走几步,眼睛里充满感激,也不知道是雨还是泪,武强看着他脸上潮湿着。

 

“你是……?”

 

“是的,太谢谢你了。”年轻人不自觉的向前弯着身子伸出张开五指的手,又下意识的赶紧攥成一个拳。武强看得出,他可能想握手,又缩回去了。

 

捂着口罩,加上雨声,俩人的声音都不太清楚。武强从那个小洞里把药递过去。俩人目光对视了一秒,点点头,分开了。

 

这一定是用户的老公了,新手爸爸。接这个单子之前,他从一个叫林斌的那里知道的:客户是个年轻妈妈,刚刚剖腹产,伤口增生了,买不到药,家里的消炎药已经停药一天了,在淘宝上下了单,药到了家附近了,就是不派送。没有办法想到了求助客服。那个叫林斌的是阿里巴巴的客服小二,收到这个需求,辗转找到了网点的小哥和骑手。

 

武强觉得林斌是个爷们,这个药单子挤压在邮局几千个件根本找不到了,林斌硬是加了邮局小哥的朋友圈,以身说法,“你看我的孩子也很小,我们都是有老婆的人,人家剖腹产没药确实危险……”

 

邮局小哥也挺仗义的,给自己加了活,从几千个挤压的包裹里整整翻了一天,把这个挤在角落里的快件找出来。

 

今天下午去邮局取货的时候,武强见到了这个邮局小哥,忙得乱七八糟,武强看不清他长啥样,一个侧脸,还带着口罩,头上裹了个透明塑料袋,只露出一双不大的眼睛,冷冷的一句,“那……”指了个方向,然后又埋在一堆如山的包裹里去了。

 

似曾相识的样子。

 

之前,武强也干过这活。每天整理几百件的快件。那会,就在一个小驿站,他整天扯着嗓子喊,“看看取货码!”已经很久没喊了,带着口罩,都不知道啥表情了。

 

这操蛋的病毒!

 

车轱辘又在冰凉的水泥地上转了几分钟,武强到了家。他表情麻木,这一天天的太累了。他答应了明天还要给一个叫逆央的阿里客服小二送药,来回半天,还要经过疫情重灾区,是个硬差。

 

阿里客服小二林斌

 

2     “兄弟,注意安全啊”。

 

清晨一缕光透过窗子射进来,透过了玻璃和灰尘的过滤,不是很强,但也足够把武强照醒了。今天是2月11号。天晴了。

 

昨天晚上他梦到了自己刚一岁的孩子,老婆的嗓门在旁边响,“看你吃的满脸都是啦。”今天早上起来想起这一段,一边对着镜子刷牙一边傻乐,镜子里的那个自己就像在和自己说,“等疫情过去了,回去抱抱你们。”满嘴的白色牙膏泡沫,武强就这么对着镜子傻乐了好一会。

 

他拉上拉链,带上口罩,手套,头盔,检查手机电量满格。

 

出门。

 

月湖桥,横跨越在汉江上,联通汉阳区和汉口区

 

今天要先去金银潭医院附近,送一趟治疗支气管炎和哮喘的药。

 

辗转找到他的人逆央也是阿里巴巴的客服。昨天接到这个任务时,武强也嘀咕,这些阿里客服们真的够有耐心的,满城的找药、找人。自己送的这些药都是又难又急的件,这帮客服们全给搞定了。最后联系到他时,他觉得自己如果不去心里有愧疚。

 

有这个心思的时候,武强心里笑了一下,自己还不小心伟大了?人就是这样,在这样的环境里不自觉成了“别人”。

 

武强在汉阳,金银潭医院在汉口,一条江隔开了,单程15公里,要过桥,再穿过火车站。这是一条比较危险的路,感染的源头和武汉的疫情重灾区都在这里。武强骑着小电驴要用半天的时间才能跑个来回完成这单。

 

昨天下午,在钉钉群里接这个任务的时候,武强的老板,饿了么武汉区的配送经理付强最开始建议开车送,十五公里还是很远的。最后这个方案被否定了。因为开车要经过大桥,好几个防疫区,得有通行证,还要检查很多次。

 

讨论了一轮,最后老板给武强打电话,“还是骑电驴跑一趟吧。”

 

“没问题。明天一早就去。”

 

2月10号晚,钉钉群里大家在讨论怎么送这个15公里的药物单

 

晃晃头,给自己鼓了口气,武强骑上电动车出发了。

 

路上有个也是骑电动车的,一看也是送货的,俩人对面骑过来,武强眼神飘了一眼,对上了。一秒钟的尴尬,接着都点点头。武强其实还笑了,咧了咧嘴,但是捂着口罩对面小哥也看不到啊。他自己嘀咕一句,“兄弟,注意安全啊。”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这宽敞的马路,俩人像从地洞里钻出来的,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两只眼,点头的那一瞬,武强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点英雄少侠的感觉,不自觉的挺了挺腰。右手的油门又加转了半圈。

 

去网点拿上药,骑上电驴,过了桥,过了火车站,过了金银潭医院。医院门口停着几辆救护车。再骑三四分钟,到了。

 

小区不让进,门口送货的小洞有人在递东西。旁边的铁栅栏两米高,有个快递小哥高高举起,栅栏那边有个中年男子正举着手等着接。

 

武强打电话给收货人,没接。武强打了物业,送到了社区门口。

 

离开二十来分钟,逆央给他回电话,说收货人没接起电话,让逆央传达自己很抱歉。逆央跟他说,这个收货大姐刚去拿快件了,邻居正好也出来拿快件,聊了两句知道对方更需要药,转手送给了邻居。

 

大姐电话里给逆央嘱咐,“不是我不想要,告诉快递小哥,真的太抱歉了。”

 

大姐说话语速很快,说了无数句感谢的话。突然,在电话里大哭起来,声嘶力竭泣不成声,哭了足足六七分钟。逆央说,自己爷爷也有哮喘,如今已经离开了,他能理解大姐的心情。

 

电话那头,逆央的声音也哽咽。武强知道这会的逆央正一个人在南京感冒呢,谁也不敢说,自己被窝里捂汗,一边给客户和骑手打着电话盯单。

 

武强电话里听着逆央的转述,眼睛不得劲,仰起头使劲的眨眼,深吸一口气。武强说不上这会是什么心情,就想心里骂一句:这操蛋的病毒!

 

下一个收获地址要骑着电驴跑去东西湖区,送心脏病的药。

 

没多说,武强挂了电话,又看了眼手机电量。

 

阿里客服逆央

 

3   那个药的名字挺难记。

 

天气已经转好了,地上还是湿的,灰色的水泥看着冰凉,阳光晒过来,偶尔有一瞬武强会被地上水汪反射的光刺一下。路上人比之前更少了。偶尔一辆车过去,摩擦出一点动静。

 

昨天开始武汉对小区的管控更严格了,市中心的几个区都不让出门,物业统一规定时间配送物资,一般会中午通知大家到门口排队领。除了市中心,武汉其他区的快递都已经不送了。

 

接下来是一个姑娘的订单,姑娘叫筱陆,和林斌、逆央一样,都是阿里客服。

 

因为从外地回去,这会的筱陆还在被隔离在杭州的家里。他听筱陆说,收货人父亲年前刚做了心脏搭桥手术,药不能停。收货人家在武汉黄陂区,距离市中心很远,快递不送。用户下了很多单,都只能退款。没办法,用户准备申请特殊通行证冒险去医院拿药了,这时候接到了筱陆主动打来的电话。医院风险很大,筱陆建议她不去,会想办法给她搞定。筱陆是通过阿里巴巴CCO的主动预警系统检测到订单异常的,打过去果真是着急的事儿。

 

那个药的名字挺难记:信立泰 泰嘉 硫酸氢氯吡格雷片。

 

最后这个单子是这样完成的:筱陆联系收货人找到一个在武汉市中心(东西湖区)的朋友家地址,从广州阿里健康的库房找到这个药,让顺丰发货到武汉市中心朋友家位置,再找小哥跑腿从朋友家送到黄陂区用户家。

 

武强是最后一环。

 

阿里客服筱陆

 

不过,就在刚刚,武强接到信息,这一单不用送了。进展到第三环节,筱陆发现可以通过改派让快递公司送单。赶紧通知武强。还叮嘱武强:“你在武汉遇上紧急订单收不到货的情况让他们打‘9510211’这个电话,阿里客服专门为武汉地区用户开通了绿色通道专线,2月10号开通的,希望能帮到他们。”

 

武强心里千言万语,最后只说了一声,“好。”挂了电话。

 

有阳光,武强停下车,休息一会。挤了一下不舒服的眼睛,一瞬间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他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摇摆的树叶、关闭的店铺门、一个泥坑,几块被雨水浇湿的石块……瞬间里,很享受也很陌生。

 

4  每一单背后都是一个家庭全部的寄托。

 

武汉市疾控中心2017年的数据显示,高血压位列武汉居民的慢性病发病率之首,成年人患病率为20.3%,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武汉有近140万成年高血压患者,平均每5人中就有1人患高血压。武汉居民每年死亡有40%以上是因为心脑血管病。

 

也曾经有抽样数据显示:武汉60岁以上的人患慢性病的人高达79.9%。

 

有很多像武强一样的外卖或快递小哥在过去的一周多时间里被阿里客服辗转联系上,派送紧急的物资。有的是婴儿二十几天没有奶粉吃了,有的是家里没有大米下锅了,有的是买不到慢性病药着急救命……

 

过去一周的时间里,通过阿里客服绿色通道专线紧急配送物资成功的有一百多单,仅慢性病药就几十单。每一单背后都是一个家庭全部的寄托。

 

武汉绿通求助用户和阿里客服林斌的聊天截图,他说,自己一个中年男人都很感动

 

武强发呆的时候会想,这一刻也许是自己最艰难最迷茫的时刻,也可能是他最纯粹最坚决的时刻。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6期 总第624期
出版时间:2020年03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