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人物丨闫妮 我一直觉得中国女人身上有一种凛然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口述 闫妮 日期: 2020-01-06

人到了一定的年纪之后,曾经失去过,也又爱又恨,也有过想放弃的感觉,有很多滋味在我心里面。我希望能碰到有趣的角色,现在可能是我的表达最好的时候,我在等待,看看有没有这样一个角色降临在我身上

获奖理由

从 《武林外传》 中风情万种的女老板,到 《少年派》 里的中国式母亲王胜男,从 《罗曼蒂克消亡史》 中礼貌体面的上海管家,到 《两只老虎》 里的小卖部掌柜彩霞,入行25年,闫妮从龙套演到主角,从荧屏走上银幕:无论角色大小,她都以真挚的情感和专业的姿态投入其中。这是她的艺术追求,亦是她的人生表达。她的生活滋养了她的角色,她的角色启迪了她的观众。

 

口述  闫妮   整理  本刊记者  张明萌  发自北京

编辑  杨静茹 rwzkyjr@163.com

 

今年,我演了《少年派》中的母亲王胜男。她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式家长,跟我想的不太一样。我开始老是提一些意见,后来张嘉译老师跟我讲,编剧这么写比较中国。没想到戏播出之后引起很多人的共鸣,觉得(王胜男)像他们的妈妈,我才发现可能这确实是一个很普遍的母亲形象。

对我来说,真正的教育是生活而不是说教,家人之间最珍贵的是让彼此知道你在支持他。我女儿在人生的几个重要阶段,需要我支持的时候,我一定是给予她爱和支持的。我没有说非让她做什么,或者一定不能做什么,也没有要教育她一定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我们母女俩这么多年真的能彼此心心相惜,这是我们给对方最好的礼物。

原剧本中的王胜男更极致,我做了一些调整,当然也因为演员不一样,遇上角色就会有不一样的变化。我根据自己把她往回拉了一点。比如王胜男跟她丈夫说离婚,让他签字写欠她多少,这一段演的时候,签完了我就蹦蹦跳跳出去了。那一刻我想,这不是真的契约,而是夫妻之间的玩笑。等到丈夫真的遇到了什么困难,这个女人又一定会去保护他。我一直觉得中国女人身上有一种凛然:我要保护我的男人。王胜男身上一定也有这些东西,我把那种凛然放在恰到好处的地方,而不是处处都显得那么极致。

年末,我在电影《两只老虎》中客串了乡村小卖部掌柜彩霞。你看名字,里面有“霞”可能就是我那个年代的人,她又到了现在这个年纪,她在悬崖上面拍照,在那儿乱摆姿势。根据我的经验和经历,我觉得那是她对于生活的一种姿态,哪怕她只是一个小角色,也要把生活的姿态摆出来。

《两只老虎》剧照

一次我和一位老师聊天,他说,闫妮啊,你长得太……我说,什么什么,你快说呀!他看着我那双渴望的眼睛想了半天,我以为他要说什么夸我的,结果蹦出一句:“你长得太普通了!”我还挺失望的。他又马上补充了,“但是不要小看这种普通,因为你这种普通,对塑造角色的帮助会更大。”我想想,这两年还真的是,我通过化妆或者通过服装,我的脸、我的形象可以轻易变化,我演一个村妇、一个警察,观众是能相信的。

我现在走到大街上,会有人认出来了,但也不是一下子就能认出来。我还是很普通的人,所以我觉得对我来说还是挺好的事情。

今年我有一种感觉,好像生命太短暂了。前段时间我去节目《故事里的中国》重演《渴望》,我演刘慧芳,剧本上写的我是22岁,我还跟导演说这太小了,我已经48岁了。但在上台前那一刻,开场的时候不是有很多群众演员吗,有个人突然跟我讲:“闫妮老师,我在19年前演过你儿子,那会儿我只有5岁。”把我给惊着了。那一刻我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他说完了之后,我好像一下子回到了19年前,觉得特别有自信演22岁的刘慧芳,一气呵成演下去,舞台老师说特别好。我就想说很多生活细节也告诉我,时间过得太快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其实挺满意我还坚持着初心。这是件勇敢的事情。在每个戏里我还是认真对待每一个角色,在没找到我这个角色的时候,我一定要去探讨,过程很繁复,但我依然坚持。最近我们排练,别人会觉得你怎么现在还是这么较真,但我觉得这是对艺术的追求,不这样过不去内心的坎。

有时候我出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化了妆,大家都在夸我,说你好像变美了。我好像真觉得自己好看了。等回家卸了妆照镜子,我想,哪儿美了,不还是那个样?不过这也给了我一些启示,女性的魅力是什么?第一当然是身体要健康,还要有一种自信,还要有智慧和修养。年纪渐长,我也会越来越多地去分析更多事情,我觉得这些思考和沉淀在我出去之后,会让别人看到我身上有不一样的地方。我也希望导演能看到,有一些好的角色能找到我。

前两天我看了《婚姻故事》,亚当·德赖弗的把控力,他的那种爱,真的演到了细微之处。他是一个天生的演员,遇到了这样一个角色,对他对角色都是一种幸运。在导演发挥功力的同时,他能把角色表达得如此精湛,我觉得太厉害了。

我现在的感觉是,我很想去演一个电影。人到了一定的年纪之后,曾经失去过,也又爱又恨,也有过想放弃的感觉,有很多滋味在我心里面。我希望能碰到有趣的角色,现在可能是我的表达最好的时候,我在等待,看看有没有这样一个角色降临在我身上。

今年我跟女儿一起聊天,忽然觉得她对我有点担忧,我就一直说,妈妈挺好的,挺好的。但我看她还是挺难过,我知道她那种难过是什么。可能要是有一个人保护我的话,她就不会为我操那份心。我觉得如果有这样的机会或者时机,那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好的缘分,可是我也没有办法,生活就是这样。

之前我们的采访,我说自己飘零。现在还一直飘着,但我觉得也没有什么,我对现状挺满意的。生活肯定有你满意的和不满意的,但这由不得你,也不会因为你而改变,所以只能在这种现状中让自己好一些。我挺好的。

 

(相关报道见本刊2017年5月22日 第15期《闫妮 我飘零得很好》)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2期 总第620期
出版时间:2020年02月14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