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丨今夜我在德令哈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姜晓明 日期: 2019-11-07

海子诗歌陈列馆仍灯火斑斓,德令哈的夜晚依旧

图、文  姜晓明 编辑 杨静茹   rwzkhouchuang@126.com

头图:夜晚的巴音

 

傍晚时分,德令哈的天仍亮着,空气清冷通透。

我沿着柴达木东路朝巴音河方向走去,空旷的街道上行人寥寥,偶尔有几个孩子嬉闹。轨道交通还在建设,锈色的铁轨连接着一个个无人的站台。

巴音河自北向南穿过这座城市,粉绿色的河水裹着云影奔流不息。

海子诗歌陈列馆就在河西岸的白杨林中,这是一座中式仿古建筑。三年前我曾来过这里,却赶上当日闭馆。

展厅幽静,两名游客在默默地观展,展柜里陈列着不同版本的海子诗集,墙上贴着不同时期海子的诗歌。海子的肖像被投影仪打在隔壁茶馆的青砖墙上,仿佛他的灵魂躲在一轮月影中,迷幻而怪异。

馆外的树林里矗立着一座座形状各异的石碑,上面刻着海子的二十多首诗歌。我站在碑林中,听见风声和哗哗作响的树叶在反复地吟诵着这些诗句:……恍惚间,我有种错觉,仿佛海子出生在德令哈。

海子诗歌陈列馆外的“幻影”

1988年7月,学校暑假期间,海子进藏途中顺道来德令哈找他的“姐姐”,寻而未果,加上长途的疲惫与孤寂,他只能借由诗歌表达心中的忧伤和相思:。

就在这一年4月,德令哈刚刚建市,成为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的州府所在地。

这座城市与海子似乎建立了某种神秘的不解之缘。

海子青年驿站,海子花园酒店……一路上,不时见到以海子命名的旅店。

经过诗歌广场,走到新源路时,天色渐渐暗沉下来,街道两侧的店铺亮起了灯,我的目光停留在“今夜我在德令哈”的一块酒吧招牌上。我犹豫着走了进去,酒吧很小,昏暗中只有三名店员在一个卡座内吃晚饭。

路两侧的饭店内人影交错,我走进一家清真面馆。经营面馆的是来自西宁的一家人,厨间里伙计们正围着一口冒着热气的锅揪面片。

我还不想吃东西,只点了一碗自制牦牛酸奶,坐在靠近窗边的位子,望着窗外的灌木丛和玻璃上的自己。

三年前我曾坐在同样的位子,盯着店内那个蓝色鱼缸发呆,吸引我的不是那些游来游去的热带观赏鱼,而是水中那只始终无法上岸的乌龟。

通向“今夜我在德令哈”酒吧的楼梯

我扭过头,鱼缸还在,那只乌龟依然如故——四脚用力地在水中挣扎,一次次把头探出水面。

一个高个儿男人端着一斤切好的酱牛肉,坐到我对面的桌子前。他身高超过1米9,穿件肥大的灰色抓绒外套,方形的脸上架着无框眼镜。他拿起筷子,仔细夹起撒在牛肉上面的碎葱花,放入嘴中慢慢咀嚼,他的手指修长。葱花吃干净后,他才开始吃第一口牛肉。服务员把一碗面悄声放在他旁边,如我所料,他吃完牛肉,才开始吃面,脸上始终带着笃定的满足。

就在我准备离开时,对面的男人也站起身,他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离去。我注意到他的脚上穿着一双乌亮的军靴。

我再次漫步街头。在街道转弯处的一家按摩店门前,我停下脚步。狭小的房间内,一对盲人男女守着一张白色的空床正在闲聊。他们突然停止说话,把头转向我。我站在原地,下意识地冲他们笑了笑。他们神情木然,几秒钟后,他们恢复了交谈。

面馆外抱孩子的女人

夜晚的巴音河披着炫目的灯光,在民族音乐的伴奏下,一面水幕从河水中喷出,青海风情宣传片在上面影影绰绰地跳闪。几名游客驻足留影,某一瞬间,他们的身影被夜风吹上岸的水雾隐没。

天空飘落了几滴秋雨,没等打湿地面就停了。

远处的山脚下,一个摩天轮兀自闪烁着霓虹,变换着流光溢彩的图案——紫色的蝴蝶、粉色的花朵、黄色的五星……

杨树林里,响起震耳的爆竹声——一个男人正在挥舞着铁鞭,用力抽打黑夜。

海子诗歌陈列馆仍灯火斑斓,德令哈的夜晚依旧。

 

Tips:

 德令哈的星空:因为空气好,能见度高,德令哈是国内观赏星空的最佳地点之一。早在1982年,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就把青海观测站设在了这里。

 外星人遗址:位于德令哈市西南四十多公里的白公山,山脚下有三个深6米的不规则三角形岩洞,还有从上至下百余米的铁管从山间贯穿,由于科学至今不能解释,被认为是外星人遗址。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4期 总第612期
出版时间:2019年11月07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