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孔丨黎巴嫩人不满征收WhatsApp税费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赵灵敏 日期: 2019-11-07

宗派主义与地缘下的大国政治纠缠在一起,政治僵局与内乱成了常态

头图:2019年10月21日,黎巴嫩的黎波里,民众示威抗议政府对WhatsApp征收税费

 

10月17日,黎巴嫩政府宣布自2020年起,对用户每日使用社交应用程序WhatsApp进行的首次通话征收20美分的税费。由于黎巴嫩的移动通信收费很高,许多黎巴嫩人为了省钱,都极其依赖WhatsApp及其他免费的通信应用程序,因此政府措施一出,立即有成千上万民众走上街头,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封锁道路,与警方发生冲突,目前已造成至少2人死亡,多人受伤。

为稳定局势,平息民怨,当地时间10月29日,黎巴嫩总理萨阿德·哈里里宣布辞职,并向总统米歇尔·奥恩递交了辞呈。但抗议并未因此平息。显然,对WhatsApp的征税只是一个导火索,黎巴嫩人的不满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在中东,黎巴嫩的政治结构是最复杂的,除了穆斯林之外,黎巴嫩有大量的基督徒。穆斯林分为逊尼派、什叶派和德鲁兹派,基督徒里面有马龙派、希腊东正教派、罗马天主教派和亚美尼亚东正教派等之分。黎巴嫩境内的基督教马龙派历史悠久,近代以来法国人来到中东后,面对穆斯林占多数的社会文化环境,刻意扶持有共同宗教渊源的马龙派。1943年,法国人一手策划了黎巴嫩的独立,把大量马龙派基督徒划到这个新国家里面,并主导了独立后的权力分配格局:总统和军队总司令由基督教马龙派人士担任,议长和总理分别由伊斯兰教什叶派和逊尼派人士担任,议员和部长的席位按各教派的人口比例分配。

当时,马龙派基督徒占黎巴嫩全国总人口的近60%,上述权力分配结构有一定的合理性,后来,伴随着穆斯林更高的出生率、周边巴勒斯坦难民的涌入和基督徒的不断外迁,马龙派基督徒的人数不断下降,普遍估计目前只占到总人口的40%左右。

人口结构变了,权力分配结构却延续了七十多年前的格局,马龙派基督徒要维持原有的优势地位,穆斯林则要求提高自身在国家权力机构中的代表性,同时穆斯林内部的逊尼派和什叶派也互不买账,周边国家则纷纷插手寻找代理人。就这样,黎巴嫩在1975年爆发了持续15年的内战,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内战结束后,闯进黎巴嫩的外部势力却不肯撤出,首先什叶派真主党民兵以抵抗以色列为由,拒绝解散,最后政府只好令其就地合法;叙利亚既然已驻军成功,自然也不肯走了。再加上伊朗、沙特等地区大国的插手,黎巴嫩的宗派主义至此便与地缘下的大国政治纠缠在一起,政治僵局与内乱成了常态。

而依据教派划分的权力结构,导致在公务员任用资格、公共部门晋升机会等方面,往往不取决于能力,而视个人的宗派归属而定,逊尼派、什叶派、基督教马龙派,各有各的规矩。而政客为了获取支持,不断利用权力给公共机构塞人,导致相关机构臃肿,服务水准却每况愈下。

政治上的混乱反映在经济上,导致黎巴嫩目前拥有世界第三高的债务水平——大约670亿英镑,相当于其国内生产总值的150%。不久前,评价机构惠誉将黎巴嫩的主权信用评级下调至CCC的垃圾级。而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8年黎巴嫩财政状况急剧恶化,GDP增长率仅为0.2%,通货膨胀率则飙升到6.1%。与此同时,黎巴嫩的收入不平等尤为严重,在2017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的一份报告中,黎巴嫩在141个国家中排名第129位。

雪上加霜的是,自2011年3月叙利亚爆发冲突开始以来,多达150万叙利亚人到黎避难,约占黎巴嫩人口的1/4。而在过去几年里,来自富裕的海湾国家的捐款也减少了,原因在于他们认为黎巴嫩政府对伊朗支持的真主党民兵和政党过于宽容了。

在这样的政治经济和地缘政治局势下,黎巴嫩爆发危机只是时间问题。萨阿德·哈里里的下台,并不会对危机的真正解决起多大作用,黎巴嫩的麻烦,还看不到尽头。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4期 总第612期
出版时间:2019年11月07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