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故事丨战火阴影下的 叙利亚难民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Mary Turner 林芯芯 日期: 2019-10-25

图  Mary Turner  文  林芯芯 编辑  方迎忠 郑洁  rwzkphotos@vip.163.com 头图:四岁的叙利亚女童梅林身着礼服,准备参加一个婚礼。她的母亲在 14 岁就结婚了,而她也将面临童婚的问题   在中东大地上,从宗教狂热到种族主义,从资源争夺到政治

图  Mary Turner  文  林芯芯

编辑  方迎忠 郑洁  rwzkphotos@vip.163.com

头图:四岁的叙利亚女童梅林身着礼服,准备参加一个婚礼。她的母亲在 14 岁就结婚了,而她也将面临童婚的问题

 

在中东大地上,从宗教狂热到种族主义,从资源争夺到政治倾轧,因之生起的战火从未消停。各地硝烟中,土耳其分裂造成的库尔德问题已经长达百年。

库尔德族是中东第四大民族,聚居于土耳其东南部、伊朗西北部、伊拉克北部和叙利亚北部等地。19世纪末,奥斯曼帝国衰落,受西方民族主义思想影响,库尔德民族主义发源。百年以来,库尔德族人不断领导部落武装发动起义,谋求建立独立民族国家,至今仍与土耳其政府对抗。

在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武装因为打击ISIS恐怖组织有功,一直受美国支持。但今年10月中旬,美国与土耳其军队达成协议,接受土耳其建立安全区的想法。在特朗普看来,库尔德工人党也有可能造成恐怖主义威胁,美军是该撤离了。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将美国的撤军视为背叛,总体局势仍不明朗。

此前,受战火影响,叙利亚北部的难民涌向土耳其。土耳其敞开大门,接收了最多的叙利亚难民。截至2019年,约有360万叙利亚难民生活在土耳其,其中50万住在土耳其南部、毗邻叙土边境战火集中地的加济安泰普市,战乱发生后,本来已有150万人居住的加济安泰普市增加了30%的人口。

这座城市做了很多让叙利亚难民融入社区的工作,但他们仍旧处境艰难。在满足基本生存后,还有很多习俗和成见造成的撕裂。为了照料难民,庇护所负担沉重,同时缺少会阿拉伯语的工作人员。贫穷家庭的叙利亚妇女不会说土耳其语,无法养活自己和孩子。大量妇女因为婚姻破裂,被迫卖淫为生,生活陷入暗地。年轻的叙利亚难民希涵·穆罕默德与土耳其丈夫离婚后,亲兄弟认为她给家族蒙羞,将她杀害,尸体被烧得面目全非,直接遗弃在叙土边境的石堆里。

不论是在叙利亚还是土耳其,童婚都很普遍。因为未满17岁结婚在土耳其是非法的,所以婚礼通常在私人客厅里秘密举行,由当地长者主持。这些结婚的未成年人如果怀孕,或者分娩,会找没有从业执照的医生上门处理。在战乱以前,童婚现象在叙利亚就已经广泛存在,最常发生在传统保守家庭中。对于叙利亚人来说,战争只是增加了更多生活压力,使问题加剧。有钱的丈夫可以为年轻妇女和小女孩提供经济支持,抵御饥寒,避免流离失所,在动乱时期,贫穷家庭对此更加难以拒绝。

战乱频繁,贫困交加,教育中断,成千上万的叙利亚儿童和年轻人在工厂谋生计,养活自己和家人。纺织业是加济安泰普市的重要经济支柱,这座城市有许多车间为国内外市场生产服装,现在,这些车间里到处都是叙利亚难民。在炎热黑暗的车间里,七岁的小男孩弯腰埋头在缝纫机与牛仔裤堆中,每天工作至少12个小时,一周工作六天,每周赚50土耳其里拉(约合人民币61元)。他们的家人并不想将孩子送去打工,只是迫于生计,不得不如此。

尽管土耳其人敞开他们的大门,有些加济安泰普市的人还因慷慨而闻名,但战火未停,这些难民仍旧生活在社会阴影中,成了失落的一代。对叙利亚来说,在未来数十年,这些问题的后果可能是严重的。他们失去的,远远不止童年。

儿童在加济安泰普市的街道上玩耍,这是这座城市最贫穷的地区之一,也是大量叙利亚难民的大本营

叙利亚难民尤瑟夫一家住在车库里,当地土耳其人给他们捐赠了婴儿床、玩具等物品

25 岁的沃德尔是一名寡妇,住在贫穷社区的小公寓里,家里的旧电视机正在播放节目

艾贝尔16岁时在叙利亚结婚,丈夫有家暴史,还将另一女人带回家生活,后来因为谋杀女人进了监狱。现在,艾贝尔和寡母法特玛带着她们的孩子一起住,她每周有两个早上在一家面包店工作,补贴家用,但是入不敷出。她们正在考虑返回叙利亚老家

这是叙利亚难民妇女希涵(Siham Muhammad)的坟墓。她的尸体被发现时,已烧得面目全非,扔在边境的石堆下,警方花了两个月时间才识别出真实身份。凶手是她的两个亲兄弟,他们认为希涵离了三次婚,给家族蒙羞。在土耳其的法庭审判中,检察官表示,流离失所的压力是使脆弱的叙利亚妇女丧生的重要原因

叙利亚难民妇女米拉吉成立了一个慈善组织,组织的宗旨是提供教育并提升难民妇女的能力

叙利亚妇女参加一个慈善组织的讲习班

土耳其儿童走在古仑街道上,他们要前往接收叙利亚和土耳其儿童的混合学校上课

叙利亚和土耳其儿童在市中心一所学校里玩耍

一个慈善组织的志愿者在家中举行会议。这个慈善组织和各地的贫穷妇女合作,提供有关女性生理健康的基本教育。42 岁的阿米娜坦言自己没有办法,只能嫁掉 14 岁的女儿。许多难民妇女在会议中表示,她们从未接受过有关生殖健康、性和分娩的正规教育

13 岁叙利亚难民达拉和朋友的女儿在小公寓里玩耍。达拉的家人都在努力工作, 连年幼的孩子也进入附近的工厂,就是为了赚钱养家,不用将女儿嫁给一个富有的叙利亚商人。那个商人在阿勒颇居住时就认识了他们,想出价 20000 土耳其里拉(约 合人民币 24400 元)娶走达拉

阿卜杜拉站在牛仔裤车间里,他每天工作 12 个小时,每周六天。他和家人来自阿勒颇,逃来土耳其后,生活依旧艰难。母亲想送他上学,但是负担不起

男孩阿卜杜拉在工厂度过漫长的一天后,因为不停接触牛仔裤的靛蓝染料,他的手被染成蓝色。回到家后,他握着母亲的手。男孩的工作也是家庭收入的重要来源,一家人在土耳其的生活极其艰难

加济安泰普市中心的商店正在出售牛仔裤,生产这些牛仔裤的工厂雇佣了大量叙利亚难民,很多都是童工

这是蒙娜做的牛仔裤刺绣。为了钱,她被迫嫁给一个土耳其男人,对于年轻的女难民来说,这样的情况在这座城市极为普遍

婚纱店橱窗倒映着一个路过的叙利亚难民家庭。这家婚纱店的老板说,他卖过很多婚纱给年幼的叙利亚新娘

这两个小男孩是来自叙利亚阿勒颇的难民兄弟,分别为 6 岁和 7 岁,他们在牛仔裤工厂工作一天后,正在回家的路上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3期 总第631期
出版时间:2020年05月04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