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丨淘集集爆雷 一辆失控的过山车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陈洋 日期: 2019-10-25

与其说是资金链断裂引发的连锁反应,不如说疯狂烧钱换取增长的资本旧梦,正在被彻底击碎。当资金端的狂欢画上休止符,淘集集会是最后一辆失控的过山车么?

本刊记者  陈洋  / 编辑  孙凌宇  rwzkzx@126.com

 

近半个月的上海很不平静。先是创立21年的老牌线下培训机构韦博英语因资金链断裂出现闭店潮,股东被学员抓住扭送派出所;接着是明星企业淘集集被曝出拖欠供应商近十亿货款,一夜之间,从估值数亿美金到危在旦夕。表面上看,先后“爆雷”的两家企业问题各异,点燃风波的导火索却是同一件——投资款未能如约到位。

上线于2018年8月的淘集集是一家对标拼多多的社交电商平台,目标是比拼多多“更下沉”, “成为服务8亿月收入2000元以下消费者的线上集贸市场。”“下沉市场”是近年来创投领域的热门概念之一。在一二线城市发展趋于饱和的背景下,欠发达地区庞大的消费群体一度成为备受资本和企业追捧的掘金蓝海。

根据公开资料,淘集集的前身是张正平2016年4月创立的“闪电降价”,主打男装品牌的尾货特卖,模式类似于当时上市近4年的唯品会,只是更垂直于男装品类。相较于后来的淘集集,那时张正平的目标用户还是“月收入在5000元左右的白领”。

淘集集CEO张正平

虽然“下沉市场”的走红还要等到几年后,但在闪电降价时期,产品经理出身的张正平已经开始重视三四线城市的市场。只是那时“下沉”的思路更多是为了解决新电商的生存问题——如何在淘宝、京东、唯品会等巨头盘踞的夹缝中获取新的流量?张正平的思路是避开与天猫京东抢夺一线城市的用户,“尽快占据三四线城市的人口红利”,“建立起自己的规模和用户壁垒。”

然而,规模和壁垒尚未建立起来,平台先倒在了“假货”面前。因为消费者的投诉,一系列新闻报道关注到了闪电降价疑似售卖假货的问题,包括《IT时报》等媒体调查发现,闪电降价“全部正品”的平台承诺形同虚设。而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该APP的售假投诉记录可以从今年10月一直追溯到2017年。

在这一背景下,2018年8月,拼多多登录美股后数天,淘集集作为闪电降价内部孵化项目对外上线,走的也是全品类路线。抛开了“正品”的束缚,淘集集开始以彻底的“低价”拥抱“下沉市场”,在“增长第一”的宗旨下,淘集集踏上了其疯狂的流量攫取之旅。

如今打开“淘集集”APP,首页最醒目的位置便是“疯狂补贴”“一元拼团”“亏本上新”“补贴一亿”等字样。补贴和价格战是淘集集得以实现“2个月DAU(日活跃用户数量)破500万、6个月用户量达到1亿”增长神话的重要原因。

对于用户来说,淘集集为了做到“更下沉”,曾要求大多数商户把商品利润压缩到低于拼多多的水平,用户不仅可以获得更便宜的商品,如果分享红包促成其他用户下单,还可以获得“几块钱”的“助力红包”,主打“买的多,赚的多”;而对于平台入驻商家来说,虽然压缩了盈利空间,但只要参加淘集集的推荐活动,销售量就能剧增,密集的市场营销、“免费流量”等平台红利成了吸引商家们入驻这个新平台并扩大投入的重要因素。

至少从过去的数据来看,这一模式帮助淘集集在短期内完成了惊人的跳跃。根据易观发布的《2019年5月最新移动APP排行榜TOP1000》,淘集集当月月活用户达1457.4万,在月活千万级应用增速TOP20 榜单中,增速排行第一,月活跃用户环比增幅达20.8%。另据极光大数据8月发布的《 2019 年Q2 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淘集集仅用了 9 个月就实现了月活用户超 4000 万,而拼多多之前的纪录是 21 个月。

亮眼的数据让淘集集一度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根据公开信息,2018年10月,上线仅两个月,淘集集便获得险峰旗云、DST、Tiger Global Management三家共4200万美元的A轮融资,投后估值2.47亿美元。A轮融资后8个月,淘集集在今年6月启动了B轮融资,计划以8亿美元估值融资2亿美元。

据投中网的报道,在拟融资消息刚刚公布的那段时间,许多FA(为企业融资提供第三方专业服务的顾问)和投资方都希望能争取到一些项目份额。张正平15日的公开信证明了这一点,信中称淘集集“很快拿到了多个口头offer”,“当时自信满满要把淘集集做成百亿美金以上企业。”

但没想到,一路向上的轨道终于还是冲到了临界点,飞驰的过山车开始露出其可怖的一面。

据张正平公开信的介绍,进入7月,淘集集的业绩增长出现了停滞。为了获得融资解决增长问题,淘集集选择继续亏损、获取用户,想保增长以促成融资。可是进入9月,投资方对增长曲线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融资迟迟没能到位,现金流反而被拖垮了,平台开始拖欠供应商货款,最终爆发了挤兑危机。

危机似乎来得悄无声息,可如今回看,没能熬到成功的溃败总是早有铺垫。无论是补贴还是价格战,这些对流量产生直接刺激的玩法要成立需要一个重要的前提——钱,而在平台尚未实现自主盈利的情况下,钱很大程度上源于融资。一旦融资出现了问题,资金链无法维系,而用户忠诚度又尚不牢靠,整个平台便会轰然倒塌。

大量的商家聚集在淘集集上海办公地点维权

与其说是资金链断裂引发的连锁反应,不如说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疯狂烧钱换取增长的资本旧梦,正在被彻底击碎。

而对于淘集集来说,风险不仅在于烧钱不止,还在于补贴拉新的资金存在“拆东墙补西墙”的嫌疑。根据投中网的报道,淘集集内部存在将商家的货款转投作用户拉新的惯例,商家的提现周期过长且并未交由第三方监管,存在资金池嫌疑。

根据张正平在18日接受央视财经频道采访时提供的数据,目前公司负债主要包括拖欠的供应商货款和广告代理投放款,负债总额为16亿元左右,其中供应商欠款是8.69亿。许多供应商因为淘集集无法及时回款而负债累累、无力经营,不得不登门维权。但目前只是换来了一道选择题,商家要么选择与淘集集签立协议(债权重组协议或债转股协议),要么继续等待。

据这份《债权重组协议》,淘集集将出售公司资产给某大型集团公司,在收到收购价款后1个月内会向供应商、商家偿付债务金额的20%。至于未能偿付的剩余债务,则需要等到重组后新平台估值达到15亿美元和20亿美元(或上市)后分两次兑付。而债转股方案则提出,淘集集目前可按5.5亿美元的估值,将商家欠款全额转为对淘集集享有的股权,由张正平代持。

而根据15日凌晨张正平在公开信里的说法,一旦闹到法院,导致淘集集直接清算,公司余款三到六个月后平摊到大伙身上,不足以抵扣1%的货款。虽然签约意味着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能收回20%的汇款,但对于愿意相信张的说法的商家,似乎已经没有多少退路。

淘集集CEO张正平和商家代表签署的联合声明

据中国经营网10月21日发布的消息,淘集集方面称,目前平台的签约金额已经超过51%,而51%的签约率是资方投资淘集集的前提。但即便如此,仍有商户表示无法接受20%的比例,拒签合约,并保留未来起诉的可能。

另一方面,社交电商、下沉新贵淘集集的突然坠落也让市场开始重新审视了这一赛道的发展曲线。

据晚点LatePost10月14日的报道,2019年至今,淘集集已经亏损近12亿元,上半年净亏6亿元,净资产负6亿元,目前每月亏损超2亿元。

10月16日,曾在2014年首次提出“资本寒冬”一说的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发布了一条微博,谈及当前的投融资环境,“这段时间,外部融资环境比较恶劣,融资难度无限加大”,并告诫创业者:“拿捏好节奏,高效用好账上的每一分钱,不要因为大意,错判而断粮。”

但问题是,当资金端的狂欢画上休止符,淘集集会是最后一辆失控的过山车么?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4期 总第612期
出版时间:2019年11月07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