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观娱乐丨“私生饭”:与罪恶一步之遥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柏小莲 日期: 2019-09-27

这一代的流量小生更敢于反抗,反抗对于私生活的无限制偷窥

文  柏小莲 / 编辑 杨静茹   rwzkhouchuang@126.com

王一博发微博“别再打我电话了”

 

 

互联网与社交媒体把整个世界摊平了,信息流通的速度快得难以想象,很短时间内集聚大量人数已经越来越容易。而有效的信息就是商机,信息流动越快,获利越高,这也是黄牛们贩卖明星信息给粉丝的源源不绝的动力:他们前几年卖“归国四子”,前一阵子可能价值最高的是蔡徐坤,而最近无疑是暑假爆款电视剧推动的肖战、王一博和李现等新晋小生。

小生们不干了,近期有李现和许魏洲等先后在微博上以个人或公司名义发表声明,详细列举了“私生饭”对他们的生活造成的困扰,甚至是危险,比如手机号被泄露,家庭住址曝光,私人活动和场合完全公开透明,被跟拍,被跟车、跟飞行旅程……出外景的酒店门口更是成为是非之地,如果不满足粉丝的拍照要求还会遭到辱骂。李现这个声明发出不久,就有声称是他粉丝的表示要“脱粉”和“回踩”。

另外几个视频更能说明问题,因为《陈情令》而大火的男主角之一肖战深夜返工回到酒店,不得不从一大群粉丝和手机中冲出重围,即使在保安的帮助下跑进电梯也没能逃开刷刷刷的闪光灯,那一刻肖战的眼神实在太像马戏团关在笼子里的可怜小动物了,即便如此他也还是婉转表示自己跑开是担心有不安全的事情发生,并不是出于对粉丝的反感。而另一位《陈情令》的主角王一博则经历了手机被粉丝打爆的烂事,还有人用他的号码拼命去试他使用的各种应用,甚至在他坐飞机时还被后面躲藏的粉丝拍了手机屏幕,从而解锁了一连串的绯闻。不管绯闻是不是真的,手机被拍屏幕并公开发出来,即便对于普通人来说也是非常羞耻和屈辱的事情吧。

肖战

我一直觉得,将自己的生活守护得很好的人基本上也能够在底线上不随便越过别人的生活边界,而在“私生饭”的世界里,边界这个东西显然是最不重要的。江户川乱步在短篇小说《人间椅子》里,提炼出了一种跨越边界的病态痴迷状态,“所谓恶魔的呢喃,大概就是指这样的事吧!尽管如梦般荒唐无稽、骇人无比,但仍有一种难以抗拒的魅力蛊惑我。”粉丝们完全不能与偶像保持一定的审美距离,他们的占有心理空前膨胀——又因为在当下这个时代,在手机、网络、社群和黄牛的帮助下,实现得异常便利——与偶像建立亲密关系,是通过掌握他们的行踪、单方面主动的肌肤接触而达成。虽然不能一概而论这样的粉丝都是“反社会者”,但是随着他们的心理阈值产生变化,当仅仅跟牢行程不能满足他们跟偶像建立亲密关系的幻想时,甚至幻想破灭或无法获得自己想要的知名度时,危险状况难以预料,暴力行为终会出现。鹿晗曾经对在高速公路上追车的粉丝提出过很强硬的警告,但是追车行为仍层出不穷;也有粉丝曾经拿着偶像的身份证号去打电话把行程取消,如果再有类似情形,相信会有明星以欺诈等名义提告了。

李现等公开发声明表示抗议开了个好头,但这也并不是因为这一代的“私生饭”有多么变本加厉,而是这一代的流量小生更敢于反抗,反抗对于私生活的无限制偷窥,对于自己明星身份的越界绑架。而过去保守的、精心维护形象的传统明星们,贵如天王刘德华,也不愿意对杨丽娟口出恶言,哪怕对方已经严重越界,对自己的事业、生活和名声造成了不可逆的影响。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7期 总第615期
出版时间:2019年12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