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丨班赞 一辈子“生活”在舞台上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赵蕾 日期: 2019-09-26

戏剧即是他的家乡,是来处,也是归处

文  赵蕾

编辑 杨静茹  rwzkhouchuang@126.com

 

说起北京人艺剧院,挑起经典剧作大梁的是以濮存昕、宋丹丹、冯远征为代表的老一代话剧演员,班赞等新一批年轻骨干正处在新旧演员交接与传承的关键节点。而作为导演的班赞,2015年起,陆续执导了多部小剧场喜剧,其荒诞现实主义的风格初具雏形。可以说,创作欲旺盛的班赞正迎来自己职业生涯的爆发期。

8月30日晚,北京人艺的话剧《玩家》迎来第四年的演出,四天后的凌晨,在《玩家》中饰魏有亮一角的话剧演员、导演班赞突发心脏病去世,享年41岁。

班赞从小就展现出独特的表演才能和模仿天赋,他学孙悟空抓耳挠腮的动作总能把同学们逗乐,读书期间一直享受单独坐在第一排听课的特殊待遇。初中他考入部队文工团,很快被调到北京学习进修。与大部分演员不同,班赞第一次登台就很松弛,他享受故事里不同人物的经历和感受,从此着了魔,不愿再离开舞台。

他对舞台有超乎寻常的执念:花四年考取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交最多的表演作业,四处求角色因而成了班里登台次数最多的学生。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进了北京人艺,没多少戏份和台词的角色他接了无数个;后台大大小小的化妆间,从西边最顶头的主演室到最东边的普通演员间,他都用过。

“我就是愿意上台,舞台上的规矩、创作方法、怎么跟观众交流,都是从小角色一步步打磨来的,大角色没给你,小角色你还不愿演,那是没本事。”舞台成了班赞偷师的宝地。他观察着人艺的老戏骨朱旭、蓝天野、濮存昕等人在台上的神态、气韵、语言风格、形体动作,下了台一个人反复琢磨练习。

出生于河南的班赞,1米8的个头,粗眉、圆脸,下巴上的胡子肆意扎着,一副普通的憨厚长相。得益于此,他换身衣服补个妆,便能轻易躲在角色里,难以辨认。有次因为穿着保安戏服去人艺的医务室看病,他还被误拦下来。

等到主演话剧《小镇畸人》时,他模仿濮存晰那种“心中千军万马却娓娓道来”的表达方式,来处理这个外来民俗家卷入陌生小镇权势纷争的故事,用克制、诙谐的姿态诉说了小镇居民怪诞和冷漠言行背后的前世因果,将戏剧后现代主义的风格贯彻得淋漓尽致,也开拓、更新了自己谐趣的表演形态。

但班赞的野心不止于此,他更享受在舞台上排戏的创作乐趣。2016年,他在小剧场里独辟蹊径,改编并执导了《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这部戏以恬淡含蓄、风趣幽默的方式呈现了上世纪20年代人们的爱情观及婚姻观。

班赞巧妙地处理了三则爱情短篇,再次以娓娓道来的节奏把控丁西林流畅且缓慢的英式幽默,留下细细咂摸的时间;同时,在减少空间结构变化、压低换景次数的前提下,迅速切换故事场景,保证了折子戏的奇佳效果。该作品当年演出近60场,成为北京人艺实施制作人制以来票房平均值最高的戏,也确立了班赞在人艺小剧场的导演地位。

他还喜欢契诃夫。导演《一些契诃夫的小戏》时,为了深度还原契诃夫,他找到了民国时期鲁迅先生的译本。班赞用四个独幕喜剧再现了契诃夫笔下婚姻生活的不堪和矛盾性。像契诃夫那样,在琐碎、庸俗的日常中挖掘人性的高贵、趣味,正是班赞的志趣所在。

班赞曾在导演创作谈中说,自己是一辈子生活在舞台上的人,而戏剧即是他的家乡,是来处,也是归处。2019年6月,班赞改编执导的《老式喜剧》首次登台,令人遗憾的是,该剧仅上演一轮,就成为了班赞的舞台遗作。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0期 总第608期
出版时间:2019年10月10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