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丨京城夜景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王燕青 日期: 2019-09-14

夜经济绝不仅仅是吃吃喝喝, 它还有精神营养的供给

头图:北京,市民正在央视大厦对面一家露天餐厅吃饭

 

簋街开创京城夜经济

夜经济是衡量一座城市经济繁荣程度的“晴雨表”。提起北京四九城的夜生活,簋街、工体、三里屯、后海是绕不开的几个标志性地方。李小林是簋街的传奇人物,他和他的晓林火锅开创了簋街美食一条街的历史,也开创了京城24小时营业餐厅的先例。

上个世纪80年代,簋街还不是现在这个名字,那个时候它叫东直门内大街,更早的时候,它叫鬼市。早在民国时期,这儿就是北京城有名的郊区农贸市场。夜半时分,摊贩们聚集于此,打着煤油灯照明,做买卖,黎明时分散去。那时,北京城晚上的灯火还没有现在这么璀璨明亮,夜色中,煤油灯昏黄的光影中人影憧憧,显得很鬼魅,因此,这个市场被叫作鬼市。

实际上,解放前,北京就很流行鬼市,以天桥、西小市、高梁桥、朝阳门外等地方比较集中,解放之后就消失了。1992年左右,北京鬼市又开始兴起,现在比较有名的鬼市有潘家园和东五环大柳树鬼市。

80年代初,北新桥街道投资8万元,在街道缝纫机厂复兴了稻香村东直门总店,成为这儿最有名的地方。1988年,李小林看到东直门将要兴建使馆和商贸区,市场嗅觉敏锐的他决定在此开办一家餐厅,叫“晓林菜馆”,后来改叫“晓林火锅”。

改革开放后没多久的北京城,夜晚的生活实在太过于无聊。凌晨不打烊的“晓林菜馆”让生活和工作在这个区域的老外们感到惊喜。同时,在很短的时间内,北京城里的老饕们也开始慢慢汇聚到这儿吃饭。随着人气的不断聚拢,这儿成为了京城有名的夜食一条街。

到90年代,在这条街上开饭馆的人越来越多,食客也越来越多,晚上的热闹程度超过了白天,人们开始口口相传,把这里叫作“鬼街”。1993年,主打24小时营业的金鼎轩总店也在鬼街开业,一开始,它的名字叫“金鼎酒楼”,后来才改为了金鼎轩,它曾是这条街上人气最旺的门店。

只是,东城区政府觉得鬼街的名字不雅,想改个名字,叫东内餐饮一条街,但是餐厅老板们不同意。一位政府工作人员在查字典时,发现“鬼”与“簋”同音,“簋”在中国古代是食器的意思,于是,鬼街被改为簋街。2000年,簋街被北京市商务委命名为餐饮特色街。

区政府后来还在东直门桥头树了一个青铜器“爵”代表簋,因为谁也没有见过真的“簋”长什么样。不过,2008年,房山出土了一个西周时期的真簋,区政府就把原来那个爵换成了现在的簋。

簋街是民间力量野蛮生长的产物,政府一直对它采取放养的态度,政策的宽松让簋街后来逐渐成为北京夜间综合性商圈。不过,商业的繁盛也带来了环境、交通、扰民等问题,光是簋街每天晚上产生的10吨垃圾就让人头大。这几年,东城区政府开始成立了专门的机构来对簋街进行规范化管理。2016年,北新桥街道增设了簋街管理科,负责簋街协调管理和日常政务工作;2018年,北新桥街道管理体制改革,撤销簋街管理科,设立簋街管委会办公室,承担原内设机构簋街管理科工作职责。

铁打的簋街,流水的老板,第一代的李小林已经消隐在江湖里,不愿露脸。如果说簋街是吃货们的天堂,那么工体、三里屯和后海就是追求潮酷的年轻人喝酒、泡吧、蹦迪的场所。夜暮降临,工体酒吧狂躁的音乐声里,混杂着荷尔蒙、酒精味的年轻人在迷乱的音乐中疯狂地蹦着、跳着,这里成为了他们夜晚的战场。

三里屯和后海酒吧是文艺青年的去处,不同于工体酒吧里恣意的狂欢,这两处酒吧多是乐队驻唱,男男女女点上几瓶啤酒,在确定与不确定中发展着某种或长或短的关系。出租车、网约车、黑车司机的紧俏也会在夜间10点以后逐渐达到顶峰。

 

新的商业力量崛起

2019年起,随着新的商业力量的崛起,北京城传统的夜经济消费场所正在被分流。特别是从年初开始,北京市政府就逐步推出刺激夜经济消费的政策,到7月12日,北京商务局正式印发了《北京市关于进一步繁荣夜间经济促进消费增长的措施》,简称“夜间经济13条”,其中,打造“夜京城”地标、推出深夜食堂、策划“文化IP”等均有提及,公共交通服务的配套完善也被提上了日程。

一些有夜经济特点的区域被官方圈定为三类地标。首批“夜京城”地标包括:前门和大栅栏、三里屯、国贸、五棵松;首批夜京城商圈包括:蓝色港湾、世贸天阶、簋街、合生汇、郎园、食宝街、荟聚、中粮·祥云小镇、奥林匹克公园等;首批夜京城生活圈包括:上地、五道口、常营、方庄、鲁谷、梨园、永顺、回龙观、天通苑等区域。

按照北京市的统一规划,到2021年底,在北京要形成一批布局合理、管理规范、各具特色、功能完善的“夜京城”商标、商圈和生活圈,满足消费需求。北京市将统一打造“夜京城”品牌,通过分层级引导、分类打造,提高首都夜间经济活力和国际影响力,满足不同类型消费群体诉求、因地制宜差异化打造、区域均衡布局等不同纬度的需要。

地铁14号线九龙山站直达合生汇商场,便利的交通为合生汇带来了持续稳定的客流。从2018年5月开始,合生汇在商场地下一二层的21街区打造了“深夜食堂”,包括两百多家店铺,其中更是产生了一些网红餐厅。从2018年5月开业至今,“深夜食堂”已经成为京城年轻人喜爱的大咖圣地。每到深夜,商场熄灯停止营业后,有一个专门的入口可以到达深夜食堂,夜猫子们在这里厮混到24:00,不回家。

为了适应年轻人的喜好和调性,合生汇对入驻21街区的商铺也进行了个性化的管理。据合生汇市场部相关人员介绍,整个21街区一共16000平米,商场完成了中庭的精装部分,入驻的餐铺则自行完成个性化装修。在经营层面,商场也不进行统一收银,各个商铺自主收银。

从商铺类型来看,合生汇整个商场,从B1到6层,每一层几乎都有同品类的店铺,比如饮品。从本质上来说,这些饮品都是常规品牌,理论上的销售差别也不会太大,“不管是在街区也好,在楼上也好,每一个楼层的定位不同,它所面对的客群也不一样”,商场根据每个楼层的不同定位和不同客群的需求,会大体上搭配相应的业态。随着21街区“深夜食堂”的IP品牌化,客流越来越集中,品牌也越来越丰富。与其他楼层的业态不同,深夜食堂是封闭式的店铺陈列,每家商铺面积在20到30平米左右,即买即喝,消费者无法在店铺坐下来慢慢喝一杯饮品,只能边走边喝,“翻牌率会很好”,“人也更集中在(街区)通道”。

随着经营的深入,21街区深夜食堂很快产生了一些网红品牌,比如阿芮鸡抓、阿甘锅盔。这些以售卖小吃为主的网红品牌的特点是走量,但是整体体量比较小,“跟风,所以变换率比较快”,商场也因此会配备相应的管理和政策调整,比如缩短签约周期等。

合生汇开启了京城“深夜食堂”模式后,华熙LIVE、常营华联购物中心、西红门荟聚会、朝阳区大悦城都相继开出了“深夜食堂”。

朝阳大悦城地下一层的“伍德吃托克”就是一个小型的“深夜食堂”。这里有北平机器精酿啤酒、阿芮烤鸡爪等餐饮品牌,除了“伍台woodsatge”专业表演区,北平机器吧台前的区域则是一个“深夜打酒师音乐现场”,麦克风、音响等设备齐全,客人晚上可以在这里即兴点歌演唱。

位于大悦城四层的UNI_JOY是由大悦城联合摩登天空视觉创意厂牌MVM共同打造的潮流生活方式空间,这里有酒吧、DJ台、先锋艺术作品等通常不会出现在商场里的元素,入驻的也是围绕潮流生活方式的品牌,比如TWO FACE双面理发馆、“北京瓷场”主题店、二手寄售平台“寄市JI-MART”等。

2019年夏天,朝阳大悦城又联合MTA天漠音乐节主办方打造了24小时派对空间站——MTA SPACE。整个空间造型酷似太空站,金属材质的搭建材料、全息投影与雕塑的结合,都让这个空间在年轻躁动的气氛中彰显了时空感和神秘感。

在8月2日的开幕式上,整个MTA SPACE都燃动了,HIP-HOP演出、一口干挑战、抖臀舞比赛让荷尔蒙在24小时内持续释放。此外,快闪店、电影播放、瑜伽课、DJ体验、美食工坊等一系列活动也在24小时内密集呈现。

目前,MTA SPACE的营业时间为周五、周六全天24小时,周日及周二、三、四从早10点营业到次日凌晨两点,周一闭店。朝阳大悦城商场内和广场上各有一个入口可以直达MTA SPACE。对于这个24小时不打烊的消费空间,朝阳大悦城副总经理郑铮表示,更希望能针对年轻人的需求,为年轻消费者打造全新的生活方式消费场景。

这是夜经济激发的以购物中心为生态载体的新消费业态。这股风潮吹遍京城。

北京三联韬奋三里屯24小时书店

 

夜经济扩散

距离大悦城6.9公里的世贸天阶也在“北京向上”的巨幕下开设了餐饮夜场,十余顶帐篷分成两列,支起在露天的空地上,中间排布着五十多张桌子,烧烤、串串、小龙虾、啤酒,其中,还有一家印度人开的抛饼店。

北京西四环五棵松的华熙LIVE是京西重要的夜生活场所,到了晚上,这里有市集巡游、鲜啤小吃、游购娱乐等消费项目,吸引很多年轻人来打卡消费。

与大多数夜经济业态以餐饮为主不同,三里屯太古里的纯餐饮业态比例在20%-25%。从2017年开始,太古里就开始打造一些生活方式综合业态。比如,其中有一家CINKER PICTURES三克映画,集合了餐饮、电影、酒吧三种业态功能。其中电影以怀旧主题片为主,票价在100-200元之间,也有VIP影厅。

众所周知,太古里南区早于太古里北区开业,为了更好地做好两个区域之间的融合,据太古里市场部相关人员介绍,太古里每年都会主办三场大的品牌活动,比如摩登市集,联合大型商家和知名品牌共同推动商圈的繁荣。著名的网红脏脏包就隐匿在这摩登的裙楼中。

太古里的招商团队常常去市场上调研,主动寻找有网红潜质的品牌,也会有一些品牌主动提出入驻。为了核验这些品牌的市场受欢迎度,快闪成为一种很好的试水方式。喷水池、南北区广场等空旷的地方成为主题快闪的首选,也成为夜经济客流的主要承载地。晚上10点,这里依然人流攒动。鹿角巷奶茶店本来9点半正常结束营业,但点单的客人似乎没有散去的意思,店员不停地重复“只有这个了”。10点以后,拿着奶茶的年轻人开始往店外的公共区就座,他们看着街对面的酒吧一条街,车来车往,声音嘈杂。很快,他们也会加入其中,淹没在这夜色中。

三里屯太古里总经理余国安定义三里屯的生活方式为“潮玩”。在他的设想中,未来十年,三里屯太古里要成为北京的潮流地标,成为北京的名片,“所有人来北京,必定要做的事情就是:爬长城、吃烤鸭、逛三里屯太古里。

夜经济绝不仅仅是吃吃喝喝,它还有精神营养的供给。北京市政府推动很多公共资源夜间开放,为市民提供夜场服务。中国国家博物馆在暑假期间延长到晚上9点闭馆,国家图书馆、首都图书馆、西城区第一图书馆、角楼图书馆等多家图书馆纷纷开设夜间阅读时段,将闭馆时间延至晚上9时至10时。

甚至东城区的珐琅国营厂也延长了营业时间,从7月底开始,每周五、六举办夜场,到夜里10点结束,满足参观者和消费者在夜晚来厂里游看、购物。

北京的公共交通系统也全力为夜经济提供支持,从7月19日起,1、2号线在每周五六延长运营时间,1号线延长六十余分钟,2号线延长81到95分钟,延长运营期间发车间隔为10分钟;北京公交则在既有36条夜间线路中,缩短其中25条线路的发车间隔,并新开7条夜间接驳公交,沟通地铁和住宅小区,方便回龙观、天通苑地区市民夜间出行。

为了更好地促进北京城市夜经济发展,“夜间经济13条”中还特设了市、区、街(乡镇)三级夜间经济“掌灯人”制度,“掌灯人”由北京各级部门、行业组织、协会负责人、区域推举的商业企业负责人组成,他们是统筹推进夜间经济发展的大管家。

一幅完整的北京城夜经济全景图呈现在我们面前,而它正在改变越来越多年轻人的生活方式。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0期 总第608期
出版时间:2019年10月10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