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辈丨林丰俗 印章盖下去就是你的脸面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陈斯鑫 日期: 2019-08-21

晚年极少参加公开的活动,能推则推。有一次参加开幕式回来说:“去看人,被人看,就是没看到画,以后不参加开幕式了”

特约撰稿  陈斯鑫 / 编辑  雨僧  rwyzz@126.com

 

端阳时节,凤凰花开,不觉想起林丰俗先生。

他笔下的凤凰花极富感染力,那幅创作于1972年的《公社假日》让人过目难忘:火红的凤凰花下,如释重负的人们骑车穿行,轻松喜悦的神态与鲜艳怒放的凤凰花相映成趣,人与自然的和谐,真实亲切的生活气息,让人们在铺天盖地的样板戏和宣传画之外窥见真正的艺术之美。

如今提起林先生,知道的人已经不多。广州美术学院的陈侗老师称他为“20世纪中后期岭南最重要的山水画家”。如此举足轻重的画家,生前却从未举办过大型个展,低调得难以想象。

林丰俗本姓施,1939年出生于广东潮安县彩塘镇一个铁匠家庭。适逢日寇占据,禁止民间打铁,生计变得艰难,家里孩子又多,只好把他过继给金石镇的远房亲戚。养父姓林,在新加坡务工,家境相对宽裕。林母将他视为已出,爱护有加,尽力培养,除供他上新式学校之外,寒暑假还让他入读私塾。林丰俗一生钟爱诗文,在古文方面积淀深厚基础,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60年代的林丰俗

林丰俗小时候就因为热爱家乡祠堂庙宇装饰画,开始自学绘画,初中时已经能画梅兰竹菊,高中时受过李屏周先生指点。1959年考进广州美术学院,受关山月、黎雄才、卢振寰等名家栽培。他觉得自己是农村出来的,基础不扎实,所以在学业上特别刻苦。

1964年毕业,分配到怀集县文化馆工作。之后几年,一直在粤西北山区,种地、造林、卖杂货、搞宣传,就是没有好好画过画,一直身处各种“运动”之中。后来他经常提及两件事,一是在高要禄步供销社卖咸鱼杂货,由于数学不好,怕算错被老乡投诉,心理压力很大;二是“文革”初期,虽然他没参加任何活动,仍被定为革命对象,所幸得到一位当邮差的朋友通风报信,连夜奔往广州,再辗转回到潮州。前脚刚走,那边后脚己经追到广州,总算逃过一劫。到潮州不敢回家,在好友家里住了几个月。后来又回怀集,难免受到一些冲击,但好歹活下来了。关于“文革”前期的这段经历,他始终不肯多谈:“都过去了,我算是幸运的,不提也罢。”1969年暮春他在潮州画过一幅梅花,画得密密麻麻,还在上面题了诗,“谁家泼墨写寒花,满纸纷纷乱如麻;劝君重门深深锁,或恐天阴化龙蛇。”这是他当时的心情。

1972年有过一次全国画展。已经整整八年没画过山水的林丰俗激情难抑,一口气创作了《石谷新田》和《公社假日》。清新脱俗的田园诗意,活泼浓烈的生活气息,超越了当时的命题艺术风格,令人耳目一新,两幅作品都参加了大展。

1975年,林丰俗调任肇庆群艺馆副馆长,搬进肇庆众多文艺单位聚居的一个称为“独立营”的片区内。由于他有学问,好相处,大家都喜欢找他请教、交流,他家因此成为当地的“文艺交流中心”。

林丰俗《过香积寺》2016

1981年底,林丰俗开始在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任教,全身心投入到山水画的教学当中,直至退休。教学上林丰俗一丝不苟,对学生的基础训练要求非常严格;在艺术观念上他和学生平等交流,不认同的观点,从不反驳,只是说出自己的观点,旁敲侧击,循循善诱,让学生自己思考和领悟。他强调画外之功,鼓励学生多读书、多实践、多深入生活,从自然与生活中找到属于自己的艺术道路。“不要像我”是他提醒学生最多的一句话。在生活上他对学生十分关心,毕业后的工作、生活他都亲自过问,给予帮助。

林丰俗待人和善、谦虚,说话慢悠悠,声音不大,面带微笑,朋友和学生都称他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其实他是一个外柔内刚的人,在生活和艺术理念方面尤为执着。在创作《石谷新田》的时候,一开始黎雄才先生批评他石头画得太黑,以当时黎老的权威,换作他人,可能就改了,他却不肯让步,坚持按原来的设想完成。看到最后效果,黎雄才先生夸赞:“幸亏石头够黑。”

林丰俗喜欢读诗,尤喜陶渊明。他一生淡泊名利,晚年将自己的房子命名为“心远草堂”,是他心境的写照。早年学校想让他担任一些行政方面的工作,他婉拒了,认为行政工作花费太多时间,没法静心,还是安心教书为好。

林丰俗一生好静,没有手机,不爱运动,读书画画、三两学生朋友谈天说地是其最爱。晚年极少参加公开的活动,能推则推。有一次参加开幕式回来说:“去看人,被人看,就是没看到画,以后不参加开幕式了。”

近年艺术品市场兴旺,求画的人很多,林丰俗能推则推。在他看来,钱不用多,够花就好,为钱而画,会影响和左右自己的艺术追求。他告诫晚辈:“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画家靠手艺挣钱,无可厚非,但要认真,印章盖下去就是你的脸面,马虎不得。不要忽悠人,更不能忽悠自己。”

退休后,家人朋友鼓励他办大型个展,他不知是怕麻烦还是觉得自己还可以画新作品,总是说“不急,迟一点,迟一点”,不料竟成憾事。

2019年3月19日,大型个展《自然与田园——林丰俗的绘画世界》在广东美术馆开幕,距林丰俗辞世己接近两年。开幕式五百多人参加,参观人次多达数万,反复观展者不在少数。正如陈永锵先生所说:“我观察这次来看画展的都不是为捧场来的,是林老师的艺术魅力和人格魅力感召来的。”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3期 总第631期
出版时间:2020年05月04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