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孔丨为了捕鲸,日本退群了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古月双刀 日期: 2019-07-30

捕鲸这一无法断绝的行为与历史渊源、经济以及政治因素都息息相关

封面图:7月1日,日本北海道钏路港,一头被捕获的小须鲸

 

日本再次因为捕鲸被推到了国际舆论的风口浪尖。

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每年都要来一次,不过这次更加彻底。可能是受到了美国老大哥频频退群的影响,日本也毅然决然地退出了国际捕鲸委员会,并于7月1日恢复了商业捕鲸活动。

首日开渔,日本就“开张”了两只小须鲸,载回了北海道钏路港。相较于以前偷偷摸摸地以“科研”为名,退群的日本明显“自信”多了——当着媒体面就把小须鲸放了血。

日本为啥对捕鲸如此执着,是为了吃吗?当然不是。

鲸鱼肉质比较粗糙,韧性较强,且有些特殊的野腥味,与金枪鱼、三文鱼这种常见的海鱼相比,鲸鱼肉实在称不上好吃。所以在当代日本,鲸鱼肉的消费量是很低的。

2006年《朝日新闻》做过统计,在日本国民中,只有4%的人常常吃鲸鱼肉,9%的人偶尔吃鲸鱼肉,53%的人没有吃过,剩下33%的人永远不准备吃。平均下来,日本人每年的鲸鱼肉消费量只有30克。

虽然吃鲸的人少,但当下从事捕鲸相关行业的日本人约有10万人左右。有些是世世代代从事捕鲸的渔民,有些则是食品加工行业和餐饮业从业人员,还有些是科研人员。

捕鲸这一无法断绝的行为与历史渊源、经济以及政治因素都息息相关。

首先,日本主要捕捞的小须鲸其实属于无危种,数量庞大,捕杀行为在法理上并无不当。而日本捕杀的理由也能够自圆其说——日本是蓝鳍金枪鱼的食用大国,而鲸鱼每年所捕食的鱼类是世界人口渔业消费量的3-6倍,捕杀鲸鱼也是从其口中“抢食”。

另一方面,日本之前进行的“调查捕鲸”,主要是农林水产省和下属部门水产厅负责的,由他们将这项任务委托给日本鲸类研究所进行操作。

这项每年由国家调拨的经费着实不菲,日本鲸类研究所返聘了多位前水产厅官员,鲸鱼肉销售方是一家叫共同船舶的公司,这家公司的股东有不少成员是前农林水产省官员。其中的利益勾连具有较大的想象空间。

日本民调显示,虽然民众不怎么吃鲸鱼肉,但是支持捕鲸行为的仍然占据90%以上。不少地方为了延续鲸肉饮食文化,还会搞一些怀旧性质的鲸鱼美食节。一些大型捕鲸公司还会联合当地学校,邀请学生观看鲸鱼“解剖秀”,用来向下一代灌输日本的饮食传统与捕鲸业的光辉历史。

当然,奇怪的矛盾在日本这个复杂的民族身上从来不缺。北海道海域捕鲸的同时,相隔一百多公里的海面上,游客们聚集在观光船的甲板上,正在观赏鲸鱼的跳跃、翻腾和喷水。而且赏鲸观光为当地带来的收入越来越多。

看起来有点变态是么?不只你这么想,国际社会的声音也是如此。海洋动物保护人士不解日本的奇怪做法,重启捕鲸是对旅游形象的重大伤害,杀鲸的国家怎么可能发展赏鲸观光。

但客观来说,捕鲸的远远不止日本一家,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的日本也不是头一个。

加拿大、印尼很早就退出了,继续捕鲸。挪威没退出,但也拒绝接受“禁止商业捕鲸”的公约,继续商业捕鲸。2010年起,挪威的捕鲸量至少有6年超过日本,在2014和2016年更是超过了日本和冰岛的捕鲸数之和。但它在国际社会激起的攻击声浪却远远小于日本。

这也许有地缘政治的关系。日本“科研捕鲸”的范围主要集中在北太平洋和南极区域,后者引起了周边国家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强烈反弹,日本由此成为公敌。

从积极正面的方向来看吧,日本退出捕鲸委员会的同时,也丧失了在南极的“科研捕鲸”权。可能是对自己海域的资源更加珍惜,今年日本在“南极科考”捕鲸预计超过550条,而从明年开始,日本计划捕鲸数只有383条。

这对鲸鱼来说,是一个好事。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27期 总第605期
出版时间:2019年09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