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人物丨演戏不是从我身上拿走东西 ——对话易烊千玺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张明萌 日期: 2019-06-20

”我喜欢内在带着一股劲儿的角色”

与易烊千玺对话并不容易。他如所有报道描述的一样寡言,这被解读为“他只说他愿意说的话”。找到他的兴趣看起来也挺困难,他的目光有神,充满审视,看不出情绪。他语速慢,描述少,观点也少。他说自己“脑子转得很慢很慢,但有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时,还是能表达清楚的”。

见面是在《这就是街舞》第二季的录影棚休息室,他刚刚完成录制,整个人窝在沙发里,一脸不动声色。休息室里惨淡的灯光让这次谈话裹上了一丝不太舒朗的氛围,而我们聊的内容也有些压抑——在首部主演电影《少年的你》中,他饰演的小北命运有些悲苦,是典型的“生活在阴沟里的人”。不过幸好,小北和他一样会仰望星空。

在他思索答案时,手并未停下来。他抓着耳机线,指头玩弄着橡胶耳塞,边缘被他翻起又弹回,发出轻微的“啵”。在谈话沉默的间隙,这个声音被放大无数倍,和休息室里飞来飞去的蚊子一起,填补了略显尴尬的空白时光。

 

小北单纯直接且固执

人物周刊:什么事情让你决定去试小北这个角色?

易烊千玺:第一次试戏,那会儿也不知道是这部戏,去跟导演见个面,导演把这个戏的剧情几句话讲完了,讲完之后问我今天要不要试。他给了我小本跟两页纸,当时就试了一下,试的跟剧里面不太一样,场景不一样,但是说的话、表达的点是差不多的。先是副导跟我对词,然后跟我演,演完导演又拿着本,代替副导跟我对词。反正我记得第一次试的时候,他一直蹲着跟我对,我也坐那儿演。

人物周刊:那他讲完剧情的当下,小北在你这儿大概是个什么样的轮廓?

易烊千玺:是一个小混混,一个为了保护自己、想要守护那点儿东西、比较执着的小男生、小混混。

人物周刊:那试完戏回去以后,你对这个角色还有念想吗?

易烊千玺:那段时间有那么两三个戏都有接触,里面最喜欢的是《少年的你》这部戏,所以我应该是问过几次,问过这个戏最后人家给的反馈是什么。

人物周刊:什么时候拿到完整的剧本?

易烊千玺:第二次试完戏以后,高考闭关那会儿,然后我们又见了一次面,那个时候就把本儿给我看。拿到剧本的时候,基本上定了(我演小北)。

人物周刊:看完剧本以后,你对小北的看法有了什么变化?

易烊千玺:剧本中的小北思想(比我之前想象的)更有深度。他其实非常单纯,但就是因为太单纯了,所以他想守护的东西其实很直接,也很固执。我那会儿是晚上看剧本,觉得有点难。(笑)就有点儿拿不准。始终都会有点难。最难的部分是跟陈念说,“我去自首了,我已经把证据都留好了。”包括最后我们在监狱里面互相对望的那场戏。我有点不理解,也get不到情绪。

人物周刊:按照你的想法,你觉得他应该怎么做?

易烊千玺:我能想象到他会这么付出。但是该我去演的时候,角色内心就有点复杂,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完成。有关小北不懂的事情会问曾导,演的时候不懂的也会问他。比如我不太清楚,他对妈妈内心深处是什么样的情感?我需要一个明确的回答。

人物周刊:那他对妈妈的感情会影响你对这个角色的感觉和诠释?

易烊千玺:对。就如果他对妈妈是恨,就可能是他对这个世界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就真的是一点儿都没有了。每天就是无所事事,混。如果是对妈妈还有点爱的话,那说明他心里面还是对这个世界就……觉得可以打倒这个世界,还是有那么一点儿幻想跟这么一点儿念想吧。

人物周刊:所以陈念就成了他接下来的希望。

易烊千玺:对。所以得到曾导比较肯定的答复以后,我的心里明确了。

 

第一次演戏和看剧本时想象的不一样

人物周刊:曾导说你第一场戏演得挺出乎他意料的,当时他有具体给你讲戏吗?

易烊千玺:他教我具体动作,然后就说调度,嗯。但我觉得那次我还是不在状态,很难一下找到那个感觉,当时第一天进组也挺紧张的,第一次跟这个团队合作,这部戏出来的时候,好像大家都还挺期待的。对于这个角色,我第一次去接触他,我也会有点儿(紧张),真正第一次开始演了,跟以前自己看剧本时想象的感觉不一样。

曾导会找一些不同的方式帮助我们。他经常会说一句话:这条不错,我们再换另外一种感觉试试。实际上完全换另外一种演法,我觉得这也是在帮助我们。有时候会遇到很难演的部分。就是我抓住某个感觉的时候,他会告诉我用另外一种感觉。他也是在尝试我适合哪种感觉来演。

大戏,他也会调动我们的情绪,让我们的身体自发往外表现,身体会帮助自己,我们的思维也会更专注于情绪。

人物周刊:有些情绪爆发的戏在开始拍的时候有点放不开?

易烊千玺:对。有一场戏,剧本前一天晚上发过来,我看着就有点儿惊讶,那个本儿里面写的很夸张。到正式拍之前,我也一直不在状态。我一开始的时候其实很小声地在试感觉,没想到那种感觉就是曾导要的,是更内在的。

人物周刊:你大概演到什么时候开始觉得好像已经入戏了?

易烊千玺:入戏,嗯,其实一段儿一段儿的。有时候那场戏,刚开始的时候也有觉得演得很舒服很自在的感觉,但是也有突然一场戏觉得很不对。就都有。

人物周刊:许月珍说她发现你会在手机上看一些,就是情绪比较吻合那场戏的文字。这个是你自己找到的方法吗?

易烊千玺:这个是拍剃头那场戏。我那会儿要回北京参加组合的演唱会,要请一个星期假,回北京之前的最后一场戏就是剃头那场,很难很难,我也一直找不到状态。那天好不容易给陈念剃头的戏过了,准备开始拍我对着镜子剃自己头的那场戏。镜子碎了,非常莫名其妙,镜子就在各种换道具、换场之后“乓啷”掉下来碎了,拍不了了,他们就放我回北京了,头发也还是长的。隔了八天吧,差不多就回来了,感觉完全不在了,还要演这么难的一场戏。我剃陈念头的那场戏还要重演一遍,换别的感觉演。当时先是演了几遍,感觉一点点上来了,但还达不到导演要求。我就掏出手机,打开一个文章看。

那个文章是当时在北京演唱会晚上睡觉的时候翻到的,里面其实提到小北就那么一两段,但是深深打动了我。因为那会儿对小北的描述会比较抽象、意识流,但那篇文章里有两段话一下就打动我,让我找回小北的感觉,让我对小北跟陈念之间的关系想得比较明白,拍那场戏的时候就翻回来看一看,找感觉。

 

表演不应该只靠感觉

人物周刊:曾导觉得修手机那场戏,你开始没太能进入状态。

易烊千玺:那是小北和陈念第一次正式见面,其实我那会儿没有在人物状态里面去做这些事情,也没有想到我当时应该是一些什么反应,再加上刚演这个戏,很紧张,就很难调,整个人也是紧绷的。导演调也很难调,自己调整也很难,其实演了有那么一会儿时间吧。

人物周刊:你说的这种状态是指什么状态,是那种痞痞的?

易烊千玺:对,其实以前演戏也是,就跟感觉去演,给我本儿,给我角色,我想一想大概什么感觉,就直接去演了。进了学校才发现,压根儿不是这样的。感觉是很重要的方面,但是不应该只靠感觉。看片的时候,我能给自己挑出好多问题。不在状态里面,其实就是我没有去想我说每句话要表达什么,我不是以小北(的身份)去说话,我当时是易烊千玺。

人物周刊:但是靠感觉来演戏,大家可能觉得你是靠你的天性在诠释角色,这不一定是不好的。

易烊千玺:所以很危险,有的会出乎自己意料的好,有的会很……这个戏,前期的戏毛病就会比较多,最主要是手机那一场,整个人很出戏。后期倒还可以。

人物周刊:你已经进入中戏学习了快一年,专业的学习对你理解人物的帮助在哪里?

易烊千玺:演这种日常的戏,我以前演戏的时候,也是对日常的戏把握得比较不好,我不知道怎么样去调整到角色,该怎么说话,角色该做什么,所以就会一直靠易烊千玺的感觉来做,现在去演,我觉得会比以前好一些。但是对于一些情绪戏,还是看当时的感觉,比如最后跟陈念这种类似大结局的戏。

人物周刊:许月珍说你看片的时候有哭,泪点是在最后这一段吗?

易烊千玺:最后这段是哭了。之前第一次看的时候,是看一个片段,有一次配完音,导演跟Jojo姐要去调一个片段的色调和背景音乐,问我要不要看,我就去了。当时第一次看《少年的你》里面的我什么样,那场戏当时也看哭了。拍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演得不太好,看的时候反而觉得自己感觉始终都在,还是挺感动。

我上学之后开始回想小北,想我在《少年的你》里面拍的这些戏,每个片段我去想,类似总结吧,想我哪场戏表演得好,哪场戏不好。可能吃饭的时候会突然想到,随意地蹦出来。

我发呆的时候、脑子空白的时候,它们会自己出来。

人物周刊:想了这些后,对小北的感觉和原来相比有变化吗?

易烊千玺:有变化。看剧本的时候,一个是难,一个是我觉得我没有体会到小北更多面的地方。这部戏演完之后,我觉得小北挺丰富的,他的生活经历的丰富,导致了他情感的丰富。小北并不是像外貌形象所呈现的这样,他内在充满希望。我理解他。

陈念、小北都是这样的人。小北其实是被陈念很深处的东西打动。导演当时跟我讲戏的时候说,小北觉得世界上就两种人,要么被欺负,要么欺负别人,小北在这两个之间徘徊,他其实自诩可以成为第三种人,他有这么一个幻想。然后碰到陈念,没想到陈念就是第三种,也是他一直想成为的那种,他自己做不到,他就想把所有的希望放到陈念身上,希望这种人能够在社会里面活下来。这是小北守护陈念的原因吧。

人物周刊:你觉得小北的选择是值得的?他几乎断送了自己的未来。

易烊千玺:第二次试戏的时候,我也问导演这个问题,导演当时说,因为他们还是少年,少年之间想守护的东西,可以押上自己全部的筹码,他们可以这样做。我理解了。

人物周刊:看完片,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易烊千玺:满分100的话,85吧。有的地方我感觉呈现出来出乎意料的好。有的地方是比我想象的还不好。

 

演戏能给我时间

人物周刊:你发了专辑了,还在继续跳舞,在电影上也有尝试。这三个是不一样的方向,你会更想在哪一边有所发展?

易烊千玺:自己兴趣会更喜欢演戏。因为它能给我时间,包括像这种剧组,给你充足时间跟精力去完成你想做好的事情。你可以让自己满意,出一个作品。我是喜欢这样的。

人物周刊:只有演戏能给你时间?

易烊千玺:嗯。这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拍戏也是在积累,我在学习东西、在吸收东西,上学也是。而不是每天很忙,从这儿到那儿,我一直在往外输出。

人物周刊:拍戏投入角色也是一个不断把自己往外掏的过程。

易烊千玺:对,但是这种往外掏它不是在消耗易烊千玺,它不是在从易烊千玺身上拿走东西,我是在做另外一个人,而不是往外掏空。一直很忙的工作,是在消耗易烊千玺,对。就是我可能,本身并没有那么多的东西值得去做这些,所以我需要一些吸收学习,演戏我把自己投入到剧组里面,就是一种学习吸收的过程。我当时一直在输出,情感精力是在输出,2015、2016年的时候,输出得很累的时候,感觉做事儿啥也做不到那么好,我会觉得不舒服,我就很想不这么做。2015年那会儿其实没有那么明显,就有这么一个最开始的想法,近两年会越来越明显,越来越严重,工作越来越多。现在我会刻意安排自己的时间,会调出时间去学校。

人物周刊:学校的学习是你最主要的积累来源吗?

易烊千玺:学校的学习其实……我个人觉得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多,可能老师某一天、某一句话,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点。像每句台词要考虑背后人物的想法,这其实是非常基础的东西,但以前完全不知道,也不会想到这些。我很喜欢台词老师的课,他的课如果一直做笔记,能记很多。同样的,在剧组也能学到有用的东西,我享受其中。

人物周刊:台词课老师对你影响挺大的?

易烊千玺:他很沉稳也很人性,他所讲的东西也是最专业的,值得我们学习。他有时一整节课就不讲台词,问我们以后想做什么,从人生角度开始跟我们聊。反正专业层面、做人方面,我都觉得他是最好的。我觉得我有部分认知也来自他,他可能会对我现在有点儿影响。

人物周刊:他会单独跟你聊天吗?

易烊千玺:有,就私下聊天。聊专业,也聊我以后的发展道路。

人物周刊:他建议你做什么?

易烊千玺:嗯……(沉默)

我觉得他的建议很好,很有见地。

人物周刊:你比较想私藏这些建议,并按照他说的去尝试,对吧?

易烊千玺:嗯,因为他说得对。

人物周刊:你会喜欢什么样的角色?

易烊千玺:内在带着一股劲儿。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23期 总第601期
出版时间:2019年08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