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丨葫芦兄弟的背影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张宇欣 日期: 2019-05-27

感谢胡进庆与那些和他并肩战斗过的创作者,他们认真地为几代人创造了一个美好的童年

5月13日,动画片《葫芦兄弟》的导演之一胡进庆去世,网络上一片缅怀童年之声。

关于胡进庆的公开资料并不多。他于1953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动画系,后成为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一级导演,是中国剪纸动画的创始人之一,参与创作了中国第一部剪纸动画片《猪八戒吃西瓜》。之后,他不断汲取窗花、皮影等民间艺术的精髓,有《葫芦兄弟》《渔童》《金色的海螺》《人参娃娃》《鹬蚌相争》等数十部代表作。其中,《鹬蚌相争》曾获得萨格勒布国际动画片电影节特别奖、多伦多国际动画片电影节特别奖、西柏林国际电影节短片银熊奖等。

创作《葫芦兄弟》(1986)时,胡进庆身兼导演、编剧、造型设计等职,为了不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得太频繁,他还以“进庆”“墨犊”等笔名出现在片头。这便更加可敬。

那一代创作者,并不以本人的形象或故事出名,留下的只是作品而已。《葫芦兄弟》只有13集,剧情简单却令人难以忘记:一只穿山甲误挖穿了葫芦山,被镇压在山下的蝎子精、蛇精出来祸害人间;老爷爷种下了七颗葫芦籽,于是七色葫芦中跳出了七个性格、法力各异的葫芦娃,各显神通,团结一心,打败了大反派。

不同于《封神演义》《西游记》论资排辈的神魔系统,一片混沌天地、一个村庄、一根树藤,寥寥数笔构成了《葫芦兄弟》的全部背景,有传统水墨写意画留白的意蕴在。七个葫芦孕育出七个孩子,七个孩子用葫芦降伏了妖魔,逻辑能让低龄观众看懂,背后有深厚的民间神话传统支撑:在学者闻一多的考证中,葫芦在人类的诞生、避难、繁衍过程中都扮演重要角色,这种多籽植物有承载生命的特质;在道教文化中,葫芦又往往与升仙、镇妖相关。

《葫芦兄弟》里,每一个少年英雄都有阿喀琉斯之蹱,力大的陷入泥潭,宽和的被谎言伤害,铜头铁臂的被刚柔阴阳剑缠住,耐火的被冰封,可吞吐河水的醉倒,隐身的被吸入葫芦。他们身怀武艺和道义,面对比他们强大数倍的恶敌,屡败屡战。“误入泥潭—绝路逢生—妖迷心窍——七子连心”的剧情充满张力,观众不会去质问“葫芦宇宙”合理与否,而是被那贯穿始终的、简单的、不容置疑的信念打动。故事里有贪欲、邪恶、失败、叛变,但当穿山甲和老爷爷死去,观众也会像萌生葫芦兄弟一般的正义感,盼着七种武器合而为一,世界重归清明。

胡进庆和他的伙伴们拍了一部难以再续的好作品。1989年出品的《葫芦小金刚》也是胡进庆团队出品,讲的是蛇精的妹妹青蛇精来找葫芦兄弟复仇的故事。用狗尾续貂来评价有些不公,但续作无疑在某种程度上破坏了《葫芦兄弟》凝炼的寓言感,将这个故事可升华和想象的意味抹去,变成了一个热闹的打怪故事。

查资料时我发现一个有些惊悚的消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几年前已立项要拍摄真人版《葫芦兄弟》,厂长钱建平表示,电影将定位为青春偶像片,“每一步、每个信息,我们都倾向于用商业营销的方式进行运作”。幸好暂时没了下文。粗暴的IP概念和偶像营销结合的作品当然会是可怕的。

胡进庆退休后接受采访时曾感叹,“中国动画片的环境现在不是很好,美国动画日本动画长驱直入……要能给孩子们再拍几部真正的属于中国的动画电影,累死了也值。”

他经历了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巅峰:60年代有《小蝌蚪找妈妈》《大闹天宫》,70年代有《哪吒闹海》,80年代有《三个和尚》《葫芦兄弟》《猴子捞月》《九色鹿》《天书奇谭》《黑猫警长》《舒克和贝塔》……可惜,滚滚前进的车轮在90年代后好似出现了故障,创作者既未找回传统,在商业化和新技术的浪潮里也没搭上新的班车,令人伤感。

感谢胡进庆与那些和他并肩战斗过的创作者,他们认真地为几代人创造了一个美好的童年。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7期 总第615期
出版时间:2019年12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