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丨杰森·玛耶兹 “爱”仍是一切的答案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李乃清 日期: 2019-05-27

“了解”你的心,“知道”爱是什么,最终“明白”:《爱仍是一切的答案》(Love is still the answer)。如果这张专辑只能收入一首歌,就是那首

演唱会试音前一小时,美国唱作歌手杰森·玛耶兹(Jason Mraz)接受了《南方人物周刊》的专访,他的极简黑T恤上有行醒目白字——“It’s cool to be kind”(为善是酷)。

玛耶兹的姓氏来自捷克语,原意“严寒、霜冻”,难怪他将“酷”穿在身上。当然,众所周知,外形酷劲十足的他,歌喉清新、笑容温暖,在全球歌迷眼中,这位头戴拉菲草帽、怀抱吉他光脚唱歌的悠活才子,总是用他阳光充沛的歌曲传播着满满的正能量。

5月15日,这位低调的“格莱美天王”携新专辑将“美好氛围”全球巡演带到上海——“当人们聆听你的音乐,那就是爱意的表现,所以我觉得自己应当有所回应。”

即便你不是玛耶兹的粉丝,也一定听过10年前爆红全球、至今仍在婚礼上高频播放的《I’m Yours》——这是一首在Billboard(公告牌)上停留时间长达76周(一年七个月)的现象级金曲。

彼时,街巷四处飘散着轻快欢悦的《I’m Yours》,在这首“国民情歌”鼓舞下,无数男生借此壮胆表白和求婚,众多“文艺小清新”抱起吉他或尤克里里,青涩地奏出人生第一个和弦,当然,玛耶兹那一身白T配草帽的New Boy行头也在中国流行起来。

2010年,玛耶兹荣获格莱美“最佳流行男歌手”奖。这之后,他没有停止创作步伐,先后发表专辑《Love Is a Four Letter Word》(2012)、《Yes!》(2014)以及去年的《Know.》。此次全球巡演“美好氛围”(Good Vibes)标题就取自新专辑歌曲《Unlonely》中的歌词——“找寻一个好时机,随从美好氛围。”

今年5月8日,玛耶兹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展开亚洲巡演,将他深情独特的流行民谣带到上海、新加坡、香港和曼谷,并将于5月25日在台北体育场推向尾声。“我喜欢在亚洲旅行并为听众表演。我感觉到一种不同于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的感激和热情,这让演出感觉更像是一场盛会,而不是一场独奏会。亚洲观众的演出参与度非常棒。我很高兴能再次回到这里,重新体验这份快乐!”

 

阳光“男巫”

上海演唱会现场,玛耶兹戴着圆边黑呢帽,以一身玫瑰花窗般的彩衣亮相,这让人不禁想起他15岁登台出演的音乐剧《约瑟和他的神奇梦幻彩衣》,“那次经历在我幼小的心灵播下从事演艺道路的种子。”

玛耶兹1977年6月23日生于美国弗吉尼亚州,成长于梅卡尼克斯维尔小镇。“虽然那个小镇不怎么起眼,但我们有很好的公立学校,优秀的音乐、戏剧老师,齐全的艺术传播机构,耳濡目染下,中学毕业时,我就知道自己将以艺术创作走向世界。”

后来他去了纽约学习音乐剧,念大学期间,玛耶兹以吉他创作歌曲,毕业后在圣地亚哥当起街头艺人,他与自称灵媒的流浪汉结伴,四处卖艺探索人生,这大约也是他后来被称作“男巫”的缘起。“大学时我开始写歌,我发现自己在音乐方面有些特质,我抓住一切机会表演,例如聚会、公园、咖啡馆等等,通过这些场合提升我的唱功并完善表演。”

2001年,在圣地亚哥Java Joe’s咖啡馆驻唱的玛耶兹已是当地明星,每周四傍晚,人们早早在门口排队,盼望挤进那个只能容纳125人的小咖啡馆一睹“男巫”风采。玛耶兹坦言,自己早期作品的灵感和日后驾驭现场的能力,都与这段经历密不可分。

2002年,玛耶兹获得唱片合约,发行首张专辑《Waiting For My Rocket To Come》,获全美热门潜力榜亚军,他以歌曲《The Remedy (I Won't Worry) 》(补救措施:我不会担心)在乐坛成名。

“我对这首歌其实很紧张,这是我创作的第一首流行歌曲。此前我自认为是朋克咖啡馆里的唱作人,我唱些触动心思的小情歌,有点爵士风,有点说唱,时而欢快热烈、时而浪漫忧郁,什么都有一点,难以定义。突然有一天,我发现咱们把这个小小的说唱变成了一首大大的流行歌曲, 这让我吓一跳。说实话,我当时一点也不喜欢,我该怎么办?我和另一个在咖啡馆玩非洲手鼓的音乐人合作,怎么把90层音轨做成一个?声音都叠在一起了,我当时一点也不明白。接着,我把这个拿出来,居然卖完了,我成了个自己不在意的流行的家伙,其实我感到不舒服,我把唱片扔了,好比说,不,谢谢。”

录制这首歌时,玛耶兹发现大家很早就到了棚里,录音师、制作人、唱片公司,他们正在听样带——“这首歌太棒了!”众人力劝玛耶兹,服下音乐中的药物——别再担心你的生活,让我们试试吧。“说实话,我有些不情愿,录音时我感觉自己在做些原本永远不会去创作的东西,但最后,这首歌以一种非常特殊的方式与他人产生了联系。”

《The Remedy (I Won't Worry)》的创作灵感源于玛耶兹的朋友查理,他21岁时被诊断为肺癌患者,却持守乐观态度。“查理心态非常积极:我不要忧虑担心,我会遵循医嘱对抗癌症,继续过我的生活!查理的状态影响了整个社区,我相信这首歌里有他的祝福。我也想试下,不要担心,静观后续发展,没想到这首歌不断激励着癌症患者,而我自己也经历了医治,摆脱了自我中心,学习以更积极的心态用音乐服务他人,那是一次很好的经历,深深影响了我后来的职业生涯。”

2013年5月7日,上海,杰森·玛耶兹做客《80后脱口秀》节目

 

2005年,玛耶兹推出第二张专辑《Mr.A-Z》,发行首周在公告牌200专辑榜排名第五;三年后,他的第三张专辑《We Sing, We Dance, We Steal Things》(我们唱歌、跳舞、偷窃)畅销行世,除了《I’m Yours》爆红,2010年玛耶兹凭借专辑歌曲《Make It Mine》和《Lucky》分别荣获第52届格莱美“最佳流行男歌手奖”及“最佳流行合唱奖”。

2012年1月,玛耶兹推出的单曲《I Won't Give Up》在美国iTunes下载榜排名首位,新鲜出炉的MV中,人们发现,昔日戴着各种萌帽撇嘴坏笑的吉他小正太已变身为蓄起长发络腮胡的“马叔”。玛耶兹坦言,同年推出的第四张专辑《Love is a Four Letter Word》的创作伴随着与恋人分手的苦楚和反省。

“我通过写歌来理解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借此看清自己和自己的生活。铺展纸页创作歌曲时,我不断认识自己的强弱项,明白自己需要在哪里再加把劲,也看清需要原谅自己和他人的地方。分手确实令人伤心,但也让我追问自己:我是谁,我能给予什么。正是在忧郁低落的经历中,我战胜了,并成长了,我把这些认知投入歌曲中。我要告诉你,快乐是一种选择,我已练习了很长时间,我们不要沉浸于夜间新闻的坏消息中,我们也可以选择感恩现在所拥有的东西。”

在歌曲《I Won't Give Up》中,玛耶兹分享了他对爱的信念:“不能因为和某人分手了,你就要放弃你们的友谊。你当然不要停止爱他们,在这张关于‘爱’的专辑里,我想创建一个让全世界所有人都可以连接和感受爱的蓝图。”

 

“农夫”歌手

尽管乐坛近年不断迈向电音化、嘻哈化,但对于家住海边、深居简出、极力贴近大自然的玛耶兹来说,世界的纷纷扰扰,反倒更衬出他的纯粹。

“我搬去乡间,因为不喜欢城里局促的公寓楼房,我也没法在隔壁有邻居的情况下写歌。我搬去农村乡下,让我凌晨两点还可以大喊大叫、发发疯、敲敲鼓,完全地做自己,在那里你可以听到各种鸟鸣,还有猫头鹰、青蛙、蛐蛐的声音,如此美好!”

全球奔波巡演之外,玛耶兹更享受在家农耕的乐趣。“我和太太种咖啡、牛油果、百香果、草莓……没有什么比种树更能教会你耐心,现在,当我开始写歌,纸张一片空白时,我就想, 要有耐心, 倾入一点爱,浇灌纸上,文字在你不经意间成长。说实话,我曾是一个不喜欢努力的家伙,但农耕教会我耐心,学习尝试。”

追求勤劳素朴的生活大约也是长辈留给玛耶兹的影响。早年,他曾以一曲《Frank D. Fixer》(修理工弗兰克)向自己的祖父致敬。“我爷爷年轻时从捷克移民来到美国,他在我初中时就过世了,我记得他是个非常安静的人。小时候常去爷爷奶奶家,他一直工作,忙到深夜。爷爷后院有个漂亮的花园,我们晚餐吃的蔬果都是他亲手种的,里头有圆滚滚的西红柿,还有秋葵,但我不喜欢吃秋葵,弟弟玩卡丁车时压过秋葵,我那时还很开心……爷爷的大手总是油腻腻的,衣服经常出现洞洞,因为他是位焊工,负责修理农场设备,事实上他什么都会修。我一直想写首歌向我爷爷致敬,他的店上方有个牌子写着‘Frank D. Fixer’,那在我的家乡曾是个地标,人们指路时会说,到‘修理工弗兰克’铺子那儿左转、右拐之类的,这让他在当地成了名人。”

2016年,美国圣地亚哥,杰森·玛耶兹参观博班克小学时与小学生们交流

去年8月,玛耶兹携新专辑《Know.》回归,聆听那些充满爱意的歌曲,人们感受到他更充沛的情感,“马叔”的声音依旧清亮,但比年少时沉淀了更多。

专辑歌曲《Might As Well Dance》(不如跳舞)的MV更是记录了玛耶兹和妻子克里斯蒂娜·卡拉诺2015年婚礼上的温馨场景,人们看到“马叔”抱着吉他抖腿耍酷玩得很high,他也透露了大喜日子的一个亮点:“食物相当不错,因为我妻子曾是位大厨,所以她要确保菜单品质一流——值得一提的是,全套都是素食。”

早在2007年,因朋友的介绍,玛耶兹结识了当时在赫莫萨海滩边开着咖啡馆的克里斯蒂娜,“当时我们都有交往对象,也各自忙着事业,我当时就发现她是个正直聪慧的姑娘,是我理想的另一半,但直到2011年我们都恢复单身后,才决定在一起。”

热衷农耕、痴迷人类学的克里斯蒂娜曾回忆:“初次见面,我就觉得彼此有种奇妙连接,但当时我们的生活迥然不同,我是个清晨4点半就起来打理店铺的咖啡师,他是个全球旅行的音乐人,通常要忙到凌晨4点半才上床睡觉……结婚之后,我们过起了男耕女煮的‘乐活’日子。”

玛耶兹与咖啡总有着奇妙缘分,两年前,他受邀参演了百老汇音乐剧《女服务员》,三个月排练演出期间,他还去咖啡店里兼职学习。“我每天都去东村附近喝咖啡, 不停问他们问题,请教如何做咖啡。直到《女服务员》演出结束,三个月里我一直在剧院附近47街上的那家咖啡店兼职轮班——喝了好多咖啡。”

玛耶兹回忆,这次音乐剧演出经历激励了他的新专辑创作以及“美好氛围”巡演。“人们穿着戏服,把舞蹈动作带入节目,这是古老的娱乐方式,过去我并不习惯这种演绎方式,但百老汇开了我的眼,让我忘情地享受唱跳的乐趣,现在演唱会我们也会这样唱跳,让观众一起享受美好氛围。”

演唱会现场,在《Have It All》(拥有一切)、《Unlonely》(不孤独)等标题温暖人心的歌曲中,玛耶兹带着大家投入振奋人心的欢歌中。

继2014年专辑《Yes!》之后,这次他又玩了个文字游戏,选择Yes反义词No的谐音单词“Know”来命名新专辑,希望标题“庆祝积极性,而非呈现消极面”。“‘理解’(know)是强大的,但‘不’(No)却在人与人之间筑起隔离墙。‘理解’万岁,是这种相互了解的过程推动着我们去爱。”

玛耶兹用吉他拨开涟漪,在梦幻般的河流里,全场萦绕着爱的气息:“无论你何欲何求,爱仍是一切的答案。”

“《爱仍是一切的答案》是整张专辑最后一首歌曲。对我来说,专辑尾声试图表达最重要的信息,嘿,如果你前面听得迷迷糊糊都错过了,最后一刻你要仔细听:爱仍是一切的答案。我们的爱看似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稀少和分散,但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我试图通过音乐更多地记录和分享爱。我们来到这个地球,最先的需求就是爱,如果得不到爱,我们也活不长,而且我认为爱是永不止息的,所以真正的信息就是爱、爱、爱,这听起来很老套,但事实就是如此。看看我们在这里做些什么,其他那些都是娱乐,但真正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呼吸,认真地去想一想,我们是否在爱和被爱之中?”

5月15日,杰森·玛耶兹在上海演唱会上演唱    图/受访者提供

 

演音乐剧就像是度假

南方人物周刊:分享下你最早爱上音乐的那一刻?

杰森·玛耶兹其实音乐一直在那里,很难说具体是哪一刻。我们家有台钢琴,记得很小的时候,我坐在妈妈腿上,她握着我的小手放琴键上,给我纠正手型,然后在上面敲出音符,听到这个巨大的家伙能奏出旋律,那真是一种神奇的体验,感觉小小的我能随之振动。

小学二年级时,我的音乐老师让我表演独唱,随便唱一首歌,我大概是唱了首《平安夜》之类的圣诞歌曲吧,整个音乐教室飘荡着我的歌声,我特别喜欢这种感觉,而且老师和同学们的互动和反馈都很棒,我喜欢这种现场感。所以,很小的时候我就认识到了音乐的神奇力量,然后我后面一路都是在不断操练。

南方人物周刊:2013年上中国电视节目《今晚80后说相声》时,你玩起了二胡和葫芦丝。除了吉他,你还会演奏哪些乐器?

杰森·玛耶兹哦!我什么都尝试,几乎所有乐器,但我不太擅长木管或铜管乐器,因为吹奏它们时我就没法同时唱歌了,但我会敲鼓、弹奏键盘,包括拉二胡,我很喜欢拉二胡的。

南方人物周刊:歌迷们称你为“现场之王”,你的舞台表现力惊人。我听说你15岁时登台主演了音乐剧《约瑟和他的神奇梦幻彩衣》?当年的经历是怎样的?这对你有何影响?

杰森·玛耶兹确切的说,那是一部儿童剧,我和其他60个孩子一起演出,当时我在剧里饰演主角约瑟,穿了一件五彩缤纷的衣裳,服装、道具很有趣,还要演唱不少歌曲,这是我演绎的最重要的一个角色,那是一部大规模的户外儿童戏剧作品,我们需要演整整三场。当你还是个十多岁的孩子时,你觉得这可是一件大事,我当时还上了报,我和那些小伙伴们至今还有联系,友谊延续至今。

这次经历给了我很大信心,也是从那时起,我心里埋下了成为艺人的种子,我在舞台上表现得很兴奋,我意识到自己的表演可以取悦大家,从那时起我走上了音乐剧之路,但这一行竞争非常激烈,我几乎被吓跑了……也是在差不多时期,我开始弹吉他,我就想,嘿,我其实只想唱歌,有了这把吉他,我可以在公园、街道,甚至任何地方唱歌——我不用参加音乐剧的海选,等待被他人相中。所以我就做了决定,好吧,我不必扮演任何角色,我要唱出自己的感受,只做“我”这样一部音乐剧。

南方人物周刊:两年前你出演了百老汇音乐剧《女服务员》,四十不惑重返音乐剧舞台是种什么感受?最大挑战是什么?

杰森·玛耶兹哈哈,和儿时一样的感觉,你去演出,穿上戏服,和剧组一起工作,我不用做一个固定歌单,也不用亲自挑选演出服装,我必须成为某个角色,我只是拿着工资当表演者,这让我很兴奋,因为我大部分职业生涯都在写自己的歌曲,试着塑造自己和身边朋友的故事。在演唱会现场,我必须在表演中找到自己的意义和目标,努力想象这个现场演出在为谁服务,表达着怎样的理念。但当你在音乐剧中表演,你只是在别人的节目中表演,这种感觉就像是度假,很放松。

南方人物周刊:说说你在那部音乐剧中的角色,听说你演了个爱唱歌的妇科大夫?他和你本人像吗?

杰森·玛耶兹哦,不太像,唱歌只是一种延伸。唯一相似的,他也笨手笨脚、尴尬紧张,在爱情方面不太顺利,他卷入了纠结的情感经历,一位病人成了他的粉丝,主动追求他,他有些不知所措,如果走错一步,就会毁了他的事业,我可能会遇到同样情况,我会告诉她们,“我已经结婚了”,所以,这太有趣了!

 

那些“四个字母的单词”

南方人物周刊:说说你最新专辑《Know.》的创作背景?专辑取名也挺有意思,单词know后面还加了一个点,有何特别含义?

杰森·玛耶兹因为我上一张专辑《Yes!》后面有个感叹号,所以我希望这次专辑《Know.》同样有个标点符号,这是某种陈述和宣告,其实我想把两张专辑并置:是的!明白。这张新专辑中有我献给妻子的爱之歌,你知道,婚姻是一种承诺,也是彼此“了解”的过程,你“明白”现在进入一种新的状态:我“知道”自己、“了解”对方,“明白”我们要携手一起成长。对于我个人而言,生活总是伴随着许许多多疑问,但有一个是肯定的,而且我认为每个人都“明白”:那就是一个人的心。“了解”你的心,“知道”爱是什么,最终“明白”:爱仍是一切的答案(Love is still the answer)。如果这张专辑只能收入一首歌,就是那首。

南方人物周刊:这其实也是我下一个问题,“爱”这个字几乎出现在你所有歌曲中,包括新专辑最后这首“爱仍是一切的答案”。我们知道,爱不因歌里反复出现就变为陈词滥调,你的歌也在宣扬某种爱的真谛,具体说说你对爱的理解?过去和现在有何不同?

杰森·玛耶兹是的,这其中确实有变化。当我还是个年轻人时,我认为爱是呈现于外在的某样东西,你认为你爱的是别人,或者说,如果我拥有了这个爱人、这个职业、这种生活、风格,最终我的生活就有了爱。但随着年龄增长,你会明白爱在里面,爱在你的内心成长,是一种内在修为。如果你能接受自己、原谅自己、了解自己,那么你就可以成为爱。

南方人物周刊:就好像某个容器?

杰森·玛耶兹没错!你就好像一个盛满了爱的容器,然后你就有了能力去倾听别人的声音,有了同理心,也学会去爱人。

南方人物周刊:介意说说你手臂上的文身吗?左手臂的一男一女和右手臂这个包裹着三角形的圆?

杰森·玛耶兹哦,左手臂这个是好多年前文的,2007年左右,我当时刚好30岁,有了这么个想法,尽管我在世界各地多年旅行,我仍然相信自己会与某人结合,我在男性的一边写上自己的身高和生日,女性的一边当时准备留给未来的太太,这是一幅非常乐观的全家福的初始构造,正如我们刚才谈论到的爱,你不必外在占有,你必须内在有爱。而右手臂这个几何图形,对我而言,代表身、心、灵三部分的完全合一。

南方人物周刊:你早年给第四张专辑命名为《Love is a Four Letter Word》(“爱”是四个字母的单词),我们都知道“四个字母的单词”原本指的是“粗口”,你在此玩了个文字游戏,创作背后有什么故事吗?

杰森·玛耶兹是的,我希望那被称为爱。事实上,在我生命的那个阶段,我在寻找爱,试图理解爱,但我仍在感情上遭到了挫败,我当时非常沮丧,写了很多日记,创作了很多相关的情歌,但我想寻找的标题始终没有出现。突然有一天,我被告知专辑马上需要个标题,现在就要!我非常抓狂:“我不知道,见鬼!(fuck) 我说了好多‘四个字母的单词’”,你知道,我当时万分沮丧,但对我来说这个标题出来后还是很有趣很甜蜜的。

南方人物周刊:你的歌词里常见这类双关意味的词语,说说你的秘诀和灵感来源?

杰森·玛耶兹: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使上这个秘密武器的,刚开始写歌,我发誓不能让歌词变得无聊,我想出人意料,我喜欢歌曲朗朗上口,但不是人们所期待的那种,这只是我写歌的规则之一。然后我希望这歌听起来像是我发明的某个东西,不仅仅是一首歌,而且是一个整体,你明白吧?包括那些双关语、文字游戏和诗歌,所有这些元素都是赋予那首歌魅力的工具, 最后呈现出令人惊艳的效果。

南方人物周刊:2012年你开启全球巡演,标题又借用了这个双关:“Tour is a four letter word”(“巡演”是四个字母的单词)。

杰森·玛耶兹对呀,有趣的是,“人生” (Life)也是这么“四个字母的单词”!(笑)当你脑海中想着“五”大概是五个字母组成的,但其实五(five)这个单词也只有四个字母!

 

写歌就像冲咖啡

南方人物周刊:我听说你曾经在书店工作过一段时间,那是怎样一段经历?

杰森·玛耶兹是的,当时我被分配管理书店两个区域:摇滚乐和新纪元方面的书籍(New Age,又名新时代运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西方的社会与宗教运动)。我当时只有18岁,并不知道新纪元思想是什么。因为工作缘故,我每天必须按字母顺序排列这个区域的书籍,客人会向我咨询和查找图书,因此我开始了解相关信息。正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学习占星术、神秘学、自我疗愈、自我赋权等等,因此我对语言也更加着迷,不断琢磨如何通过选择更亲切的词汇来改善我们的生活体验,这不仅是说出来,更重要的是你的用词及背后的动机。举个例子,(指着桌上的塑料矿泉水瓶)比如有时我会说,“我认为使用塑料瓶是错误的”,这是我对语言的理解,但为了改变我的语言,我现在开始说“我制定它是错误的”(作为环境保护主义者,玛耶兹随身携带自己的水瓶,此前全球巡演至新加坡,它的演唱会全场规定不可使用一次性塑料瓶)。现在我不说“我认为”,而改成“我制定”、“我发明”、“我想象这是错误的”等,我们不知道这是否正确,但我知道这对环境不好。

南方人物周刊:哪些作家和书籍给你留下了深刻印象?说说你的最爱?

杰森·玛耶兹这是个好问题!我确实有几本特别喜欢的。我喜欢扬·马特尔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这是个极富想象力的故事,探讨了苦难、医治,还有勇气。另外,我最近手头在读大卫·艾格斯的一本书,他写的《摩卡僧侣》(The Monk of Mokha)引人入胜,一本关于咖啡的不可思议的书!

南方人物周刊:我记得你的太太就是一位咖啡师?

杰森·玛耶兹没错!她是非常成功的咖啡师。

南方人物周刊:说说她对你的影响?

杰森·玛耶兹我太太和我从事完全不同的职业,她痴迷大自然,有一套自己的哲学。结婚后,她将自己的智慧带入家中,这也滋养了我。她热爱种植,喜欢烹饪,她了解植物成长与土地的关系,我从她那里学到这种科学及灵性化看待万物的观点。可惜采访时间有限,关于这一点我可以滔滔不绝聊下去,我们可以聊聊怎么煮咖啡、怎么烹饪、怎么种植物……

南方人物周刊:你自己也冲调咖啡吧?

杰森·玛耶兹是的,我喜欢自己手冲咖啡,大约50克咖啡豆、中磨,把水煮熟了,从上面慢慢冲倒,你必须非常耐心,等待再等待,直到它冷下来,我喜欢手冲咖啡的这种仪式感。

南方人物周刊:非常具有挑战性,又不乏匠心妙趣。

杰森·玛耶兹对!每次都不一样,咖啡的口感取决于多种因素:天气状况、豆子的产地、使用的量,还有你的冲调方法,我喜欢这种艺术形式,而最终成品是你喝到的东西,但喝完后它就消失了,你知道自己带着这种感觉离开了,为了再次找到这种感觉,你一次又一次重新回到这个过程。

南方人物周刊:创作音乐也是如此吧?

杰森·玛耶兹完全正确!我用类似的经历创作歌曲,起初有个想法,我试图把自己所有的点子、想象力、音乐技能都融入其中,终于,你完成了这样一首歌曲,哇,这感觉很酷!为了重新获取这种感觉,你想再写一首歌,然后又开始创作,经历前后种种,我非常享受这个过程!

南方人物周刊:下月23日就是你42岁生日了,有什么梦想或愿望吗?

杰森·玛耶兹:哦,我想回家!回海滩边冲浪,回自己的园子里种树、烹饪、煮咖啡,我们在园子里种牛油果、草莓和百香果,现在还种咖啡和香蕉。夏天就要收成了,我也很想念我的猫咪们。

 

          (感谢Live Nation团队Alicia、Candice协助联络专访)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27期 总第605期
出版时间:2019年09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