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丨抑郁的良药:共享经验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曾旻 日期: 2019-05-10

因为从心底里害怕不值得被爱,所以我们独来独往。 ——加布瑞埃拉·泽文《岛上书店》

在一个抑郁为主要心理困扰的治疗团体中,小A感觉收获良多。她总觉得身边的人无法理解自己。她相信,人们永远无法明白,她在一大早就浑身乏力,无法起床,在父母催促下才艰难起身,同时又充满自责和自罪感的那种体验。

在这个治疗小组中,她发现原来这种感觉是很普遍的。

一开始她不敢发言,啥也不敢说,啥也不敢问,生怕被他人看到自己的痛苦,看到自己不为人知的想法。她觉得那些感受是令人羞耻的,甚至是不该属于人类社会的非正常想法和感受。

但是,在经过几次团体治疗后,她发现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在经历和自己差不多的事情。特别是有一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士,谈到她一个人在房间里默默哭泣的经历。听着她讲述那种仿佛被全世界抛弃,被置于荒野,万事万物仿佛都和自己无关,但又仿佛都朝着自己投来恶意目光的感受,小A被深深触动了。

于是,她尝试向团体中的其他人讲自己在早上无法起床的感受。好多人向她表示,他们非常能够感同身受。她慢慢地向团体开放更多,讲述了好多她自己都难以置信的事情——许多她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向别人诉说的事情。

于是,她的情绪开始变得好很多,有时候,早上也能够起床了。

从许许多多这样的治疗性团体中,我越来越发现:我们和多少人共享经验,决定了我们的情绪状态有多健康。

心理治疗大师,欧文·亚隆曾经说:“普遍存在性(Universality)是团体治疗中的一个关键因素。许多病人在治疗开始时都觉得自己的不幸是独特的:他们相信只有自己有可怕的经历,有禁忌的、虐待性的、自私的想法。其他成员暴露类似的想法,会有极大的安慰作用,这提供了一个‘欢迎成为人类一员’的体验。”

我渐渐开始明白,小A说到的,她的那些感受和想法,甚至“不该属于正常的人类社会”,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开始明白,“欢迎成为人类一员”这种体验,对于抑郁的人们来说,有多么的重要。所以,找到同盟,让人们可以自由地表达情绪,对于抑郁人群是非常重要的。很多时候,我们缺乏的不是抗击抑郁的方法,而是抗击抑郁的环境。

当人们处于一个充满支持和理解的环境中,被给予充分的自由去表达,完全不用担心自己内心的想法和感受会被否定、贬低或忽视,很多很多的负面感受都会逐渐消失。

越来越多的案例告诉我们,支持性的环境对抑郁的改善有多么重要。很多抑郁状态的人,他们的社交网络都无比脆弱——充满矛盾、偏见和误解的家庭关系,狭窄的社交圈,充满压力的职场环境等等。

所以,理想中的心理服务,其实是提供一个连结的桥梁,让那些拥有共享经验的人们,能够在一个环境下相遇,彼此看见。这样,在黑暗中,人们才不至于因为孤独而感到恐惧,一个个同盟者就像是一盏盏灯,为彼此在这条黑暗的旅途上点亮前路。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23期 总第601期
出版时间:2019年08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