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丨傅园慧的“宝藏父亲”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徐梅 日期: 2019-05-10

傅爸爸的“溺爱配方”不简单——六个月保胎得来不易的珍惜、无微不至的呵护与思想自由、身份平等之间的宝贵平衡,还有对女儿从事的特殊职业的钦佩与理解

“傅爸爸,你是不是要笑死我们啊?”

“我是傅爸爸小迷妹!”

“爸爸,你也太可爱了吧!看《我家那闺女》傅爸爸承担了12期的笑点,你的笑容太治愈了。”

……

“洪荒少女”傅园慧和父亲傅春昇一起上了两档真人秀节目,傅爸爸因其真实的个性、自然的表达,意外走红。傅园慧打趣说,爸爸随和开朗的个性,比自己更适合做明星,“我爸爸这样的宝藏男孩,不是很多。”

虽然里约奥运会后傅春昇一直在为女儿打理经纪事务,也接受了许多媒体采访,但是当自己成为新晋网红——他已经是一个亲子教育领域的独立IP,不少活动、节目邀请他单独出席,而不是因他女儿,“走到哪里都被人认出来,压力山大,不自在了。”

他的可爱之处恰恰在于他的自在,高中毕业就自己做生意,“一辈子没有受过什么拘束”,节目中他对傅园慧的爱或者是“溺爱”引发了关注和争议,批评者说节目里“运动员女儿如同‘巨婴’一样被照顾着”,喜欢的人说,“好想跟傅园慧换个爸爸啊!”  

“爱小孩没有错,小孩子就是要溺爱,”傅春昇旗帜鲜明。在与本刊记者的长谈中,这句听上去不那么正确的宣言有了更具体丰富的语境,傅爸爸的“溺爱配方”不简单——六个月保胎得来不易的珍惜、无微不至的呵护与思想自由、身份平等之间的宝贵平衡,还有对女儿从事的特殊职业的钦佩与理解。

“傅爸爸,你可以传授下教育女儿的心得吗?”他在微博留言里回复了一句,“没有教育,就是尊重。”

红了之后……

人物周刊:你红了之后有没有感到更理解小傅了?

傅爸爸:对对对,有的有的,那种被关注被期待的压力,其实小傅很早以前就跟我说,“我们家里的人其实不适合做明星的。”她的意思是我们家的人都比较随性,你看我坐没坐相站没站相的,如果是转椅,那我就会一直不停地转,直播时导演都很头疼,提醒了也没有用,索性不管我了。

我高中毕业就出来做生意,一辈子没有上过班,没有受过什么拘束,好像也没有操过什么心,就这样嘻嘻哈哈地五十来岁了。

人物周刊:大家可能喜欢的就是你身上这股自在劲儿,你在镜头前的自在不是装出来的。

傅爸爸:那个是装不出来的。我现在接活动或者独立上一些节目,也都是跟他们说好的,我就是这样,如果要我装成一个什么样子,那我就不要做了。

人物周刊:傅园慧说,我爸爸比我更适合做明星,她鼓励你去发展自己的综艺事业,你怎么规划的?

傅爸爸:她是开玩笑的,她知道我也不适合。我的重心还是在她那边,帮她打理一些事情,还要把她的身体照顾好,在她和我之间,我肯定选择她的!在时间精力调配得开的前提下,我接一点儿工作,都是顺其自然的,没有什么规划。

人物周刊:你帮助女儿接洽媒体,甚至接受采访,已经有好几年了,现在自己直接走到聚光灯下,感觉是不是还是不一样?

傅爸爸压力山大!走到哪里,都会被别人认出来。我们杭州人,没事就喜欢在西湖边转转,找个地方喝喝茶,以前偶尔我带小傅去西湖边,走不了几步,她就被人认出来,要签名啊合影啊什么的,人一多,她就烦了,被打扰到了嘛,觉得没意思了,就要走。那时候,我总是劝她:哎呀,人家这是喜欢你呀,签签名合个影有什么要紧……

那天我跟几个朋友一起在西湖边,一路不断有人跟我打招呼,“傅爸爸”、“傅爸爸”地喊,我也都很客气,赶紧答应,冲人家也笑笑。现在远远看到有人跟我笑,我都会微笑着回应人家,不想要人家失望、不开心嘛,也许人家并不是跟我打招呼,可能是跟我后面不认识的人,哈哈哈,但是我反正是要笑咪咪的,不能让人家觉得咱们把自己当名人了,高傲了呀!但是这样子,肯定是累的。没人认识,多自在。

我做酒代理生意,饭局多,应酬多,最近医生说我胃不好,不让我喝酒了,饭局也要推推。以前嘛就可以直接说,现在你一次两次不去,人家就要说了,“呀呀,红了呀,大牌了呀!请不动了是不是……”

人物周刊:这算是出名后的小烦恼吗?

傅爸爸:烦恼也谈不上。我们这个年纪了,也不会把这个看得多么要紧,生活嘛还是一样的。我也算不上是什么名人,要说名人,傅园慧可能算得上,我不算的。她要应付的比我多得多,找她参加活动的,天天都有,我每天都能接到电话、微信,能推掉的尽量都推了,她参加的很少很少。我们每一次大赛结束后,都会给她办庆功宴。有一次,她在那里跟大家合影,一拨又一拨,她说,“我发烧了!”我以为她夸张,一摸额头,真的很烫,合影都给累得发烧了哈哈哈,这个是真的,做名人是这样。

 

“导演要疯掉了”

人物周刊:你们父女两个人气暴增,是因为你们参加了《我家那闺女》和《女儿们的恋爱》两个真人秀节目的录制,现役运动员的时间很难协调,真人秀节目又很耗时,能够参加是不是很不容易?

傅爸爸:本来我们也是不参加的,但是去年那会儿小傅刚好在杭州备战世界短池锦标赛。她在杭州训练,节目组就可以跟拍她和我们在一起生活的镜头,那个时候刚好她备战特别苦,压力很大,节目组很会做工作,就告诉她这个节目(《我家那闺女》)特别轻松,她想干嘛干嘛,并且还可以搬出我们的家,自己独立生活,这是小傅的梦想啊,她就不想我们烦她嘛,想要独立生活。她还跟节目组说,那我去蹦迪、泡吧都可以吗?节目组说是啊,你想约几个好朋友出去旅行,我们也可以支持!

哎呀,她就被说动了。

节目组也很激动,觉得可以拍出中国运动员丰富的生活。后来他们发现上当了,拍了两天之后,小傅说,我哪里都不想去,我要去训练!他们拍的镜头都是她在水里,导演要疯掉了,这个怎么剪呢?拍一天都是她一个人在泳池里游过来又游过去……

人物周刊:《女儿们的恋爱》片头里你说了一句话,“小傅,你需要多接触社会”,从你的角度,鼓励她参加真人秀节目,是不是还是希望她能够有机会跳出泳池,接触外面的世界?

傅爸爸:的确是这样想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要更多人了解运动员的生活,很多人不理解他们这个特殊的群体,很随意地就批评攻击他们,其实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辛苦和难处,我们真是不能对他们随便说三道四的。我这样说,不是因为我女儿是运动员,说实话,即便小傅不是我女儿,我也发自内心地钦佩她!不只她,她的很多队友,我都很佩服,年纪很小,那么刻苦,取得了成绩之后,可以过很优越舒适的生活,但他们还是要去拼搏,我觉得他们跟我们普通人不一样。

录这个节目的时候,导演组完全没有想到,一个高水平游泳运动员的生活这么枯燥,几乎没有休息放假。导演拍到后来很崩溃,说小傅你可以约下你的朋友,我们拍你跟朋友聚会。她说,我朋友也是运动员啊,他们都在训练,我带你们去拍他们训练吧!

有一集她叫了一个小姐妹出来吃饭,那个其实是摆拍的,因为运动员要防止兴奋剂,在外面也不能随便乱吃东西的,所以就是摆摆样子吃一吃。

傅园慧和爸爸参加《 我家那闺女》

 

人物周刊:小傅进入省队,即将成为专业运动员的时候,你和她妈妈也没有想到,未来孩子将要过这样的生活吧?

傅爸爸那是完全没有想到的。小傅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被省队教练选中,教练很客气,问我们当家长的有什么要求。我们那时候完全没有想过要他把我们孩子培养成全国冠军,我就说,能不能让孩子在中央电视台上露个脸,意思就是全国比赛能不能进一次决赛,一般只有决赛才有电视直播嘛。还有就是能不能弄一套国家队队服给我们穿穿,都没想过进国家队,觉得能够有一套有国旗的队服穿穿,就很牛啦!当时最在意的,是将来不练了,有没有可能解决上大学的问题,因为读书还是蛮要紧的。

人物周刊:傅园慧学游泳的初衷是为了锻炼身体,但是到了竞技体育这个层面,实际上很多极限是有损健康的,你好像也经常跟她讲要“不忘初衷”。

傅爸爸:哈哈,人家不忘初衷都是很励志的,就是要拼搏啊什么的,我们不忘初衷就是不要忘了,我们当时送你去游泳的目的是锻炼身体,你现在不能瞎拼,把身体毁掉了。她现在经常说我,你不要拖后腿了,不要捣乱!

 

“永远有人在批评”

人物周刊:节目播出后,也有一些争议和批评,有观众说我们的运动员生活中像是“巨婴”,还有人批评你,说你过于溺爱孩子。

傅爸爸永远有人在批评。还有人给我微博留言,说最讨厌看到我,一看我出来,就摁快进。我就回复这个人说,“我很开心很快乐,你不喜欢看我没关系,无所谓!”回复完我就把这个人拉黑了。

批评、讨论我觉得都没关系,但是不能骂人、说很难听的话,我其实不太理解为什么人会在网上那样讲话的。我一直很想保护好小傅,结果奥运会她忽然红了之后,很多人喜欢她,也有不少人骂她,甚至说她那样夸张的表情是装的,我真的很难过。开始我是不知道的,是小傅提醒我,“爸爸,你不要去看网上别人说我什么,不要去跟人家解释或是生气。”

我觉得这几年我跟她是一起在成长的,她在节目里说自己的确是“巨婴”,我觉得她是故意的,一是不想多做解释,另一方面,在生活中,她难得跟我们在一起住几天,她愿意由我们来照顾她,享受被宠爱的感觉,也给我跟她妈妈存在感,让我们觉得自己有价值。实际上,她既单纯又成熟,很多事情,不公平不合理,我都过不去,但她总是劝我,“吃点亏,没关系的!我们就做好自己。”

她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总是为别人考虑。因为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一直以来对她的教育是对的。

我从来就看不得小孩、女人受委屈,被人欺负,如果这样就是溺爱,那我要说爱自己的孩子,这个不是错,小孩就是要溺爱的,不爱孩子的人,才有问题。

人物周刊:节目里面有一集跟亲戚朋友吃饭,因为等了很久人都没到,小傅很崩溃。还有一次,你让她录一段话,给一个活动致辞,录了几句,她忽然爆发了,冲你喊,“你来录啊!你来!”这是她日常会出现的状态吗?

傅爸爸:吃饭那个其实不是节目播出那样的,或者说节目剪辑后展现了部分的情况吧。当时是小傅的堂哥组的一个饭局,虽然是吃午饭,但是想要他们10点多就到,毕竟拍摄要提前交代下,还要戴耳麦,结果他们很多人12点多才到,节目组给他们挂耳麦,这个肯挂了,那个不肯挂了,小傅啊奶奶啊,都等得急死了,肚子饿死。

这个也不是节目组要黑小傅,生活中这样的情况很常见,约定好了,别人没有遵守时间,我们都是需要接受的,生气也会有的。在我看都是正常的,但是每个人看,看到的、理解到的,都不一样。

那天她冲我发火那个,我觉得也算不上发火,家人之间那样说话很正常,可能我们太真实了。让她录这样那样的东西也太多,烦了说一句,“你那么会说,那你来录吧!”也是开玩笑一样的话。我没有觉得那是生气,可能剪辑出来,就那么一句,感觉很像是生气。

人物周刊:你真是一个好脾气的爸爸,你不在意自己在孩子面前失去权威,没有被足够尊重?

傅爸爸没有,为什么要这样?我一直很尊重她,从小就跟她是商量着来的。大家互相尊重就好了,不需要小孩儿对我们毕恭毕敬的。我小的时候,父亲很严厉,也没时间陪我们,父母也会吵架,我不喜欢那样。

对小傅,我有要求,她从小身体不好,我最在意的是她的身体,要她好好吃饭,喝牛奶,不管用什么办法,死缠烂打,我也要让她把那一碗饭吃下去,但是我从来没有打骂过她。要说溺爱,那她妈妈才是没原则地溺爱,一碗饭吃到一半,我如果有事要走开,让她妈妈盯着,回来一看,基本没动,孩子已经给她跑开了。

我们家人都单纯,我经常说小傅你只有13岁,她就说,“那么妈妈只有12岁,我得照顾好妈妈,不要让妈妈闯祸。”

 

“接触社会,但不用社会化”

人物周刊:家里环境单纯,从小在运动队又不跟社会接触,你担心将来小傅退役后,缺失了社会化这一环,融入社会出现困难吗?

傅爸爸:我希望她过得简单一点,不需要太融入社会。

我自己做生意的,圈子很杂,什么人都接触,我觉得很累。我希望小傅将来尽量选择一个单纯的环境,不需要很复杂的生活圈子,嫁一个老公,也是普通人,有责任心就好了,多要几个孩子。在自己的小圈子里轻松平静地生活,就很好了。

人物周刊:你这个想法跟她自己的规划是完全不一样的,她说过希望自己能够取得一个非常厉害的成绩,退役后,可以借助这个成绩和影响力,过一个有价值有光彩的人生。

傅爸爸:这个小孩子跟我们可能是不一样。我又要说了,我们们杭州人真的没有什么追求,不要强的,但她特别要强。这个我也没办法,她也不用听我的,但是我们可以商量,就是不要弄得太累。

从她进省队,我就说了,你挣多少钱,爸爸给你存着,将来你退役,爸爸加倍还给你。我的意思就是告诉她,不需要她背负家庭的责任。我没有想到她后来能挣那么多,我给她管账,每半年我都给她报一次账,告诉她,你已经挣了多少多少钱了!其实也还是想告诉她,你不需要那么累了!

她很孝顺,对我们很好,总说爸爸妈妈,我的钱就是你们的钱,你们拿去用吧!我以前总是很生硬地回一句,“我不要!我们自己的钱够我们花的。”现在嘛情商高一点了,知道她这样说是表达她对我们的爱,就笑眯眯地说,“好的!谢谢你呀!”她挣的每一分钱,我都不会花的,因为就像她教练跟我说的,“这些都是孩子的血汗钱!”

这些钱,我都给她存着,好好打理,退役了都交给她,“但是不能翻倍了!爸爸卖血也挣不来这么多。”

作为一个普通人,真的是可以知足了,真的不用那么拼了,但是她没有选择去过舒适享受的生活,还是艰苦训练,这样练,绝对不是为了钱!

人物周刊:虽然她是你的女儿,但是在她身上的那种争竞、向上,那种执着,是你和太太身上都没有的。

傅爸爸是的,她跟我们家人都不像。我有时候晚上睡一觉醒来,想到她,会觉得,这个人怎么会这样的?

她从里约奥运会回来就红了,爆红,多少拿了奥运金牌的人也不见得比她更有商业价值。我那时候就跟她说了,喀山世锦赛咱们也拿了两块金牌,奥运会铜牌,知名度这么高,可以了,随便接点儿代言,轻轻松松可以把这一辈子的钱都挣了,以后就可以很自在很安逸地过一生。

但是她不听我的,她还是想要去突破自己,每次比赛为了让自己更投入,把自己身上抓得都是血道子,我们看了很难过,我跟她说了多少次了,“你不要再这样了!我们让你去锻炼身体,你把身体弄得越来越差,那有什么意思!”

她在节目里说我们不理解她,那的确是常人没办法理解的一种状态。

我也算是她的经纪人,我这个经纪人是很难做的,她要求特别高,有些代言啊活动啊,人家都已经找过领导了,领导同意的,到了她这儿,因为怕耽误训练,她也给推了。我真是觉得99%的人是受不了这个诱惑的,这么多钱,接下来多好啊!她要的不是钱。我们也只有支持她,好在我们家人也没什么花钱的爱好,生活上也知足,少挣就少挣吧。

人物周刊:现在的知名运动员,除了训练比赛,商业活动是少不了的,队里不鼓励运动员签经纪公司,很多时候需要家长来承担对外沟通,甚至给孩子做经纪人。你个性开朗随和,本来也是做生意的,帮孩子打理这些事情还比较得心应手,如果一个运动员自己家人不善于处理这些事情会怎么样?

傅爸爸那就麻烦了!如果自己不能帮孩子处理,交给外人,可能还要惹麻烦。这些我们都看到过的。现在真的对父母的要求也是全方位的,各种事情代孩子打理,还要特别细心。傅园慧有哮喘,这个是过敏体质引发的,我们要很仔细地关注她,提醒她。其他家长也是这样,每次有大赛,家长们都会去,既是心理上的支持,也是多一双眼睛,发现了苗头就及时提醒。

运动员满脑子都是训练,生活中大大咧咧。竞争非常激烈,心理上也非常需要家长的疏导。跟同龄人比,他们在吃苦精神、抗压能力、自制力上要成熟很多,但在有些地方又远远没有同龄人成熟,家长需要特别耐心。

人物周刊:体育改革这个话题很热,从你的角度看,运动员必须常年半封闭地训练,必须在读书和竞技中做一个取舍吗?举国体制的投入和培养也带来明星运动员的“产权”不明晰,对于这些问题你觉得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可以协调或规避?

傅爸爸我们肯定是举国体制的受益者,从进省队,她的一切都是国家包着的,国家还给她发工资、发奖金,取得了成绩后,参加活动代言,可以说,这样的回报远远大于我们的付出,这个必须承认。

但是,是不是要一直这样,我说不好,最开始是需要的,那个时候需要集体的环境和约束,到小傅他们现在的水平,自己有了驱动力,高度自律,其实是可以有更大空间的。但是不能说国家培养了我们,我们就要自由要独立,国家的利益这方面应该是要考虑的。

我一直以来都不反对回报国家、回报集体,这里面真正的困扰是:到底是谁代表国家?谁代表集体?

体制的变革不是那么容易的,我们还是要尽量适应现实环境,不抱怨,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我们自己的心态阳光一点,有耐心很重要。我当然希望越来越好,希望小傅能够顺利愉快地游下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实习记者张玮钰亦有贡献)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23期 总第601期
出版时间:2019年08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