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孔丨乌克兰大选 喜剧演员赢了!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赵灵敏 日期: 2019-04-26

希望—失望—新希望—新失望,这样的恶性循环,是乌克兰自1991年独立以来历史的写照

4月21日,乌克兰大选落下帷幕,毫无政治经验的喜剧演员泽连斯基赢得胜利,以73%的绝对多数当选乌克兰1991年独立以来的第六任总统。而争取连任的现任总统波罗申科只获得25%的选票,可谓一败涂地。

在波罗申科任内,乌克兰失去了领土完整,东部亲俄罗斯的三个州处于事实上的独立状态;GDP下降了一半,贪腐丑闻频发。因此,选前的各种民调都显示,他连任的机会很渺茫。

尽管赶走了不得人心的波罗申科,换上了新面孔泽连斯基,但乌克兰人谈不上有多少兴奋和期待,更多是无奈,就像一位接受采访的护士所说的,“泽连斯基90%会是个灾难,但我依然投票给他。因为我知道,让现总统连任100%是个灾难。”

事实上,泽连斯基迄今为止没有提出任何明晰的政治纲领和治国方略,他能当选最主要的原因是选民对波罗申科的失望。而5年前上一次大选时,波罗申科也曾是民众的希望所在。

希望—失望—新希望—新失望,这样的恶性循环,是乌克兰自1991年独立以来历史的写照,而泽连斯基更可能是这个循环上的新链条,而不是打破循环的人。

乌克兰的自然条件和家底其实是相当不错的。它有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在欧洲仅次于俄罗斯。苏联解体时,乌克兰继承了前苏联大约30%的军工企业,能够生产军舰、飞机、坦克、导弹、火箭等先进武器,有着强大的重工业基础。从自然资源来看,顿巴斯是原苏联最大的煤田之一,克里沃罗格铁矿的钢铁产量占到了前苏联的40%。从农业资源来看,乌克兰拥有全球40%的黑土地,为世界第三大粮食出口国。条件这么好,很多人都认为,乌克兰独立后很快会实现经济起飞。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独立之后,乌克兰很快陷入了持续的政治动荡。正常的议会民主博弈制度没有建立起来,2012年连总理在议会都被议员给打了。

政客忙着争权夺利,无人关注经济发展。1991年独立时,乌克兰的GDP是774.65亿美元,到2017年,仅增长到1121.54亿美元。同年,乌克兰人均GDP 2458.59美元,在欧洲排名倒数第二。2018年,乌克兰在“透明国际”的全球清廉指数排行榜上位于第120位,属于腐败相当严重的国家。

乌克兰之所以落到这般田地,有几个根本性的原因。首先,国家的战略走向问题始终没有解决。以第聂伯河为界,乌克兰被分为东西两部分,这两部分在文化传统、经济发展水平上有很大的差异。

东部原属于苏联,西部原属于波兰,二战后则被并入当时苏联的乌克兰加盟共和国。这样内部粘合度低的国家,想方设法加以整合都恐来不及,但乌克兰政客反其道而行之,不遗余力地通过操弄对立来谋取私利。

其次,乌克兰没有产生雄才大略的政治家。第一任总统克拉夫丘克是前苏联解体的策划者之一,在他任期内采取的“休克疗法”,导致乌克兰经济在短短4年里下降了50%以上。在第二任总统库奇玛任内,政治丑闻不断,腐败成风。第三任总统尤先科陷入和自己任命的总理季莫申科之间的权力斗争。第四任总统亚努科维奇贪腐成风,豪华卧室的马桶都由黄金镶嵌,最终被街头运动赶下台。第五任总统波罗申科同样治国无能,丑闻缠身。

这些人互相斗得不可开交,但在本质上,他们都是一样的人。亚努科维奇是东部的寡头,季莫申科是一个天然气寡头,波罗申科是“巧克力大王”,泽连斯基标榜独立,其实背后是媒体寡头伊戈尔·科洛莫伊斯基的支持,后者利用自己掌握的媒体资源独捧泽连斯基,不给其他候选人曝光机会。

泽连斯基为乌克兰人所熟知是因为主演了《人民公仆》这部反腐电视剧,该剧将乌克兰政治当中寡头操纵政局、腐败和官僚主义盛行、政治人物投靠外国势力出卖国家利益等丑恶现象进行了入木三分的刻画,让人民的怨气得到了宣泄。

在这部戏的结尾,乌克兰的乱象靠西方的干预得以解决。但愿这一幕只存在于屏幕上。如果泽连斯基靠这个思路治理国家的话,只会给乌克兰带来更大的不幸。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14期 总第592期
出版时间:2019年05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