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剧丨《摇滚莫扎特》 一场音乐剧的粉丝文化狂欢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邱苑婷 日期: 2019-03-26

世界上有几部音乐剧能拥有自己的昵称?它有。

如果不是身在现场,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眼前是一场音乐剧演出:每一幕刚出来前奏,演员尚未开口,尖叫和掌声已经排山倒海般涌来;剧目结束黑灯的一瞬间,几百块亮起的手机屏幕迅速汇集到观众席最前端,灯一亮,哗,前排挤着的人一手举着手机录像,另一只手拼命地挥舞,只为和主演的手掌能有一闪而过的皮肤触碰;主演也配合,从左走到右,又从右下台走进观众过道,一边握手一边收下观众精心准备的各种礼物,折扇、公仔、捧花……

我一时错乱,仿佛走错片场:这真的不是某个大型明星粉丝见面会现场?

是,也不是。世界上有几部音乐剧能拥有自己的昵称?它有。被粉丝亲切称作“法扎”的法国版《摇滚莫扎特》诞生于2009年,与《歌剧魅影》《悲惨世界》等百老汇经典剧目比起来,算是音乐剧里的新生代,有趣的是,它在剧作设置和互动方式上,也呈现出许多新生代青年文化潮流的特点。它很独特,独特在这种戏剧互动方式和粉丝氛围,可能是独属于当下的不一定后无来者但一定前无古人的时代产物。

依学院派视角看,“法扎”算不上立意深刻、刻画复杂人性的那类作品,甚至恰好相反。它以音乐家莫扎特短暂又天才的一生为情节主线,故事基本涵盖了莫扎特在宫廷受困出走、试图在巴黎与维也纳谋生立足、创作《后宫诱逃》、离奇死亡前留下尚未完成的《安魂曲》等其一生中的重要片段。

虽然是一部以人物传记为基础的音乐剧,但与德国版《莫扎特!》深沉内敛的处理风格不同,“法扎”从头到尾突出一个字——“燃”。这是一部青春版的莫扎特剧传:人物性格充满了少年式的单纯、热血与天真,主角莫扎特尽管也曾被利用与背弃、处于过事业低谷加母亲离世的至暗时刻,但依然怀着对生活的信念,唱出《JeDors Sur Des Roses(我沉睡于玫瑰之上)》;契合剧作标题的“摇滚概念”,剧中以莫扎特音乐作品为基础改编的唱段,大部分也是配以鼓点强烈与节奏明快的摇滚曲风,令人忍不住跟着摇摆打响指……

某种程度上,如美国好莱坞式青春歌舞剧一般,这部音乐剧在用每一个戏剧元素告诉你:不用思考那么多,跟着我们一起燃起来,那就对了!

“法扎”在中国的粉丝早期是通过B站积累起来的,其高清演出视频在网站上发布后,意外收获了总共近两百万的播放量和一群反复观看、彻底入坑的粉丝。在揣摩观众方面,不得不说“法扎”下了狠功夫:演员们好几次走进观众席,随机选择一位幸运儿送上令人目眩神迷的吻手礼;为了迎合或报答中国观众的热情,欧洲主演们甚至在台词里加进了中文的“谢谢”“笨蛋”“666”(源于直播的流行语,表达赞赏)!

但这些充其量只是维持与粉丝间良性互动、即时反馈的技术性手段,真正厉害的是,“法扎”从内容上天然符合新一代青年的“G点”。在对审美(包括视觉与音效)都有一定追求的基础上,主角莫扎特与宫廷乐师萨列里之间亦敌亦友的复杂关系,给这出剧目提供了最具张力的想象空间。当下粉丝文化里,为喜欢的偶像“组CP”(英文couple的缩略,意为情侣)是粉丝们最津津乐道、最能发挥主观能动性的在想象中参与建构偶像人生的行为:莫扎特和萨列里这对声貌俱佳又位置微妙的CP关系里,有天才间的惺惺相惜,有嫉妒和陷害,也有悔恨与宽恕——这无疑是天然迷人的戏剧关系。

就像莫扎特在生命的最后,拦下阻挡萨列里进门探望的妻子,虚弱却热切地握住萨列里的双手,唱起《Vivre A EnCrever(纵情生活)》:“如果不免一死,我要在我们墓碑刻上,我们的欢笑,愚弄了死神与光阴。如果死是必然,那就纵情生活。”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14期 总第592期
出版时间:2019年05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