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丨全球化时代的肖像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梁辰 日期: 2019-03-26

“人类如今的任务应是保证文明不会摧毁文化,技术不会摧毁人类。”

白色迷宫状的展厅内,250余幅摄影作品错落有致地分布其中。观众跟随着导览,穿行于蜿蜒曲折的章节区域之间,不禁自问:我们身在何处,又将走向何方。

大型摄影群展“文明:当代生活启示录”于3月9日至5月19日在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展出。超过120位来自世界五大洲的摄影艺术家参与其中,见证全球化带来的巨变,为观者勾勒出一幅丰富多元的时代肖像。

策展人威廉·A.尤因(William A. Ewing)(左)和容思玉在现场导览 图/本刊记者 梁辰

展览缘起于策展人威廉·A.尤因(William A. Ewing)的一个设想:我们应该后退一步,从聚焦于个体摄影师的作品,转向以更宽广的视角来观察当代摄影师的“集体”创作成果,看看这些作品向我们讲述了一个什么样的21世纪初文明境况。

如此具有野心并且体量巨大的摄影展不禁让人联想到20世纪中期由爱德华·史泰钦(Edward Steichen)策划的著名展览“人类大家庭”(The Family of Man)。这场于1955年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呈现的“史上最伟大影展”涵盖了来自60个国家的五百余幅照片,试图展示20世纪中期人类社会的整体概况,增强人类的相互认识和了解。

尤因则更强调二者的区别——“人类大家庭”展出于二战后,百废待兴,人们对未来持乐观和积极的态度。史泰钦将这种乐观情绪融入到展览中。“而我不想展示乐观和悲观,也不想判断,我只想让照片去诉说。”

艺术家奥利维尔·克里斯蒂娜特(Olivier Christinat)的作品《具象 II》 图/本刊记者 梁辰

“文明:当代生活启示录”展览共分为8个章节。“蜂巢”(Hive),是小说家汤姆·沃尔夫(Tom Wolfe)用来指代纽约喧嚣社交生活的词汇,在此则指代大规模的人群聚集和合作体系;“一起孤独”(Alone Together)关注集体和个体之间的聚合和分离,以及互联网时代下人与人之间的社交关系;“流动”(Flow)以原料、产品、人口和思想的流动为主题,见证了后工业化社会中不断加速的生产活动与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说服力”(Persuasion)检视人类说服他人和自己的策略;“控制”(Control)展示了人类在建立秩序、解决争端、组织政治与社会结构等方面的能力;“断裂”(Rupture)展现了这种秩序的瓦解以及群体和个体之间的碰撞与动荡;“逃离”(Escape)着眼于日益兴起的娱乐产业,展示了放松与消遣如何为人类提供逃离常规的空间;最后的“下一章”(Next)则展现了对未来世界的设想,并对技术进步带来的新世界提出了质疑。

参展的艺术家都是摄影领域的“严肃实践者”。他们中有久负盛名的前辈,也有一些影响力不断提升的新锐创作者。

帕布罗·洛佩斯·鲁兹(Pablo López Luz)长期拍摄自然和城市景观,关注人与周围环境的关系。鲁兹认为,景观为观察社会政治局势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墨西哥城鸟瞰图》(收录于“蜂巢”)出自作品“水磨石”系列,意在描绘不合理且极其缺乏规划的城市发展。以墨西哥城为例,病态的城市规划使人与环境的脆弱关系面临崩溃。

王庆松,工作!工作!再工作!,2012 图/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王庆松的《工作!工作!再工作!》(收录于“一起孤独”)是与建筑师奥雷·舍人(Ole Scheeren)的中国设计中心合作的一幅作品。彼时的北京正在进行各种大规模建设,许多地标建筑都是国外设计师的作品。经过几次见面和讨论,王庆松想到了将设计中心描绘成充满混乱和紧张感的疯人院。建筑师和员工们换上病号服,表现得如同在截止日期前疯狂追赶项目进度一般,整个画面的基调被处理得非常晦暗。摄影师仿照社会上倡导的“学习!学习!再学习”的口号,将作品命名为《工作!工作!再工作!》。画面虽然是设计的场景,但也真实地反映了失控的疯狂发展给人们带来的病态和麻木。

麦克尔·纳贾尔(Michael Najjar)的作品对科技力量的发展做出批判性的观察。“外太空”系列关注了太空探索的最新进展,及其对人类生活的影响。《五百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收录于“下一章” )描绘了被誉为“中国天眼”的当今全世界最大的天文射电望远镜。它坐落在贵州省偏远山区的洼地里,主要功能之一是检测来自外星文明的星际通讯信号。这幅作品的构图着重体现了这座尖端科技仪器与自然环境之间的关系——有了周围群山的衬托,观者更惊叹于这台巨型望远镜的庞大,而这种关系也从眼前的地面延伸至了遥远的星际。纳贾尔相信,在新的世纪人类会拓展视野,把生存图景从地球扩大到地球轨道乃至外太空之中。

劳伦·格林菲尔德,高三学生(从左到右)莉莉17岁、妮可18岁、劳 伦18 岁、露娜18岁、山姆17岁,在双面镜前为作者所拍摄的《审美文化》纪 录片化妆,洛杉矶,2011年 图/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据尤因介绍,此项展览从构思到最终完成耗时近7年。他先从杂志、书籍、网络甚至飞机的航空杂志上广泛收集作品,然后根据照片跟另一位策展人容思玉(Holly Roussell)确定各个章节的主题,从最初的十几个章节精简至现在的八个。每个章节的内容都从数以千计的照片中选出。关于选择的标准,尤因以“蜂巢”为例,迈克尔·沃尔夫(Michael Wolf)的作品《建筑密度》已经能够最为精准地描绘“城市建筑楼群”这一内容,就不再需要更多同类画面。而西里尔·波尔谢(Cyril Porchet)的“人群”系列则反映了这个主题的不同方面,所以入选。“这是我策划过的最大型的展览,策展的过程就像烹饪,你做一道菜,需要不同的配菜和佐料。”

麦克尔·沃尔夫,建筑密度 #91,2006。图片致谢上海M97画廊 图/尤 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关于展览中传达的因人类疯狂发展而产生的消极和悲观,尤因不以为然。“就像电子垃圾的照片,观者或许看到了污染和危害这样的负面信息,但摄影师邢丹文本人却是积极的态度,她希望借此改变这种现象。所以客观与悲观、积极和消极都是相对的。”尤因认同历史学家威廉·蒙森的观点,“人类如今的任务应是保证文明不会摧毁文化,技术不会摧毁人类。”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14期 总第592期
出版时间:2019年05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