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丨“ 我们不想 把 《阿丽塔》做成一个 荒凉黯淡的后末世故事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邱苑婷 日期: 2019-03-02

作为人类意味着什么,当人类可以任意改变自己身上的任何一个部分?

本刊记者  邱苑婷  实习记者  许多  发自北京

编辑  杨静茹 rwzkyjr@163.com

 

人物周刊:有些评论可能会觉得《阿丽塔》电影的色彩过于明亮了,缺少孤独感。你们怎么看?漫画里有一个经典场景,阿丽塔坐在某机器的顶部,忧伤地看着天空的撒冷城。

卡梅隆:缺少孤独感,有意思。确实,漫画里有种感伤。

罗德里格兹:漫画很长,我们只是还没有做到那个部分。在下一部电影中,阿丽塔或许会边吹口琴边思念着雨果。全套漫画大约有30本书,这部电影只集中讲述两册的内容,所以漫画中的很多细节都不在电影里面。但我认为漫画和角色的精神确实存在,就连原著漫画家木城雪户也感到震惊,他从来没有想到我们拍的电影比他写的更富有情感。

卡梅隆:但是我们也不想做成一个荒凉黯淡的后末世故事,你知道的,全是黑白、沙漠、废土、像《疯狂的麦克斯》(Mad Max)的那种东西。我们希望它是一个不一样的世界,一个拥挤的、充满活力和生命的世界,也很危险的一个地方。但是这里的人们是活着的,所以你会看到明丽的色彩。当然罗伯特拍的黑白电影也很好,但在这部电影里色彩的部分是罗伯特的,视觉风格是属于他的。但我认为我们最终的源头都是原作,它是黑白的,但木城雪户为部分封面上色时,那些画其实也相当鲜明亮丽。

 

人物周刊:为什么当我看到一个CG人物和真人走在一起时,完全没有不自然的感觉?你们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卡梅隆:我认为这就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

罗德里格兹:最大的挑战。我们开始做这部电影的时候,这种技术并不存在。在电影制作过程中,我们必须想出一个办法让阿丽塔看起来更加真实而令人信服。如果你有一刻不相信她、怀疑她的真实性,整个想象就会像泡沫一样破碎掉。我认为是我们对演员的选择和技术成全了这些真实性。阿丽塔反而成了整部电影中让人感到最有人性的角色。

 

人物周刊:但是抛开所有的科学事实与技术,这是不是一种消解虚拟与现实边界的方式?

卡梅隆:我不太确定我理解了这个问题没有,但这个话题,我认为要谈论的是我们究竟为什么要创造一个CG人物。为什么不直接找一个女演员呢?任何一部电影都可以做到这点,我们想做成一点不一样的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每部电影都应该总是去尝试做些不一样的事。

罗德里格兹:他的电影尤其如此。而《阿丽塔》,哪怕在2005年他刚着手时,阿丽塔就有这双漫画大眼了,虽然当时的技术完全还达不到。我知道那就是制作这部电影的筹码,我们必须搞出些大家以前从没见过的东西。而且,既然她是个赛博格,也许他们那个族群都长成那样,这也说得通。这很酷,也会让整部电影与众不同,既是贴近原著,也是因为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能表现出她的情绪、让你确实看到她的内心活动,她的“自我”会更多地通过这双眼睛展现出来。

卡梅隆:这也让这个角色变得无可逃避。你懂我意思吗?就是她尽可以套上一件外套,你看不到她的身子是合成的,但脸部是没有任何遮挡的。我们希望这一点对观众来说也是无可逃避的:她就是一个合成人,但她是人类吗?

这才是人们应该问自己的问题,因为这部电影其中一个主题就是,作为一个人类意味着什么,当人类可以任意改变自己身上的任何一个部分?这也是我们作为一个文明正在经历的事情。

我不单单指在中国这儿,我指的是全世界。我们的机器在变化,我们也在变化,它们改变了我们的社会,我们的社会为了适应我们的机器也发生着改变,是吧?而且我们还在继续创造着(新的机器与技术)。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循环,而我们当下就活在这样一个大的科幻电影里,就我看来,在这个地球上。这也是电影的主题之一,作为人类意味着什么?身体全是人类的家伙们可以丧失人性,就像我在《终结者》系列电影里展现的那样。电影里最糟糕的那些家伙反而是真人。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11期 总第589期
出版时间:2019年04月1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