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丨「飘」 在火中的绿丝绒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李乃清 日期: 2019-01-12

“Gone with the wind, 2018! 2019——Tomorrow is another day!”

头图/九维文化

 

“南方……泥土经过晨雨沐浴后的甜蜜芬芳,冲向火红天空的鸟群,还有那缓缓流逝的时间,这就是南方,我的南方。”

岁末年初,英文版音乐剧《乱世佳人》在上海文化广场开演。低沉背景音在凯蒂·斯嘉丽絮叨的回忆中展开,让人渐渐沉入南方塔拉橡园的旧梦中,那是她高祖母斯嘉丽·奥哈拉的浴火传奇。

“《乱世佳人》是我妻子和女儿最爱的小说,她们每年还都邀请我重温一遍电影,于是,我决定将之搬上音乐剧舞台。”《乱世佳人》音乐剧由法国殿堂级作曲家Gérard Presgurvic操刀,他曾以《罗密欧与朱丽叶》获得巨大成功。经过七百多个昼夜的筹备、四万公里的选角之旅,Gérard携手中外主创,汇集百老汇一线卡司,联合打造了英文版《乱世佳人》。

幕起,血色星条旗下冒出黑色人影,让人想起弗雷德里克·埃德温·丘奇1861年的名画《我们的旗帜在空中》:黎明破晓时分,空中漂浮的缕缕朝霞中依稀透出旗帜的形象,预示着美国南北战争的钟声敲响。

“音乐随着斯嘉丽的成长推进,演唱风格愈发浓重高昂,少女时代较轻快,逐步加入交响乐团伴奏,到最后厚重深沉,赋予故事力量感。”Gérard介绍道。

少女斯嘉丽太美,她穿绿底白花连衣裙站在塔拉的阳光下,野餐会上被众多男人围绕着,然而,这把娇蛮的“女人花”,只等着“那一个”男人去收束。尽管众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16岁的斯嘉丽唱的却是“寂寞春闺冷”的孤独:“他们都说我集宠爱于一身,但无人知晓,我心无所依,无爱可期。”

寂寞可以排遣,但孤独伴随终生,让看似不会孤独的斯嘉丽开篇就来唱一曲《心无所依》颇具深意,联想到她的命运结局,更叫人唏嘘。

在那间“无人的”书房,斯嘉丽急切地向将和梅兰妮成婚的艾希礼表白,遭到拒绝后,她大为恼火,甩去一巴掌,红红的掌印打在他白皙而疲倦的脸上, 在一曲《任性的姑娘》中,艾希礼无奈地默默离开了,斯嘉丽十分生气——多半是为了自己的面子,她抓起桌上的瓷花瓶,掠过沙发狠狠向壁炉掷去,沙发后传来白瑞德狡黠的“嘘”声——“战争打响了?”

《任性的姑娘》,斯嘉丽在书房向艾希礼表白

两人第一次“正式”见面,这个桀骜不驯的美丽小妇人拽住了白瑞德的心,仿佛镜中观己,激发他征服的狂想。然而,不是所有女人都清楚自己需要怎样的男人,聪明的斯嘉丽,其实傻得可爱,她一次次试图驾驭艾希礼这匹不属于她的疲马,但所有人都知道,温文尔雅的艾希礼只爱梅兰妮,那个温柔包容、有着神圣道德感的女人,当他们两人合唱《甜心》时,心中只有彼此,一旁的斯嘉丽恐怕气得直跺脚,但她直到最后才明白,只有那个一脸坏笑的白瑞德真正懂她、爱她,在他们婚姻走向末路前,他曾对她痛心道:“你对那些爱你的人总是很残酷的。我明明是你的那些相识中唯一既了解你底细又还能爱你的人——我知道你为什么残酷、贪婪和无所顾忌,跟我一样……”

遭到艾希礼拒绝后,斯嘉丽赌气和他人成婚,可战争让她失去了丈夫,成为遗孀;为了家族和自己的利益,她毫不犹豫地抢走妹妹的未婚夫,着实可恨;为了生存,她掩饰困窘,打扮得花枝招展,虚情假意地去找白瑞德……

音乐剧中斯嘉丽有9条裙子:3条璀璨夺目的“礼服”,3条黑色高贵的“丧服”,3条披荆斩棘的“战袍”,预示了这个女人苦乐参半的人生。

《风尘女》,贝尔的自白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她扯下绿丝绒窗帘布做成的那条衣裙。“我发誓不再受穷!”在塔拉的红土地上,在纷飞的战火中,斯嘉丽穿着那一身看似华丽的绿丝绒礼服裙,灵俏的双眸闪烁着绿色的火焰,妩媚而虚荣,坚强又任性。

“《乱世佳人》是人尽皆知的经典,主创团队希望和观众就像共同喜爱这个故事的老朋友一样,彼此间共同探讨更深层次的感受,交流对人性的思考。”Gérard表示,此版音乐剧在忠于原著的前提下,希望表达的不仅是两个阵营的战争、四个人的爱情,还有黑奴的控诉,风尘女的自白,就如那首《所有人》点题,三教九流都要摆脱只是背景和道具的存在,浓墨重彩地去讲述自己的命运。

“生而为奴,任何人你都无法相信;生而为奴,你的心灵被撕扯蹂躏;生而为奴,泪和雨一起浸透冰冷的地面;祈求上苍,赐给我们解脱束缚的那一天”

在我听来,全剧最动人的是奶妈和大山姆合唱的那曲《生而为奴》,如泣如诉的灵歌,仿如《圣经》旧约诗篇中大卫深切地呼求神的怜悯,极致地唱出了黑奴们心底深处对自由与平等的渴盼……

所谓“佳人”,是乱世的佳人;但“乱世”,却不只是佳人的乱世,更是千千万万人的乱世。从一个女性的成长,到一个时代的悲欣,《乱世佳人》中28首歌曲风格迥异:或慷慨、或温情、或性感、或神圣……烘托出不同角色的性格命运,将观众带入那段波澜壮阔的美国往事。

“如果说苍天果真有眼,那么让我们在失去一切后依旧拥有明天,这便是它最大的仁慈。”

斯嘉丽扯下绿丝绒窗帘做成衣裙,“我发誓不再受穷!”

绿丝绒帷幕落下,音乐剧在最后一曲《无动于衷》中结束,独立战争早已成为历史,但女性的独立似乎永远都在进程中。剧终,邻座闺蜜看得热泪盈眶,久久不能平复。她说,回想这一年,情感、工作诸事不顺……跨年夜,看完剧,我们各自回家,我给她发了条祝福微信:“Gone with the wind, 2018! 2019——Tomorrow is another day!”

 

文 李乃清

编辑  杨静茹   rwzkhouchuang@126.com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11期 总第589期
出版时间:2019年04月1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