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孔 | “伊斯坦布尔之眼”去世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李雨 日期: 2018-10-24

“每次我细细观看古勒的伊斯坦布尔照片时,我都会有一种奔回书桌去写这座城市的冲动”

10月18日,被称为“伊斯坦布尔之眼”的土耳其摄影家阿拉·古勒(Ara Güler)因心脏病去世,享年90岁。

2006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尔罕·帕慕克在自传式作品《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中选用了大量古勒的摄影作品。“没有哪儿的伊斯坦布尔能比阿拉·古勒的照片里保存、记录和保护得更好的了。” 帕慕克用文字记载伊斯坦布尔,而古勒则是用镜头记录这座城市。

1928年,古勒出生在伊斯坦布尔的贝悠鲁区(Beyoğlu),他父亲有很多艺术界的朋友,这让他从小就能接触到艺术界的人。古勒曾经希望成为一名编剧,和父亲电影界的朋友一起拍电影。

在电影制片厂工作过一段时间之后,他去土耳其报纸Yeni Istanbul做摄影记者,之后他换过几次工作单位,但都是在媒体行业做摄影记者。

20世纪60年代,古勒前往肯尼亚、新几内亚、印度、巴基斯坦等国家拍摄,他的作品常常被著名作家当插图用,他也常常受到世界各地摄影展的邀请。70年代,他采访了大量的名人,拍摄过巴勃罗·毕加索、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约翰·伯格、玛丽亚·卡拉斯、温斯顿·丘吉尔等。

1994年,古勒为法国 《世界报》副刊封面拍摄帕慕克,这位写了十多年的42岁采访对象因为这次拍摄觉得:“这下我真的是作家了。”

在摄影领域,古勒获过很多荣誉。但在帕慕克看来,“阿拉·古勒最伟大的成就是为上百万人保存了这个城市丰富而诗意的视觉记忆。每次我细细观看古勒的伊斯坦布尔照片时,我都会有一种奔回书桌去写这座城市的冲动。”

伊斯坦布尔横跨亚欧大陆,受到东西方文化特质的感染。拜占庭、君士坦丁堡、伊斯坦布尔,不同的名字代表着不同文明,冲击造就了这座城市“混搭”的风格。

但在繁盛的旅游业还没来临之前,20世纪初奥斯曼帝国瓦解之后,世界几乎遗忘了这座城市。

土生土长的古勒见证了伊斯坦布尔的兴衰变幻。

20世纪50年代,古勒开始用镜头记录伊斯坦布尔的日常生活。他拍摄这座城市里的小店铺、静僻小巷、废弃工厂、马车、船只、巴士等,也拍摄手艺人、司机、小贩、渔民……“

在那之前,伊斯坦布尔人的人性状态很少自动地进入照片。” 帕慕克认为古勒和别的土耳其摄影师完全不同。

2009年,古勒出了一本摄影集《伊斯坦布尔》,当中收录了20世纪40到80年代在传统与现代撞击之下的伊斯坦布尔的日常照片,皆为黑白色,这正是那个年代伊斯坦布尔的底色。

如同帕慕克所写的序言:“我那时代的伊斯坦布尔人已避免穿他们荣耀的祖先们穿的艳红、翠绿和鲜橘色。他们并非刻意——但在他们沉重的忧伤中带有一丝谦逊。这是黑白城市里的穿着打扮,他们仿佛在说:这是为一座衰落了150年的城市哀悼的方式。”

今年8月16日,伊斯坦布尔设立了一家以古勒的名字命名的博物馆——Ara Güler博物馆。伟大的艺术家会因为作品而长存,阿拉·古勒正是其中的一个。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35期 总第573期
出版时间:2018年11月1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