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孔 | 沙特记者之死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赵灵敏 日期: 2018-10-24

他的死被认为是遭到批评的王储恼羞成怒之后的残忍报复

10月2日下午,59岁的沙特记者贾马尔·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走进了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希望拿到自己的未婚证明文件,以便尽快和等在领馆门外的土耳其未婚妻结婚。两天前,他曾为此事造访这里,当时沙特领事表现得很积极,让他两天后再来取。

他不知道的是,这两天里,沙特方面进行了紧锣密鼓的部署,由15人组成的特别小组已经在当天早上到达了领馆,就等着他上钩。一直等在门口的未婚妻在第二天报警,随着时间的推移,卡舒吉被证实已经惨死,而此事在过去20天里逐渐演变成了引发全球关注的大事件。

在失踪之前,卡舒吉是一个有多年从业经验的记者。他在推特上曾拥有将近200万粉丝,是阿拉伯世界最著名的政治评论家之一,经常接受BBC、半岛电视台、阿拉伯电视台的采访。

2016年12月,他因公开批评后来成为王储的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反对后者在也门战争和与卡塔尔关系方面的政策而被王室禁言。

2017年6月,卡舒吉获美国“杰出人才非移民工作签证”,成为《华盛顿邮报》的专栏作家。到了美国之后,他抨击沙特王室的火力更猛了,并打算建立一个网站,把一些涉及到沙特严重腐败和石油贸易的文件从英语翻译为阿拉伯文,让沙特人民看到沙特政权的真面目。正因为有这些背景,他的死被认为是“因言获罪”,是遭到批评的王储恼羞成怒之后的残忍报复。

然而,卡舒吉的身份远不止于一个记者。他出生于沙特一个显赫的家族,早年赴美国求学,在印第安纳州立大学获得工商管理学位。

他的祖父曾是沙特首任国王的私人医生,叔叔则是在1980年代叱咤风云的军火商阿德南·卡舒吉,而无论是御医还是军火商,没有王室的支持都是不可想象的,这意味着卡舒吉家族和王室关系匪浅。对此,《纽约时报》的评论是:“过去三十年,只要是和沙特有关的人士他好像都认识。”

此外,因为记者工作的关系,卡舒吉曾经多次采访了同为沙特人的本·拉登,和他建立了信任和友谊。按照英国媒体的说法,卡舒吉很可能是唯一掌握沙特王室与基地组织“在9·11袭击中相互勾结证据的非王室成员”;而在沙特亲王费萨尔担任沙特情报部长的24年间,卡舒吉一直在为费萨尔工作。后者于2005年担任沙特驻美大使后,卡舒吉则作为其官方媒体助手一同前往美国。卡舒吉与沙特王室和情报部门的密切关系,是外界揣度其死因的另一个重要维度。

然而不管卡舒吉身份如何,沙特政府处心积虑派人在领事馆里用暴力手段杀害他都是不能接受的。特别是土耳其媒体此前披露称,卡舒吉是在活着的状态下被从沙特来的专业法医肢解的,折磨时间长达七分钟。

不过到目前为止,美国方面的反应一直很温和。按《纽约客》杂志的说法,“在卡舒吉事件中,特朗普总统过于热切地接受沙特的辩解。”这背后的原因,除了沙特是美国军火的大买主之外,此前特朗普和沙特高层之间密切的商业往来应该也是重要的影响因素。比如特朗普名下的几处物业都卖给了沙特王室,从2016年10月到2017年3月,为沙特政府工作的游说组织MSL Group Americas花了27万美元在华盛顿的特朗普国际酒店住宿、用餐和停车;2018年3月,沙特王储随行人员住在纽约的特朗普国际酒店,使该酒店的季度利润上升13%。

因此,人们普遍相信,此事沙特会归罪于情报人员、以王室根本不知情来解释,而美国则会欣然接受。不过事情还在发酵当中,最新披露的信息显示,沙特人员在动手杀卡舒吉之前几次打电话到王储办公室请示,如果最终证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涉案的话,卡舒吉事件势必会在沙特和中东引发政治地震。而对沙特领馆进行监听的土耳其政府最终会披露出多少细节,也必将左右着事件的进展。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35期 总第573期
出版时间:2018年11月1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