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 | 刘向阳 中国大健康服务产业先锋创新者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本刊记者 王燕青 日期: 2018-10-18

在小镇,邻居们更像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见面微笑,互相串门,称呼自己为“乡民”,彼此间没有刻意

20年。从1997年上海率先建立240个社区卫生服务点进行家庭医生制度的初探,到2018年,在政府引导和全科医生的参与下,家庭医生制度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体系,成为“触手可及”的基础医疗服务。

中国家庭医生制度的建立经历了漫长的实践,除了基本的用药咨询、健康咨询、慢性病管理等,还因此形成了完善的转诊服务。更重要的,随着政府管理的加强和民众健康意识的崛起,家庭医生的职责逐渐深入到健康生活方式的构建中。

同样是20年。在奥伦达部落·原乡小镇(以下简称:“原乡小镇”),一位中国商人从1996年开始遍寻全球顶尖医疗理念和资源,首创了一套包括成熟家庭医生制度在内的大健康体系,成为中国大健康服务产业的引领者和佼佼者。

原乡小镇坐落在距离北京市区80公里的延庆古崖居畔,这里有我国规模最大的崖居遗址。刘向阳是原乡小镇的开发集团老板,也是原乡小镇的居民,2011年,他创立了“奥伦达部落”品牌,转身成为会员制健康与幸福系统运营商,北京及周边地区大量高端财智人群聚集于奥伦达部落的小镇中度假生活,这里无论是酒店还是物业均是一房难求。

在小镇,邻居们更像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见面微笑,互相串门,称呼自己为“乡民”,彼此间没有刻意。

支撑邻里之间这种交往模式的背后是刘向阳首创的社群理念。起初,奥伦达部落通过打造人们心目中的梦想居所聚集都市精英,让人找到久违的幸福感;升级后,这种幸福感融合了深度参与感,业主会员参与整个部落的建设与发展,打造了“文化同创、运营同创、资本同创”的独特同创模式,让业主把心安在部落里;而到了后期,奥伦达部落社群更是成为一种文化象征。因此,奥伦达部落也被人称为“社群样板”。

现在,刘向阳正在思考更深层次、更基本的问题,人类幸福的本质是什么?他发现,现代都市人不仅仅需要一个舒适的居住环境,更渴求健康的生活方式,包括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在洞察到这样的社会趋势后,刘向阳在全球范围内遍访大健康产业顶尖学者、专家,并结合自身对中国传统中医文化的学习,首创出心身整合医学健康管理理论及“吃动心医养居”的健康生活方式指导。在这套理论的基础上,刘向阳在原乡小镇实践出一条完整的大健康产业链,包括健康促进、基础医疗和精准康复三个部分,涵盖了院前、院后和全科医疗三个功能模块,采用会员制模式进行运营。

更为关键的是,刘向阳特别重视高科技对于大健康产业发展的推动作用。目前,他正尝试通过技术研究能量医学,他总是喜欢走在最前沿,探究一切事物的本质。原乡小镇在大健康理念、模式、运营等环节的全方面创新,使其成为中国大健康产业的先锋创新者和标杆企业,或将为中国大健康产业的发展趟出一条光明大道来。

 

取经问道的情绪发现之旅

事实上,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刘向阳就对心身健康理论表现出痴迷,到目前为止,已经二十多年过去了。在这么长的时间周期内,刘向阳的人生、事业基本上都是围绕着自己的初心展开。

1996年11月,刘向阳在北京西四环的西藏大厦上了一门叫作《第五项修炼》的课程。这本书的作者是美国著名管理学者彼得·圣吉,他提出建立学习型组织的关键是汇聚五项修炼或技能:第一项修炼是自我超越;第二项修炼是改善心智模式;第三项修炼是建立共同愿望;第四项修炼是团体学习;第五项修炼是系统思考。

当时,这本书被引进中国后迅速风靡了全社会,成为政商学界集体学习的教科书。刘向阳被书中的新词汇、新理念、新技能所深深吸引,“开始对我的生命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多年过去了,刘向阳还是对最初那刻产生的震动记忆深刻。

自学习《第五项修炼》后,刘向阳开始痴迷于人、心身、生命等问题的思考和研究。他苦苦思索,人的存在到底是怎么回事,企业应该怎么做,企业管理又应该是什么样的?

多年的从商经验、企业的快速发展,并没能持续给刘向阳带来满足感和成就感。相反,不断上升的业绩报表、不断扩大的企业规模让他备感压力,他把自己逼得很紧,常常彻夜失眠、大把大把地掉头发,有时候要吃西洋参强撑着给员工开会。刘向阳说,企业家有一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偏执”。他常常在工作中憋着一口气,一次又一次取得成功,再超越,认为自己是万能的。长期这样,身体就垮了。

三十多岁时,刘向阳的身体亮起了红灯,他成为了一名糖尿病患者,后又被确诊得了冠心病。疾病带来的压力让他备感煎熬,心理的苦闷让他找不到生活的意义,“我很痛苦,你不知道的时候无所谓,你知道了就一定要给自己搞明白”。苦难是人生的前进动力,刘向阳在疾病面前没有后退,反而以更大的毅力和勇气去探索自我和生命的真谛。

从2000年开始,刘向阳遍寻国内外知名的心身探究课程。刘向阳还花两百多万元请了一位台湾讲师把心理学理论体系引入到企业管理中,运用心理学理论激发团队的潜能,“这让我对企业管理产生了新的想法”,“当时有一种不惜一切代价(让团队学习)的感觉。”台湾讲师每两个月来做一些内训,一次四天,其中一天给刘向阳上课,剩下的三天给企业高管们上课。这在当时的企业界,也是首创。

刘向阳开始发现管理中曾经忽略的一些情绪细节。以前他给高管开会,一发问,看对方沉默不语,他一下子就火了,“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我说个事你怎么总不回应我,总在那站着不动。”引入心理学理论后,刘向阳发现管理是双向的,“先认识我自己,才能认识别人”,“他不是不动,他在想怎么弄。他的模式就是想明白再行动。”一批评,对方情绪来了,“结果他真的不动了。”

“敞开自己”,刘向阳觉得这是生活中必不可少但又十分稀缺的能力,而丧失这种与人沟通、与世界沟通的能力会让自身管理和企业管理都陷入无序的困境。将心理学理论课程带入企业管理中后,刘向阳跟员工们强调,要敢于表达自己的情绪,讲真话,“不高兴就是不高兴,愤怒就是愤怒,对事不对人”。这种情绪表达在企业管理中成为一种对人的基本尊重和互相信任。

同时,刘向阳也不再满足于浅显的理论学习,他要向全世界最好的名师学习。于是,他又专门跑到加拿大学习西方主流心理学。许多人不理解刘向阳的做法,但他内心很坚定,他认定寻求心灵价值的过程不是沽名钓誉,而是要落实到实际中去为更多人发挥未来更大的价值,这也是生命的价值和意识所在。这个事业值得他一辈子去探寻。

在加拿大学习心理学期间,刘向阳惊奇地发现,中国的《黄帝内经》竟然是西方各大主流心理流派顶尖专家学者共同研习的著作,而他自己就来自《黄帝内经》的故里河南,这一场心身旅程回归到了原点。刘向阳发现,原来,中西方对于心理健康的研究有相通的地方,在真知面前,学术并没有什么中西之分。在融会贯通式学习了中西方心理学知识后,他的认知产生了质变,意识到心和身应该是有效统一而平衡的。

刘向阳找到了真知的火种,第一个点燃了自己,也点燃了企业里的高管和员工,让他们重新认知自我,找寻到力量源泉。“直接受益、间接受益的这批高管大概一百人左右,其实这是我最大的财富。”刘向阳说。

一个理论一旦被证明是有生命力的,它必然不愿意蜷缩在狭窄的天地里。刘向阳通过慈善、商业等方式不断对外输出他的理论,帮助与他一样的财智人士,在心身遭受困惑时,能够获得重生,让人生充满希望。

2008年汶川地震后,刘向阳成立了泊爱慈善基金会,以一己之力为千万中小企业家塑造心灵港湾。他们共同探讨创业中、生活中遇到的困扰,寻找解决方案,以此获得心理和身体的健康平衡。

刘向阳愿意把自己悟道的经验分享给更多人。他深知心身健康这条路不好走,需要耐心、恒心与爱心,他想号召更多人共同探寻心身健康的未来。当然他也知道,为了这条路走得更踏实、更长远,他也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包括时间和金钱。

2010年,刘向阳考虑把自己的理论与商业结合向全社会推广。2011年,他创立了“奥伦达部落”品牌和商业体系,通过系统化的商业运作来推广理论及生活方式。

在刘向阳心中,“奥伦达部落”是流传于北美大草原的一个关于幸福生活的故事,从战争到和平,从对抗到和谐,从远古时代到摩登现代,人们都没有停止过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幸福的真谛,“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要健康、要自由。刘向阳的人生哲学是,一定要发现自己、敞开自己,跟真正的自己在一起。他的这套人生哲学也激发了奥伦达部落里的每一个人,他们得以知道,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未来的人生该怎么过。

“终于明白了我要天天心情好”,经历过人生的起伏,“才知道原来健康如此重要”,“人一辈子什么都不是自己的,只有身体是自己的,每一个当下自己的心情和心境是自己的,其他都不是自己的。”刘向阳研究中医学太极,融汇中西。他发现如果一个人充满了快乐和正面的思想,那么,好的人、事、物都会和他共鸣,并且深深地被吸引过来。

 

全球顶尖的MTT合作伙伴

奥伦达部落已经成为全球最专业的大健康产业基地之一,越来越多的财智人士落户于此,或者选择成为它的会员,而大健康产业界人士也纷纷来此取经学习。

随着对人和情绪研究更加深入,刘向阳发现人为什么悲伤、痛苦,“都跟人的进化过程有关”,“进化对人的神经系统有个自我认知,最后回到脊椎骨神经。”刘向阳又专门去研究脊椎骨,发现了MTT(Medical Training Therapy,医学训练疗法),一项基于运动医学的综合康复治疗技术。这个疗法在中国医学界,尤其是慢性病康复患者中,是比较陌生的。

但刘向阳觉得,MTT所涉及到的医学、训练、治疗,对慢性病患者的精准康复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这也符合他对人类进化理论的研究。真正触动他进一步去落实引进MTT进中国,是他首先想为奥伦达部落的乡民们管理好自己的身体,恢复健康的体魄;之后,“在全中国推广德国的MTT医学,为整个人类服务、造福人类。”

刘向阳推崇专业主义,他一定要寻求到全球最佳合作伙伴。他发现中国顶级的医院,比如301、协和,它们的康复设备都来自于一家叫Sorehsa AG的瑞士公司。Sorehsa AG汇聚了全球顶尖康复医学专家、国际著名的康复技术设备供应商以及康复医学系统管理专家。

刘向阳辗转找到了Sorehsa AG总裁Thomas Pilscheur。“我要引进你的系统到中国,开始在我的小镇上用,然后全中国推广,我要让它发扬光大,最后回馈全人类。”刘向阳直截了当地告诉Thomas。

 

MTT(综合医学训练疗法)能提升身体的力量、耐力、协调性和柔韧性,具有测试和康复训练功能

 

Thomas是典型的德国人,他被刘向阳的热情和直接吓到了,然后心里有一些疑惑,他不相信面前这个看上去不太威猛的中国企业家,能心存远大志向,还信誓旦旦要做一件从来没有人做过的事情。

刘向阳进一步了解到Sorehsa AG首席技术官、董事会成员、股东Oliver Kieffer是德国科隆体育大学运动康复学博士,国际上顶尖的专家。为了让Thomas和Oliver相信并愿意跟他合作,刘向阳直接多次到Thomas的家乡德国、居住地瑞士巴塞尔拜访他。

Thomas的太太是中国人,他自己从德国的一所语言大学毕业后在日本、泰国、中国都有生活过。刘向阳决定从Thomas的中国情缘切入。他通过Airbnb直接住到了Thomas家的联排别墅里,见到Thomas就跟他聊自己的构想。一有机会,刘向阳就给Thomas的两个孩子做面条吃。

本来,刘向阳是想让Thomas把设备卖给他这个有大健康情怀的商人,并且让他相信奥伦达部落也有专业医疗机构的研究底蕴。但随着了解的深入和基于未来的长久考虑,刘向阳觉得是时候跟Thomas提出一个更大胆的设想。

“我要买你的股权。”

Thomas震惊了。他要和一家中国公司成为如此亲密的合作伙伴吗?这是他此前从未考虑过的问题。

为了打消Thomas最后的疑虑,刘向阳直接邀请他到地处北京的原乡小镇走访。当他们一起站上小镇的山顶俯瞰整个小镇时,Thomas相信眼前所见到的都是真实的,面前的这位中国企业家正在蓄势待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有着同样的企图心。

很快,Thomas就对刘向阳说,我甘愿当第二大股东,你来控股,“你想干的也是我想干的。”无疑,刘向阳是更懂中国市场的。

仅仅把理念和Sorehsa AG带到中国是不够的,刘向阳还要把世界顶尖的管理型专家带到中国。他在一次供应商大会上见到了Thomas的朋友Antoni Mora。Antoni是瑞士一家康复设备公司的CEO,根植于这一领域30年,也是Sorehsa AG的供应商。听Antoni说马上要退休了,刘向阳直接就问他,有没有兴趣到中国去?“我要做这样的事业,我要找到顶级的人才。”

 

位于北京延庆古崖居畔的奥伦达部落·原乡小镇景色

 

我们在原乡小镇见到Sibylle Mora时,Antoni Mora已经成为Sorehsa AG的CEO。他把自己的搭档、妻子Sibylle派到了中国。Sibylle是学运动医学的,她搭建并管理首家源于德国康复理念的中国MTT基地,并且在持续培训具有国际医疗水平的本土化治疗师团队。

Sibylle也在优化服务流程,提高服务质量。通过这些国际标准的专业设备,人们可以检测自身平衡能力以及力量(耐力),并由专业健康教练一对一解读MTT检测评估报告,帮助了解自身机能综合状态,提供科学的运动康复治疗建议。

Sibylle发现,“中国实在是太大了”,过去15年,“我们还只能专注于几个比较重点的城市推广MTT理念,包括设备和课程”,“现在是一个关键点”,从大城市向更多中小城市推进的关键点,“所有中国人都想享受健康的生活”。这跟刘向阳看到的未来不谋而合。Sibylle佩服中国的企业家们,总是能有市场预见性和敏感力,“并且他们专注于自己的决定,而后坚定地往前走。”

 

引进先进的台湾医疗服务模式

蔡松彦的出现更坚定了刘向阳做大做强大健康产业的决心。刘向阳多次找到蔡松彦,鼓励并支持他把最先进的医学理论和产业实践经验带到奥伦达部落。蔡松彦是台湾著名的百年医院彰化基督教医院南基医院院长,也是台湾大健康服务产业发展的推动者之一。

同时,作为一个癌症患者,蔡松彦对于大健康服务还有很深的个人体悟。他曾经把自身抗癌的经历讲给刘向阳听,以此阐释自己对于大健康产业的理解和想法。

2014年7月,五十多岁的蔡松彦在一次例行健康体检中发现得了肺腺癌。身为主流医学医师的他第一时间选择了正统的癌症治疗手法——手术以及一连串化疗。

可是五个月后,蔡松彦发现肿瘤疑似复发。这对蔡松彦的打击比第一次更大,“我当了30年的医师,不能说迷信我以前受的西方教育”,但除此之外,“人还是要靠自己去做一个所谓彻底的改变才能得到健康”,“通过改变生活习惯、营养结构、运动方式、舒压排毒”,“重新定位自己的人生。”

蔡松彦决定采取另类疗法与癌症抗争。他试过中药、针灸、免疫疗法、精油疗法、断食、气功等几十种方法,并且通过科学仪器检测,详细记录这些疗法对经络及身体改善的影响。

透过亲测与科学实证,蔡松彦发现“心理的力量很重要”,它与人体经络有很强的关联,“西方主流医学一直对经络这件事存疑,但它确确实实是一个功能系统”,“我是学科学的,我尽量回到我对主流医学的认知领域去重新架构人的能量。”经过刨根问底和实验试验,蔡松彦接触到了许多中医学者,他们认定人体的经络系统能量是存在并且有秩序的,“这个能量体系循着一定的轨迹进行一定的循环,就像子午流注一样。”

刘向阳与蔡松彦深入交流后,发现蔡像他一样融汇中西,而且,他们共同意识到,心身健康中环境的重要性。蔡松彦在台湾高雄医学大学(Kaohsiung Medical University,简称“台高医”)获得学士学位后,到台湾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简称“台大卫生学院”)攻读了职业医学硕士。这是一个不被主流医学重视的学科,“全台湾像我这样经历的人,五根手指头数得过来”。

在攻读硕士学位期间,蔡松彦系统性研究了环境对于疾病预防的重要性课题。他的硕士论文研究课题是,“工厂有机溶剂对工作者的伤害”。从台大卫生学院毕业后,蔡松彦选择去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专攻临床医学与预防医学结合的课题研究。

大学毕业后,蔡松彦就一直在台湾工作。他在工作中发现,传统的医疗手段并不是医学的全部,比如对于一个脑中风病人来说,医生除了给病人开药、拍片之外没有更有效的治愈方案,这个时候,他就在想,既然生病了之后没有痊愈的方法,那“我尽量让你不要中风”。

后来,蔡松彦有机会参与了一个大型政府公共政策项目的制定工作,他用五年时间,搜集了一千个居民信息,在他们还没有中风之前,就做健康促进方案,“他们需要什么?就是调整自己的生活习惯。”

蔡松彦成为预防医疗最忠实的布道者和实践者。他管理的台湾彰化基督教医院南基医院,最大的特色是人性化的服务和专业周到的家庭医生体系,还有完善的营养学体系。

刘向阳说服蔡松彦和他所代表的台湾彰化基督教医院成为奥伦达部落的同行者和合作伙伴。

 

台湾彰化基督教医院南基医院院长蔡松彦

 

“家庭医生”是台湾彰化基督教医院的特色之一,“病人”都被家庭医生称为“客户”,以体现最大的尊重和人性化的服务。“家庭医生是一个专科学科”,一部分等于全科医生,但家庭医生提供更广泛的专业服务,台湾彰化基督教医院家庭医生负责人杨钰雯说,“我们家庭医生所接受的训练,基本的内科、外科、妇科、儿科都能处理,当然遇到比较专业的问题,我们也会寻求专科协助。”这在台湾是一个历经三十多年的成熟体系,杨钰雯擅长把关于“一个人心身健康”的不同呈现方面做整合,“等于面向客户做一个穿针引线的工作”,这个线,“一定是以人为本,我要注意客户的感受和需求”,“虽然你生病了,但是我们看重的还是人性化部分,而不是只关注治疗疾病本身。”

台湾彰化基督教医院还有一个传统,上级给下级洗脚,以体现人人平等的恒爱精神和谦卑服务意识。这与刘向阳在奥伦达部落提倡的人文关怀是一致的。于是,雷厉风行的刘向阳就把台湾彰化基督教医院的全套先进理念,包括医患理念、管理理念、诊疗理念,全面引入奥伦达部落,双方合作成立泊爱彰基医院。

周怡伶是泊爱彰基医院的家庭医生。她的父亲在马来西亚创办了一所自然疗法医院,她从小就接触中西医理论,后来到南京中医药大学接受系统训练。

作为一名家庭医生,周怡伶在奥伦达部落管理业主会员的心身健康,除了常规的身体检查外,她还需要组织奥伦达部落专业的医师团队为业主会员提供更深入的心身健康服务,尤其是关心他们的深度健康需求和心理需求。通过日常的家访、健康管理等,周怡伶深知业主内心深层次的需求,“有些人心里其实是寂寞的。”作为家庭医生,周怡伶会专门为这样的业主安排定制化诊疗。

全方位的关爱和“有温度的医疗”是刘向阳提倡的,也是他成立泊爱彰基医院的动力。他引入了台湾彰化基督教医院的模式,并且花重金请了一批在台湾彰化基督教医院有几十年从医经验的医师、健康管理师、营养师来到奥伦达部落参与直接管理和建设。

“整合医疗是我们目标比较注重的一部分”,泊爱彰基医院院长杨钰雯介绍说,“我们重构了健康检查和门诊诊疗”,“有一些慢性病、亚健康的问题,客户们还没有发现,我们会协助他们做自我健康管理”,而“有温度的医疗”,“参与健康管理的客户能享受到高端的健康检查仪器,完整的健康管理,不纯粹是医疗部门,还有心理部分、精准康复和新自然饮食部分。”杨钰雯说,这套完善的体系也吸引了一批来自三甲医院的能人志士加入。他们在专业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也有全科医师的素养。

彭晓君退休前是北京军区总院全军肝病研究所副所长、主任医师,第二军医大学北京临床医学院内科教研室主任,301军医进修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北京军区总院专家组成员。她从事消化肝病专业36年,擅长治疗各种肝病。

她在退休后来到原乡小镇,成为一名家庭医生。客户都觉得彭晓君会像讲故事一样把症状的前因后果讲给他们听,他们觉得获得了尊重。“我觉得是以一种非常平和的心态关心体贴他们,”彭晓君的指导思想是,“给他们提供的服务一定是认真细致周到热情的,不能让他们觉得见了医生很害怕,紧张到不行。”彭晓君鼓励客户也讲一个故事,“他得病的过程就是一个故事”,“只有全面地了解了它的发病起因,症状治疗经历,目前需要什么,才能够更好地给他做出诊断和下一步的治疗安排。”整个诊疗过程,还配备随访,在随访的过程中给客户灌输健康的理念,引导他们从起居饮食上进行生活方式的结构调整,预防疾病。

与预防疾病很重要的一个相关方面就是饮食。台湾彰化基督教医院的营养学体系也被引入奥伦达部落,形成新自然饮食中心。负责人游欣亭有26年营养学专业背景,专门为医院的客户进行身体调理或者饮食控制、饮食治疗,“希望能够预防慢性病的发生。”

基础医疗是薛青2017年4月来到奥伦达部落后重点落实的一个板块。这相当于给以家庭医生为核心的整合照护体系“加了重型武器”,“从日常诊疗、急诊治疗、慢病管理、健康促进、24H居家照护、智能追踪系统、家庭智慧病房入手”,国内外顶尖的治疗专家团队为其保驾护航,并且提供高阶健康体检、高端社区门诊、中医特色疗法、能量医学等全方位的服务,“最重要的,奥伦达部落还提供远程会诊、绿色通道、第二诊断书等高端定制基础医疗延伸服务。”

薛青原本是一名骨科医生,后来在军队卫生管理和保健机关任职,一直负责医疗机构运营管理和领导干部的医疗保健工作。他是被刘向阳的真诚打动的。刘向阳跟他说不仅引进了MTT,还把公司买断了。“他意识到康复的重要性”,“加上他十多年心理学的造诣,注重人心理的一些东西”,这是薛青在以往的从业经历中特别重视的两个方面。

“整合医疗下的精准康复”是一个理念上的革新,薛青介绍,“我们整合医学框架下的理念,既是康复,也是预防,只是侧重点不同”,“我们建立了康复医学研究中心,每种专病都同时引进三个国际顶级专家和三个国内顶级专家共同论证这个理念和康复体系。”同时,奥伦达部落为每个垂直领域的顶级专家提供一般医院所没有的整合医学康复实操平台,“跨越中医、西医、营养、运动、心理、康复、能量医学等等。”

为了让更多人享受到高端定制服务,奥伦达部落开放了更多资源,比如酒店、会所,让除了业主之外的人可以以会员的方式加入健康管理中。SOREHSA康养小镇负责人李辉正在负责六个专病康复中心的打造,“六大专科慢性病,心脏病、糖尿病、肿瘤、失眠、细胞衰老等,我们拿出六栋别墅打造不同主题的康复中心”,“基础功能设置、颜色搭配、动线设计都不同。”每个康复中心都提供私密的独立空间,“甚至会量身定制一个康复中心。”

 

打造完整的大健康产业链

“成立PNI心理神经免疫医学中心是我定的”,“也是我推行的比较辛苦的一部分,”这是刘向阳大健康产业链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Durga Dass是在三年前的一次会议上见到刘向阳的。当时,她代表澳洲的整合医学学会到奥伦达部落参会。Durga Dass原本是一名妇产科医生,后来去澳洲悉尼大学攻读医学信息管理硕士,随后又读了一个康复医学领域的职能治疗学位。职能治疗对她的触动很大,“它是以人为本的一门学科,它会看到这个人的生理层面、心理层面、精神层面、功能层面,以及跟外界环境的一个互动和谐的状态。”毕业后,Durga Dass留在澳洲政府部门工作,专门救助儿童。

 

位于奥伦达部落·原乡小镇的心身健康(医学)博物馆

 

加入奥伦达部落后,刘向阳的大健康观念对其影响很大。她从刘向阳打太极获得方法论,“起,首先就是要建立一个关系,像刘向阳的太极打云手,先链接上”,“放下文化上的、传统道德上的一切预判,就是陪伴,建立信任;承,开始记录,有时候透过身体,有时候透过情绪,或者是透过客户的一些需求,开始深入身心的一个深度”,“最后力量一定是回到客户身上”。Durga Dass会在每次咨询或者干预结束之后给客户布置作业,然后在一定周期内进行反馈追踪,“也有一些行为疗法,可以整合到生活当中去进行的,甚至有的时候我们也会有家庭疗法,就是把他的家人也带进来。”

“接纳”和“当下”是Durga Dass一再提到的关键词,“我们所有的工作都是专注于当下”,每个找到Durga Dass的客户往往都有一个明确的诉求,她会根据对方诉求的当下,看其背后有哪些东西可以通过调整来让他的情绪在当下变得更好,“有时候会追溯到他的原生家庭模式,也有跟一代人经历某些事情留下一些生命的痕迹有关”,但无论如何,Durga Dass借助量子仪等辅助设备,通过工作坊等形式,“陪伴客户一起探寻他这个模式的来源,然后转化它,形成一个新的模式,让他更健康更开心。”

这也是刘向阳重视“心”的意义所在。奥伦达部落所提倡的健康生活方式更像是一种家族健康传承,不只是管理好一个人的健康,而且是一家人、一代人的健康,这样的健康理念代代相传成为一种财富。

为了完成这个健康使命,刘向阳集结一支精细化管理团队,遍寻全球顶尖资源,打造完成了预防医学、基础医疗和康复医学三大核心板块,Orenda健康促进、泊爱彰基医院和SOREHSA精准康复三大服务体系也顺势搭建完成。

2017年5月,“心身健康(医学)博物馆”在奥伦达部落·原乡小镇落地。一座设计感极强的建筑中,汇聚了德国MTT医学训练疗法、PNI心理神经免疫学、新自然饮食、西方医学、中医国学、能量医学等全球高端医学资源。“心身健康(医学)博物馆”这个名字在刘向阳心中构思了很久,“心身健康”是他人生追求的极致,“医学”是他对专业的尊崇,也是他的底色,至于“博物馆”,“收纳古今中外,挖掘、整理、收藏、分享(全球优质资源)。”

 

大健康服务让生命更美好

“我一看他踏踏实实地做大健康,他做的又有别于传统的大健康。”作为心身健康产业负责人,薛青追随刘向阳对未来的判断和规划。

刘向阳有这个意识。他不计较投入多少资金去打造这样一个具备豪华医疗资源的博物馆,在引进成熟模式惠及更多人的同时,他也像是在找寻一种自我价值的释放。

刘向阳曾表示,奥伦达部落将在未来九年打造三个100计划:在国内打造100个类似奥伦达部落·原乡的特色小镇;托管运营100个特色小镇;未来在欧洲、澳洲、北美洲、亚洲等地联手运营超过100个全球特色小镇。“所有行业都在发生巨大变革,行业边界也正在被重塑,”但刘向阳认为,留存在小镇里的健康与幸福追求是恒久不变的。

每个人都看到心身健康(医学)博物馆的未来。它将从奥伦达部落向城市迈进。“如果把它当玩具,不可复制,”总经理梁正贤认为,刘向阳的社群运营能力让奥伦达部落大健康产业变得“可持续经营”,梁正贤的初心和刘向阳一样,“让客户远离疾病。”

梁正贤认可刘向阳的文化底蕴、道德底蕴,“他愿意在这里建造一个健康博物馆”,“我们感同身受,必须解决的不仅有硬件问题,还有软件问题”,“有了共同认可”,做出了品牌,把客户健康管理好了,“这才是共创”,共同创造一个事业,共同创造价值。

刘向阳常跟团队说,“做大健康,既是目的也是手段,做好了就是目的。”事实上,他所践行的大健康理论已经落地开花,让越来越多的人不仅关注生命的长度,还更关注生命的质量。

禹先生在2013年的时候就组织了一个老年康养团,冬天去南方,夏天到北方,寻找适宜居住的修身养性之地。康养团最多时有三十多人,平均年龄在80岁以上,其中糖尿病患病就有10个左右,脑梗三个。从去年开始,禹先生每年7月带着康养团成员们住到了奥伦达部落。他被这里成熟的MTT和PNI吸引,“都是进口的高科技产品,品种比较多,功能比较全”,“我们一星期来锻炼两三次”,家庭医生和专业医师会指导他们做力所能及的活动,并且有针对性地进行健康管理,对腰腿疼、糖尿病、脑梗等进行专病康复治疗。

其中一名六十多岁、患有脑梗的女士经过两个周期定制化的康复治疗后,“现在基本上看不出来,走路也没有问题了。”

闫先生运动不当韧带撕裂后,膝盖半月板也裂了。他在北医三院进行了韧带重建和半月板缝合手术,随之而来的苦闷是,“一般医生他着重于手术治疗,手术治疗完之后的康复,没有那么多医疗资源去做,一般由病人按照医生建议自己在家康复训练,所以相对来说整个运动医学康复这方面,国内这个机构还是比较少的。”

来到奥伦达部落后,专家团队为闫先生进行了精细化诊断,MTT德国专家为其定制了康复方案,“大概一个多月,他给我(手法治疗)揉、按”,“配合运动”,“直接就在这走起来了。”

七十多岁退休的徐先生是一名奥数老师,他从1989年就开始培养自己的孩子成为全国奥数冠军,后来桃李满天下。他喜欢体育运动,但年纪大了后一练习把腿练坏了,“气管、眼睛、腰也都出了问题。”

徐先生成为奥伦达部落的业主,“有几方面的东西特别突出,第一它的硬件,设备齐全,可以精准帮助身体每一块肌肉或者韧带软组织的锻炼和康复”,第二是软件,人性化的服务和一对一的高端专家资源让徐先生的康复之路不再是一种负担。

业主糊涂先生是PNI和大健康理念的推崇者,他入住原乡13年,一直认为自已还是比较快乐的,心理是健康的,但经过医学博物舘全方位诊断,包括体能训练、PNI、中医针灸、经络疏通和饮食调理等,才知道仍然有不少无形的压力存在,以及科学地生活管理对人体健康的影响是多么重要。他说:“人还是要与时俱进,我之前是从事科学研究的,但接触到奥伦达部落大健康体系后还是深深体会到,不能固步自封,要不断学习新学问,经过近一个月有针对性的疗愈后,我的健康状况有了明显改善!”

每个人的生命之花因刘向阳的大健康产业链和服务而变得更美。刘向阳视生命为“能力”,阴极则阳,阳极则阴,这个能量是阴阳的转化。”刘向阳给自己取了另外一个名字,叫“向水”。水,至柔至刚,刘向阳追求这样的自我境界。

刘向阳说,“我自己的生命就像一本书,我一定得看清看透”,“那些决策,那些灵性,都是对自我的关照。”他愿意活在每一个当下,“我觉察到我的生命在哪里,这个当下和下一刻,我选择前行。”

奥伦达部落无论是在大健康服务产业理念上,还是在高科技的运用上,抑是在服务及运营模式上,都具有极强的先锋实验性质,它的成功或将开辟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大健康服务产业发展新道路来,为中国追赶美欧日台等先进地区的大健康服务产业水平提供标杆示范案例。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35期 总第573期
出版时间:2018年11月1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