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故事 | 赞比亚的中国医院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图、文 秦斌 日期: 2018-09-13

所有在赞医疗机构中,中赞友谊医院收费最低

2018年6月23日,中赞友谊医院妇产科,30岁的赞比亚妇女塞日马带着她的第4个孩子进行产后6周的母婴回访,为她检查的是中国大夫李海莲,李海莲用流利的英语仔细地询问她的状况。

李海莲是中赞友谊医院妇产科主任。2005年,她随丈夫、赞比亚中国经济贸易合作区副总经理、中赞友谊医院院长秦喜胜来到中赞医院。之前,这里没有固定的妇产科医生,常有当地产妇因医疗条件有限而死亡。自从李海莲来到医院,这里就再也没有发生过一起产妇死亡的事件。妇产科是医院的龙头科室,不仅严格筛查艾滋病孕妇,对其进行免费治疗以降低艾滋病的垂直传播几率,还对高危孕妇及时诊治。

 

中赞友谊医院位于赞比亚基特韦市区,在中国医生和当地医生共同努力下,已经成为当地设备最全、医疗技术最好的医院

 

行政管理负责人刘月琴自豪地说:“我们医院是赞比亚唯一一家产妇零死亡的医院,也是赞比亚新生儿死亡率最低的医院。”刘月琴原来是中国有色集团员工,一直在北京陪伴儿子考完大学,2015年退休后来到赞比亚在中赞医院担任行政工作,这样可以照顾16年不总回家、在中色赞比亚公司工作的丈夫陶星虎。16年聚少离多,她希望把剩下的时间多留出来陪伴丈夫,把余热留在赞比亚。

 

经过十几年的建设和改造,医院变成了一所花园式的医院

 

中赞友谊医院位于基特韦市,前身是20世纪30年代始建的恩卡纳矿山医院,后因经营管理不善而倒闭。2000年前后,中国有色集团中色非洲矿业公司出资收购后,更名为中赞友谊医院。为了医院的长远发展,2009年11月,中赞友谊医院划转到赞比亚中国经济贸易合作区,成为经贸合作区管理经营的医疗机构。

 

赞比亚护士为当地人做就医前的初步检查

 

医院的发展离不开整个医疗团队的努力。在医院,中方医生共七人,还有十几名当地医生和护士协助工作。大手术和出诊主要还是依靠中方医生,他们虽有基本科室分工,但忙起来都会互相搭把手,慢慢地都成了全科医生。

赞比亚的医疗资源相对匮乏,自从有了中赞友谊医院,在赞比亚的中国人就有了坚实的依靠,当地人也有了更可靠的医疗保障。而中国医生们被当地人和中国同胞亲切地称为 “中赞友谊的使者”。

 

妇产科医生李海莲为赞比亚妇女塞日马做产后六周的母婴回访

 

在赞比亚,艾滋病高发,医院更属高危区域。“刚来时,看到一个病房20人,19位是艾滋病人,各种并发症,心里特别难受。”秦喜胜说,“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在这里工作,要高度警惕,又要尽量放松。既要保护好自己,也不能压力太大。”李海莲讲述了一次令人心惊胆战的经历。有一年,夫妻俩为一位艾滋病人做手术,李海莲不小心碰到了秦喜胜手中的剪刀,剪刀跌落,直直地穿过鞋子扎在了秦喜胜的脚上。“当时也顾不上想那么多,继续做手术。等到忙完了,才告诉他要赶紧去打针。”幸运的是,秦喜胜没有感染。此后,医生们进手术室前都会换上硬面的胶鞋。

 

一位赞比亚医生为当地人检查身体

 

对于在赞比亚的中国人,中赞友谊医院则是他们在异国他乡的依靠。2005年5月19日,中资企业的一位中方员工在施工中不慎脑部受伤,颅内出血而昏迷。秦喜胜立即组织抢救。术后,他担心由于语言障碍致使护理不当而延误病情,就看护病人二十多天,喂水喂饭,翻身擦澡,直到其脱离危险。

 

中赞医院妇产科医生畅英下班后在厨房帮忙做饭,中方医生都住在一栋小楼里,彼此照顾

 

所有在赞医疗机构中,中赞友谊医院收费最低。当地病人缴不起医疗费时,秦喜胜总是予以减免。“我们在这里办医院不是为了赚取高额利润。” 秦喜胜说,“服务好中资企业的同时,也尽可能为当地人民造福,在异国他乡给中国人、中国企业留个好名声,比挣钱更重要。”

 

医院后院的赞比亚医生公寓,一名当地医生和儿子在客厅看电视。当地医生对于医院为他们提供的住所感到非常满意

 

傍晚,在医院工作的员工在打篮球。在当地,用水泥铺装的运动场非常稀少

 

李海莲和丈夫秦喜胜在自己居住的宿舍外与爱犬打招呼。和其他医生一样,他们每天的生活就是从医院到宿舍两点一线

 

由七名中国医生带领当地医生一起组成的中赞友谊医院,为当地居民和在赞工作的中国人提供了可靠的医疗服务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1期 总第570期
出版时间:2018年10月1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