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 |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一场实景浸入式园林昆曲《浮生六记》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芳名以色列 日期: 2018-08-23

“这是一场薛定谔的演出”——你永远不知道在现场会遭遇什么样的突发状况

清朝乾嘉年间,姑苏城沧浪亭畔生活着一对平凡夫妻。

男主角叫沈复,字三白,号梅逸,是个没有功名的书生。18岁时娶舅女陈芸为妻,婚后夫妻二人相爱甚笃、举案齐眉。虽命途困窘,二人不落世俗、苦中作乐,于布衣蔬食中营造生活,耳鬓厮磨23年,情深依旧。此后,芸病死扬州,沈复离家漫游。人至中年,于落魄中写下《浮生六记》,共六卷,回忆和妻子过往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和各地浪游闻见。

至清末,著名报人王韬的妻兄杨引传在苏州一旧书摊上发现《浮生六记》的残稿,仅存四卷,交给王韬,以活字板刊行于1877年。因其以真言述真情,朴素真挚,为后世文人所共同推崇,流传至今,成为经典。

沈复、芸娘这一对平凡夫妻,也因此被视为中国历史上最令人神往的神仙眷侣。在精通生活艺术的林语堂眼中,芸娘堪称为中国历史上最可爱的女子之一。

2018年,“小小雩剧坊”推出“浸入式”园林实景昆曲《浮生六记》,定于七夕之夜首演,地点在苏州沧浪亭。

《浮生六记》,沧浪亭,昆曲,听着就令人神往。

8月17日一早,狂风暴雨大作,台风“温比亚”到访江浙沿海。坐着高铁赶往苏州,我一路上担忧着当晚演出是否会取消。

事实证明,担心是多余的。为了应对不同的天气状况,《浮生六记》的主创团队一共设计了四个版本——园林版全本,园林版精华本,应对雨雪天气的厅堂版,以及面向外国观众的英文解说版。

至傍晚,雨已停了大半天,“温比亚”也变得轻柔起来。观众陆陆续续到达沧浪亭,在明道堂的阁楼上喝着热茶。

7时40分,小厮来福和婢女荷香提着灯笼来找我们,一口娇俏的脆音。童婢在前头引路,我们穿过园子,经由沧浪亭的“流玉石刻”,踏进巷子对面的可园大门。

夜色如水,大家散坐在博约楼的回廊里。在悠扬的笛声中,跟随人到中年的沈三白“入梦”,回忆起他和芸娘婚后的一幕幕生活画卷。留粥定情、雇担游湖、针黹持家、生死相依……原书中的经典段落一一呈现眼前。

 

吴超越饰沈复,胡希茜饰芸娘    孙健摄

 

半露天的庭院里,没有设任何音响。生旦净丑全靠唱功,用自然发声,演绎着这对神仙眷侣诗意般的日常生活。

正沉浸在沈氏夫妇甘苦同乐的情意绵绵之中,忽然园子里的树木在风中乱舞,呼呼作响。在“温比亚”的咆哮声中,两位主演丝毫不受干扰,唱词圆亮、清晰。

扮演芸娘的是国家一级演员沈国芳,她师从著名昆剧艺术家张继青,也是白先勇为青春版《牡丹亭》挑选的春香扮演者。这也是她个人戏曲生涯的一次转型——从活泼的青春少女走向内敛、沉静的正旦。沈复的扮演者则是来自江苏省昆剧院的著名小生张光耀。

在主创的互动环节里,编剧周眠开玩笑说:“这是一场薛定谔的演出”——你永远不知道在现场会遭遇什么样的突发状况。

按晴版全本的设计,全剧分春盏、夏灯、秋兴、冬雪、春再五折,再加上序幕,分别在沧浪亭的四处场景上演。一走进园林,观众就踏入了沈复和芸娘的世界。随着剧情的推进,他们跟着演员在园林中走走停停、浸泡其中,在60分钟内亲身感受昆曲之美、园林之美。

 

吴超越饰沈复,胡希茜饰芸娘    孙健摄

 

风雨天气,只是该戏诸多不可控因素之一。把昆曲《浮生六记》放置在园林实景中,挑战来自方方面面。譬如,演员们要在多处场景之间奔走,加之要留心脚下的细石、青苔,分分钟是对“不出戏”的考验。

近年在国际上大热的这一“浸入式戏剧”,概念最早起源自英国。它打破传统戏剧演员在台上、观众坐台下的观演方式,让观众亲身参与到演出场景中,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参与到表演中。

执导《浮生六记》的刘亮佐,是对“浸入式”戏剧有着丰富剧场经验的台湾资深戏剧人。他少年研习过京剧,在影视、戏剧界跌打滚爬三十多年,是编、演、导全能的文化创意人。2003年,他以剧本《名扬四海》摘得金钟奖最佳编剧奖。

为了排好这一本戏,他不记得自己在沧浪亭和可园走了多少遍,用脚丈量每一处场景,精确到步。“因为这里每一处亭台楼榭、每一棵树,都是受严格保护的文化遗产,我们在灯光、布景方面受到了很多很严格的限制……”

令他最为满意的是,在昆曲《浮生六记》中,净跟丑成为剧本改编的一个亮点。

“净跟丑是两个神仙,他们是要来度化沈复,说‘你的人生啊只要写满了六记,我就带你上天去成仙’。沈复依循着两个神仙的带领,走过了春夏秋冬,重新回忆、也经历了他跟芸娘最重要的人生的几个片段。之后他大彻大悟,觉得没有芸娘,哪怕成仙,又有什么用。他就不去成仙了。”

七夕首演后,该剧将在沧浪亭和可园长期驻场,每周会有四场演出。为确保演出效果,每场演出仅容纳50位观众。如果是园林版的全本,观众人数控制在30人,“这样会有最好的观赏和参与效果。”该剧制作人萧燕解释道。

她也是一名有故事的奇女子。在三十余年电视人生涯中,她做火过多档电视综艺。42岁那一年,她把人生清零,回校园攻读戏剧专业的研究生,随后创办“小小雩剧坊”,将人生下半场投入到戏剧行业里。

“那怎么赚钱啊?”身边朋友开始操心了起来。

“做戏剧,就是一份不赚大钱的事业啊。”她抿嘴一笑,宛如陈芸。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1期 总第567期
出版时间:2018年09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