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故事 | 乞力马扎罗的挑夫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图 吴鲁 文 赵珺 日期: 2018-08-23

这些挑夫往往都是当地最贫穷的青壮年,其中有的人甚至没有一双合脚的登山鞋,更不用说诸如登山杖之类的辅助登山装备

“乞力马扎罗是一座冰雪覆盖的山峰,海拔19710英尺,据说,是非洲最高峰。

它的西峰在马赛语里被称为‘恩伽耶—恩伽伊’,神之居所。

西峰顶附近有一具风干冰冻的花豹尸首。

没人知道,花豹跑到这么高的地方来做什么。”

——海明威《乞力马扎罗的雪》

 

不少人都是因为海明威的小说而第一次听说了乞力马扎罗,它位于非洲的坦桑尼亚,虽号称“非洲屋脊”,但因为临近赤道,气候宜人,雪线非常高,也比较容易攀爬。现在,每年有超过两万五千名登山客慕名在山脚下集结,挑战登顶的梦想。

 

7月22日,在乞力马扎罗国家公园Machame路线的入口处,挑夫在排队等待称量携带上山的行李重量。根据乞力马扎罗国家公园管理规定,每个挑夫负载量不能超过20公斤

 

攀登乞力马扎罗的人均费用超过两千美金,不是一笔小开销。虽说攀爬难度不大,但挑战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2017年,先后有两位中国登山者因高原反应丧命途中,无疑为登山增添了一些冒险的意味。

 

7月22日,一位挑夫背着行李在乞力马扎罗山Machame路线上行走。由于一次登顶旅程需要6到7天的时间,挑夫们需要带齐这段时间个人所需衣食住行物品,同时还要分担团队和客户需要的行李

 

约上同伴,订好机票,购置登山装备,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此行的主向导Alex。坦桑尼亚政府规定,进入乞力马扎罗山国家公园必须有当地专业向导带领,物资也不能用骡子等牲口运输,全靠挑夫背上去。

 

7月23日,挑夫们从正在休息的游客身边快速穿过,为的是赶在游客前到达营地、支好帐篷、准备食物,等游客到达后就能休息、用餐

 

到达山脚小镇莫西(Moshi)后,我才了解当地登山协作队伍已经成了一条产业链,其高标准服务也在登山界享有盛誉。向导、厨师和挑夫,都是登山活动能否顺利进行的关键保障。

 

挑夫们在以最快速度搭建帐篷,他们说一般只需要十分钟就能搭起帐篷,用三十分钟就能准备好包括爆米花、热粥、烤鸡等热食

 

我们此次一行两人,在七条攀登线路中选择了六天五夜的俗称"威士忌"的Machame路线,需要全程露营,但登顶几率较高。来到起点后,看到不少当地的年轻人聚集在此,他们都是前来寻找工作机会的挑夫。根据登山人数、行李和装备重量,我们最终确定配备两位向导、一位厨师以及九位挑夫。

 

随着海拔升高,乞力马扎罗山上的气候瞬息万变,一两分钟内就能转变阴晴。7月25日,在海拔3995米的Karanga Camp突然笼罩在大雾之中,到达此地的挑夫们无法通过肉眼找到同伴搭好的帐篷,只能靠此起彼伏的叫喊“听声辩位”

 

我一度觉得很惊讶,我们的个人物资加起来不到30公斤,为什么需要九个挑夫?Alex解释,登山客和整个团队登山期间的所有物品,包括帐篷、食物、桌椅,甚至液化气罐,都需要挑夫背上山。同时,为了保护环境,除了剩饭、果皮等自然条件下可降解的有机垃圾可以扔在山上,其他垃圾必须带下山。加上前些年屡次出现挑夫安全事故,国家公园严格规定,每名挑夫的负载量不能超过20公斤,因此两人变成了14人的大团队。

 

Baroko(左一),55岁,大家都喊他“stomach engineer”(胃部工程师)。他是团队中的厨师,这已经是他服务山中旅客的第八个年头。“我不仅要准备游客们的三餐,还要准备我们团队十来个人的三餐”,Baroko说,“让我最感到温暖的是看到旅客们喜欢吃我做的热食。”

 

没有真正爬过乞力马扎罗,没有经历过缺氧、晕眩和恶心等一系列反应的话,其实很难体会到挑夫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每天,他们需要清早起床,服务登山客洗漱和吃早餐。在我们轻装出发后,挑夫们则要收拾好帐篷、锅碗瓢盆、桌椅板凳,负载着行李和登山客的装备出发。登山过程中,为了赶在我们前面到达营地、支好帐篷、准备食物,他们会顶着大包小包快步攀爬甚至奔跑,满头大汗也不能停下。为了精简行李,他们晚上都挤在一个小帐篷里休息。

 

El Doctor,28岁,他是团队中的服务员,厨师做好的餐食就通过他端上帐篷里的餐桌。此外,每天早上El Doctor还提供叫醒服务,为游客准备好洗漱用水,等游客开始一天的徒步后,他与其他挑夫一起迅速收拾帐篷,赶往下一个营地

 

这些挑夫往往都是当地最贫穷的青壮年,其中有的人甚至没有一双合脚的登山鞋,更不用说诸如登山杖之类的辅助登山装备。与登山客一样,他们也会在登山过程中遭遇高反,甚至出现过衣物不足的情况,曾有挑夫就像《乞力马扎罗的雪》中的花豹一样失温冻死。如果把登山活动看作一条经济链,他们是位于最低端的一层,是最苦最累却又赚得最少的群体。

 

7月26日,游客们在日出时分努力走向乞力马扎罗山顶

 

以我们六天的攀登行程为例,他们大约可以得到60美金的报酬,加上登山客们或多或少的小费,全部收入大约是五百到一千人民币。

 

7月25日,挑夫们背着行李走在乞力马扎罗山登山道上,有两位挑夫休息时掏出手机拍照

 

当你了解他们的生活状态,可能会产生可怜和同情。但这些年轻人对于生活的积极态度,以及他们的活泼和友善又总能打消你的顾虑。就算每天疲于奔波,和你相遇时他们都会热情地跟你打招呼,说上一句“Jambo(斯瓦希里语里的‘你好’)”,或是贴心地告诉你“Pole Pole(慢慢来)”。当登山客们疲惫地到达营地,已经准备好一切物资的挑夫们还会给予最诚挚的鼓励,营地里也会不时响起挑夫们嘹亮的歌声,“Kilimanjaro, Hakuna Matata(爬乞力马扎罗,没问题)。”

第四天的行程中,需要手脚并用地攀爬一段基本垂直的陡峭路段,再一路上行到登顶前的最后一个海拔高达4673米的营地。向导Alex和Oliver之前都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挑夫。他们说,这段路程对于挑夫来说最为艰难,特别是身负重物攀爬,很容易重心不稳出现意外。然而,因为高原空气含氧量低,我们一路走走停停,还是不断被挑夫超过。在不多的休息处,他们拿出手机摆鬼脸自拍,或者一起与身后的雪山合影,举重若轻。

 

向导Alex(右一)此行所带的12人团队中的11人,有一人在行程第三天的时候已经带着二十公斤的垃圾下山。乞力马扎罗国家公园规定,为了保护环境,除了剩饭、果皮等自然条件下可降解的有机垃圾可以扔在山上,其他垃圾累计满20公斤后必须立马带下山

 

Alex说,每个挑夫都在“Fight for life(为生存而奋斗)”。挑夫中很多人需要贴补家用,也有人是在为将来继续接受教育筹集学费。他本人也是在担任挑夫期间省吃俭用,攒够了培训费,考取了向导的资格认证。担任向导期间,他又幸运地结识了一对来自美国的登山夫妇,资助他上大学,研究旅游管理,最终得以创办自己的公司。他一直用自己的经历鼓励年轻的挑夫,无论生活如何艰苦,都不能失去内心的远大目标,并要为之付出努力。

最终的登顶日,夜里12点从营地出发,一路向上,在经历了八个多小时的犹豫、痛苦后,我刷新了人生高度,终于站到了乞力马扎罗的雪顶。在层层云海中,红日缓缓升起,柔和的金黄色光晕洒在纯净的万年冰川上,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接下来马上开始下山,随着海拔的降低,心情也越来越轻松和愉悦。到达了终点,挑夫们利用我们等待登顶证书的时间,简单梳洗,换好衣服,上车回程。有的人得以休整两天,也有不少人次日又要马上开始新的登山行程。对于他们来说,这只是稀松平常的一次工作任务罢了。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34期 总第572期
出版时间:2018年11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