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 | 李荣 长城脚下的造林防风人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本刊记者 凌晨 日期: 2018-08-15

脚下的植物,环山的林树,夜晚的星宿,都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生活

从宣化到青边口村,不时能看见裸露的土地,而最后一段通往村里的路两旁却有生长了多年的杨树。李荣的忘年交纪老先生介绍,这些树是李荣获了环保奖后,村里号召大家向他学习,村民们一起种的。

青边口地名里带一个“口”字,从地势而言这里是一个“缺口”——村子处于北部山区与南部盆地的过渡地带,山势险峻又紧邻开阔城镇,在明朝时便是阴山燕山一线的重要关口。

地理条件也造就了这里多风的气候,“一年两场风,一场刮半年”,春冬两季东南西北风不断,不时带来沙尘暴和冰雹。

上世纪风沙最严重的时候,春季的风卷着沙尘袭来,昏天黑地,整个天变成黄的,白天需要点灯,窗台上什么时候都有一层沙土。人怕风,庄稼、畜生怕风,耕种也被影响。

 

荒山植树,从无到有

如今,站在自己承包的山头,李荣向远处望去,古长城烽火台之间山脊起伏,绿色延展在眼前。大小老虎沟是他钟爱的地方,那是树苗开始成材之处。他和这片土地的缘分始于1989年春天。村里烧荒开地,遇到大风引发了火灾,第二天他一个人上山,看见“好好的树都给烧死了”,觉得可惜,想着可以做些什么。他用存下的积蓄,承包了4000亩地,开始自己种树。

没有经验,李荣尝试各种树:椿树、榆树、落叶松、樟子松、油松、杏树、杨树……慢慢地,实践经验加上学习书籍,他摸到了一些门道:杏树、榆树长得比较好,杨树只能种在海拔低的地方,海拔高的地方适合种油松;先栽上一批保养土壤,几年以后再增加密度;栽种混交林少生虫害。最初李荣也想得简单,树苗成活了卖出去便可以赚钱,却没有预料到在风沙严重的荒山上种树,从无到有需要怎样的投入。他度过了艰难的十年。

刚刚开始种树的时候,村民们往往没有保护植被的意识,一次刚种好的一片树苗被羊群破坏了,李荣心疼得哭出来,但是面对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他并没有索要赔偿。几个愧疚不已的放羊人从此都小心避开李荣的树苗。刮风下雨的时候,别人往家里跑躲雨,他却惦记着刚栽的树苗往山上跑。一次在山上照看树苗,突然而至的猛烈冰雹把他打晕了,醒来头上脸上都是血。春冬之交,李荣便时时担心树林起火,冬天气温低有霜还好一些,春节过后就提心吊胆,“吓得慌,要是一着火根本灭不了。”

不仅将积蓄都花光了,还欠了外债,但是看到好不容易长大的树苗,李荣心里终究感到欣慰;经济困难时,他也动过砍几棵树卖了赚钱给女儿交学费的心,跑到山上,却怎样也下不去手。“栽树的人和不栽树的人不一样,”他说。那时候李荣的林子已经成活了1000亩。

 

树木成林,无风有爱

1999年,中央民族大学的杨权教授所在的长城考察小组路过附近,偶遇了在山上植树的李荣,了解到大片荒山中的一抹绿林来自眼前这位村民的十年耕耘。从此,李荣的故事为更多的人所了解,并获得了环保奖,奖金解决了家里的经济困难,环保的热心人士也常常来与他一起植树造林。认识了各处的朋友,李荣心里暖暖的,“做环保的人心都特别善。”不过游客多起来给他带来了新烦恼,原来山上非常干净,现在却会出现塑料布、瓶子。游客走了他只好自己捡起来。

现在林木蔚然,风沙天气少了,山里的小气候形成,降雨比山下多,各种动物多了起来,黄鼠狼、狐狸、野猪、野鸟不时出没。因为种树,李荣时常一个人在山上,孤独寂寞的日子苦中也有乐。艰难的时候,心情不好在山里看书解闷,春天采各种野菜做饭充饥“就饿不死”。

脚下的植物,环山的林树,夜晚的星宿,都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生活。土地领受着李荣年复一年的照料,这既是他劳作的日常,也成了他心灵的寄托。在山岭的田地里,他尝试各种作物,等待着哪一种适宜土壤条件可以结出好果实。每年春季山间开满野玫瑰,生机勃勃的景象让他喜悦,“可好看了!”

 

 

美的空调 爱在无风时

人物点评

 

他在风雨中予荒山新生。比起随风而起的山火与天生恶劣的自然条件,造林人的一己之力显得多么微不足道,他不声不响,用三十年的执着与爱,在曾经风沙肆虐的土地上种出一个个无风的春天,大爱无言,陪伴是最深情的告白。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6期 总第634期
出版时间:2020年06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