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人物 | 另类教育探索先行者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本刊编辑部 日期: 2018-07-12

少有人走过的路,自然艰阻重重

“学习无处不在,在风中,在河流,在食物里,在传统仪式上,在家庭和朋友的爱之中。”

这是一句古老的印第安谚语。一两百年前,以机器大生产为标志的工业革命带来了社会形态的现代化变革和知识的分科,也改变了教育的形态——学习,它往往被看作只在学校里发生的事。工业革命和现代化变革催生了标准化的现代学校教育体制。然而如今,随着以信息技术、互联网为标志的第三次科技革命渗入到日常生活的点滴,这样的教育开始越来越多地为人所诟病:它在选拔培训方面的效率和功能依旧,但一刀切的单一培养模式与评价体系、忽视心智人格成长等弊端也越来越明显。

近20年来,在国内,有这样一些新一代家长,为下一代作出了大胆的决定:他们决心跳出现行教育体制,为自己的孩子寻找新的出路。每个人的教育理想景致不同,为了找到最符合心中所愿的桃花源,他们各经异途——有的选择了实验性质的“创新小微学校”,有的组成松散的家庭互助式上学联盟,有的干脆选择在家上学,还有的仍在不断试错和探索……

有人称赞他们勇敢,也有人斥之为赌上孩子未来的冒险,还有更多的人在观望这群吃螃蟹的教育先行者。为了描述这些看似特立独行的存在,他们的实践被冠以各式概念,“新教育”“实验教育”“教育创新”……这些名词不由得叫远远旁观的人好奇:这些教育实践,“新”在何处,又“实验”在何处?他们为何“以身试险”?险途是否真的危险,又或者,其实不过是在走回正途?

少有人走过的路,自然艰阻重重。这来自外界的质疑,来自同侪的比较,来自内心的摇晃,来自法律法规的有待健全和整个社会生态的尚未成熟……

新教育对许多大陆人来说或许尚是发展中的新事物,但在许多其他地区,却已经发展出了可供借鉴的先例。比如在台湾,2014 年11月4 日,“实验教育三条例”(“高级中等以下教育阶段非学校型态实验教育实施条例”、“学校型态实验教育实施条例”及“公立小学及中学委托私人办理条例”)通过,各种形态的“实验教育”得到认可,完成三年实验教育的学生也有资格以同等学历报考大学。越深入其里,人们便越会发觉,“新教育”并不新,也不必然与原有教育体制冲突或对立——那些都是教育本该有的样子。只是“新教育”成熟的那一天,离我们还有多远?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1期 总第563期
出版时间:2018年08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