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 波尔图雨后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图、文 镜子 日期: 2018-07-05

游人虽多但也不至于像其他西欧旅游城市那样拥挤喧哗

刚到波尔图的那两天,天空一直像被墨汁染过的宣纸。团团乌云压着山坡上的房屋和街道,到处都湿漉漉的,像极了江南6月梅雨季时找不到出口的燥热。我住在杜罗河左岸一家临街的青旅,每天早上7点就会被对面的装修工人吵醒。有一次气急败坏跑到楼下向前台投诉,前台也只能耸肩抱歉地解释:“我们也没办法,你还是要试着享受波尔图的时光。”我只好偃旗息鼓,背上背包出门散步。

 

俯瞰雨后城市时,遇到了一只宠辱不惊的鸟

 

按道理讲,波尔图会是那种我喜欢的城市。有山、有水、靠近入海口,坡上有房、墙上有涂鸦,游人虽多但也不至于像其他西欧旅游城市那样拥挤喧哗——这就是葡萄牙的好处了。地处伊比利亚半岛边缘的狭长地带,葡萄牙天然就像世外孤岛,有人来、有人走,不管多么络绎不绝,它始终可以保持一个像容器一样空旷的状态。我坐在河边喝咖啡,看到海鸥正在层层叠叠的云下飞舞,想起不久前的深夜,我坐火车从波尔图机场到市区,铁轨蜿蜒,齿轮发出的摩擦声在黑暗里回荡,竟和海鸥的鸣叫声并无二致。

 

阴天的波尔图

 

正出神,天空愈发灰暗,风也越刮越大,眼看整座城市都要被狂风骤雨举起来,狠狠地甩到宇宙中去。我在包里找伞,才发现早上出门急,什么都没带。我只好立马买单,希望能在暴雨到来之前安全躲回青旅。幸好城市小,拐过两个弯就到了,脚刚踏进门口,积压了几天的雨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倒了下来。我开始在屋子里做饭、喝茶,看着屋檐上露出的天空发呆。到波尔图几天,它一直没给我好脸色——沉郁、闷热、好似身处巨大的无聊里。

 

晴天时在公园里拍婚纱照的情侣

 

就这么过了几个小时,雨声渐小,我就去阳台看天。雨突然停了,傍晚的阳光正顺着狭窄的街道明晃晃地照过来。我裹上羽绒服,来不及换下脚上的人字拖就往外跑。

我要去路易斯一世大桥看落日!这个想法在脑子里迅速膨胀,连带着心脏也变得活跃起来。我好像正被一个未知但又伟大的能量驱使着,要在这座城市的最后一束光消失之前看到它的远大前程。不远处,天空破了一个蓝色的窟窿,我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奔跑,身边只有偶尔呼啸而过的汽车和重新起航的电车。人字拖带起地上的泥点,啪嗒吧嗒打在小腿上,我在一家商店的玻璃窗里看到自己怪异的穿着:羽绒服、阔腿裤、人字拖。

 

傍晚杜罗河岸边的垂钓者

 

就这样大概跑了半个多小时,我终于在最后一缕阳光消失之前到达了城市的高点。刚被雨水冲洗了一遍,此时的波尔图正氤氲在清冷的气息中,就连城墙上的海鸥都好像镶了一层藏青色的轮廓。明明是和尘嚣无限接近的地方啊,我却分明感到这气喘吁吁的时刻,世界上只有我一人了。我看到太阳迅速坠下,看到云霞再次被黑色笼罩,看到路灯亮起。一切都沉默不语,可一切又都好像沐浴在万丈光芒里。我的内心始终被一种劫后余生的期待和喜悦充盈着,分不清是在急速下坠还是急速上升,也分不清是看到了灯塔还是在茫茫前路里找到了无法解释的自由。我只知道那种愉悦感会持续很久,只知道那一刻想对着空空荡荡的苍穹大笑:“只有你啊,和我一样一贫如洗!”

 

Tips
1.波尔图附近有一个叫吉马良斯的小城,是葡萄牙12世纪的古都,有时间的话值得一游。
2.波尔图早晚较凉,即使夏天前往也需要准备御寒衣物。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1期 总第560期
出版时间:2018年07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