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 | 别再问我感受,我没有感受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曾旻 日期: 2018-05-30

他依然无法用语言描述那种身体上的疼痛感,也很难用咨询师能够理解的方式去表达这种疼痛感带来的内心苦恼

“我没什么感受。”当咨询师第十八次问及K的感受时,他坐立不安、不知所措地这样回答。他感觉咨询师仿佛在评价他:怎么连自己的情绪感受都说不出来呢?

其实,说不出自己的情绪感受是很普遍的事情,每个人或多或少有这样的时刻。可是K的“述情障碍”由来已久,显得有些特别。记忆中他第一次被问感受是在幼儿园,老师带着大家读绘本,在读到小白兔的冰淇淋化掉时,老师问:如果你是小白兔,此时此刻你会是什么感受呢?大家不约而同地回答:伤心难过。K回忆这个故事的时候,显得有些羞怯,现在的他明显能够理解“伤心难过”的意思,可对于当时小伙伴如此理所当然地理解这种情绪感受,他感到不可思议。

中学时,K喜欢同桌的女生。她是村上春树的书迷,有一次向K分享了一段《挪威的森林》中的一段话,写在一个精致的笔记本上:

“最最喜欢你,绿子。”

“什么程度?”

“像喜欢春天的熊一样。”

“春天的熊?”绿子再次扬起脸,“什么春天的熊?”

“春天的原野里,你,一个人正走着,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它这么对你说道:‘你好,小姐,和我一块儿打滚玩好么?’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整整玩了一大天。你说棒不棒?”

“太棒了。”

“我就这么喜欢你。”

K看着这个奇怪的比喻,一脸茫然。在K的脑子里,春天有花有草有阳光有雨露,可是没有熊。他也不喜欢熊,对熊的惟一印象来自于小时候爷爷奶奶带自己去动物园看到的黑熊,粗糙、笨拙、巨大。

心理咨询师告诉他可以观察和记录自己的梦之后,过了一个多月,某天早上K终于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梦。梦中有许多灰色的色块,它们分别代表不同颜色的气球,可K坚持认为他看到的只是深浅不同的灰色。小朋友争先恐后地去抢气球,只有他站在原地不动。K说,我也不是不想动,但好像有某种力量阻碍我迈开步伐,好像是一个声音、一个眼神或者一只手抓住了我。

K感觉很糟糕,他说,这种糟糕,就和迫使他前来咨询的糟糕感觉相似。K每晚都会出现四肢阵痛,可医院的检查结果表明,K是健康的,建议他考虑心理原因。

进行了十多次心理咨询后,他依然无法用语言描述那种身体上的疼痛感,也很难用咨询师能够理解的方式去表达这种疼痛感带来的内心苦恼。

一次,K偶然在杂志上看到了“述情障碍”这个词:描述感觉时比较困难,语言中的情绪词汇极其有限,很难将情绪与身体感觉区分开。所以当他们描述忐忑不安的感觉时可能会说:心跳加速、出汗、头晕,他们不知道自己其实是感到了紧张。

他想起在幼儿园时,他想要脱口而出却被小伙伴异口同声的那句“伤心难过”给憋回去的答案:头疼。

临床中,有一些难治性的抑郁,会有述情障碍的特点,他们最初的主诉往往是身体疼痛,这种疼痛的性质患者难以描述。经过身体检查会发现疼痛部位并没有病变。述情障碍的特点包括不能识别情感及描述情感、不能与他人交流情感、缺乏幻想和外向性思维。有一种看法认为述情障碍是一种稳定的人格特质,是抑郁症的易感因素,另一种看法则认为它是抑郁症的一种状态反应。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1期 总第556期
出版时间:2018年06月14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