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 | 俞巧仙 人生要像脉搏起伏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本刊记者 慕德 实习记者 赵逸凡 日期: 2018-05-30

“所有的困难,只要克服过去了,就不是困难”

走进森宇控股集团的新办公楼,迎面是一幅两层楼高的浮雕《森宇之路》,出自吴冠中弟子之手,刻着历代中医药大家及集团创建者俞巧仙的形象。七楼是俞巧仙的办公室,穿过三道门和一间茶室,她坐在最深处。身后木架摆着二十余件古董瓶罐,一侧长桌用来展示家人照片。

照片里的她一律短发,眼前的女企业家,穿着Dior的T恤,上面写着“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20年前,她执意招聘团队,投入四年时间与千万成本解开人工栽培铁皮石斛的难题,随后组建浙江森宇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寓意生命力要像森林那样茂盛、气度要像宇宙那样广阔,并为旗下的铁皮枫斗(风干后的铁皮石斛)产品注册森山牌商标。

2015年,中国铁皮石斛产品的年销售额约为60亿元,其中浙江占70%,而森山占了浙江的三分之一。公司先后研发六大系列百余款产品,包括以森山铁皮石斛为主要原料的日化品、饮料等,如今年消费人次为六百万次。

面对这样的发展状况,相较于追求商业价值,她更关注知识及思想的获取与输出。每月多次受邀讲课,去企业她讲管理,在浙师大、浙江理工大学、浙江农业大学等高校做客座教授,她讲得最多的是《不凡人生,精彩事业》。创业的艰难她尽量简短,最重要的是传递经验,“我认为人一定要坚持、勤奋、善良,选择正确的事情,坚持去做,这辈子到哪里都不会没有饭吃。”

 

人工栽培铁皮石斛

俞巧仙出生于义乌向西10公里的蒋母塘村,父母务农,家中四个孩子常常难以饱足,童年的清苦令她早早领略大自然的丰富。夏天,她们上山挖野菜、采野果,秋天就去松林拾松针回来作柴火,母亲也常去那片松林,播种金银花、野田七等草药,以备治疗感冒发烧。

母亲能干,不仅负责全家人的身体健康,还出外做生意挑起经济重担。“回首过往的经历,我一直固执地认为,自9岁那年扯着母亲的衣襟,跟母亲一起去杭州卖绿豆开始,我才真正踏进人生这条河流。”成年后,俞巧仙时常回想起那个夏天。炎热,蝉鸣,走走停停的绿皮火车,面前一张张愁苦的脸,沿途的田野、村庄、河流、桥梁,被风迅速吹散的大块云朵,黄昏时突然而至的一场暴雨。母亲挑着的箩筐中,一头是家乡的绿豆,一头是三岁的弟弟。她跟在后面,打量着外面的楼房、汽车、时髦衣着。夜晚,三人露宿在火车站外面的广场,几块麻袋拼出一张床,头顶是浩瀚星空,身下是沉实大地。

受到母亲的感染,俞巧仙13岁时便跟着同村的阿姨去金华七一农场摘茶叶,第一次独立赚钱。一拖拉机运去23个女工,她年龄最小。茶园生活条件艰苦,睡觉打地铺,白天任务繁重,嫩芽要一个个采干净,一天一块工钱。同村的女工陆陆续续跑回去,只有她坚持做完一个月。

15岁初中毕业后,她把读书的机会让给弟弟,自己去龙游做土工,扛50斤重的水泥包上7楼。18岁夏天在义乌东河公社的棒冰厂做出纳,其余时间去山里收鸡蛋、红糖,挑着100斤的担子走三百多级台阶。19岁时义乌下付村办皮蛋厂,看她勤快便招她入厂,她工作卖命,没有上班下班的概念,很快把制作皮蛋的全部配方、工艺流程烂熟于心。随后自己做皮蛋生意,早上挨家挨户收鸭蛋,晚上回家连夜腌制,挑到十几里外的代销点去卖。

1987年,义乌第一代小商品市场问世,俞巧仙在副食品市场租下摊位。刚开始只卖皮蛋,她习惯给前来买皮蛋的人多送一两个,积累了许多顾客。后来卖起了糖、烟、酒、味精等日用副食品,见普通大众消费品大家都在卖,她开始寻找有特色的货品。1990年,她跟几个温州人第一次坐火车到广州,除了返程路费,把所有的钱都换成了杏仁、腰果、咖啡、燕窝等新鲜货,回到义乌后大受欢迎。但仅仅是简单的买进卖出,只能停留在小规模低层次的经营模式。同时期开始出现营养需求,她判定保健品一定是个巨大的市场。1995年,她去成都参加“全国糖烟酒交易会”,拿下汇源肾宝、金日洋参、生命一号、东阿阿胶、太太口服液、红桃K等国内外八百多个品牌的总代理,当年销售额过亿,义乌老汽车站一千多平米的候车室几乎都成了她的货仓,同行称她“保健品女王”。

代理做得风生水起,但她意识到,要做大必须创造自有品牌。接触了大量的保健品后,她看好铁皮石斛这种中药材的营养价值与商业前景,决定开公司做相关制品。但野生的铁皮石斛只生长在北纬30度的悬崖峭壁或石缝的背阴处,根不入土,每年只分枝一次,生长一寸左右,生长期为3-5年,繁殖率低,自然产量极少。于是,1997年9月,俞巧仙聘请铁皮石斛资深专家许雪梅做技术总监,成立义乌市铁皮石斛研究所,研发铁皮石斛的人工培育技术,一年累计投入500万。

在这之前还未出现人工栽培的成功先例,旁人无法理解她的执着,但漫长的等待中,哪怕遭遇雪灾洪灾等各种灾害,她也从不动摇,“就是要挑战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如果别人做了那还有什么意思。”在她的鼓舞下,科研团队也对这个未知格外投入。四年后,俞巧仙的投入终于迎来回报,铁皮石斛的成活率从万分之一提高到了百分之八九十。

 

不断进修

回首丰富的创业史,俞巧仙认为,事业的成就首先离不开知识。她第一次正式学习,是1994年参加中央党校针对全国范围的个体经营者开展培训,学习私营经济理论。1997年浙江大学义乌分校开办半脱产的厂长经理研修班,她又立马报名,读了一整年。之后陆续在杭州大学、浙江师范大学等地进修,取得经济师职称,率先在企业里引进电脑联网管理。

最近十年,企业步入正轨,俞巧仙仍保持着“一百天工作,一百天学习,一百天全世界游学”的状态。2007她在中欧商学院进修,课堂上分析美国政府的财务报表,大大开阔了她的国际视野;在清华五道口读EMBA,学习金融知识,朱民教授在课上讲瑞士大巴司机休息6个月便忘记基本操作的案例,更加坚定了她在事业上的专一;每年9月去哈佛商学院游学半个月,主要分析企业案例,埃隆·马斯克在课上分享他为什么做特斯拉,车的功能以及他的社会责任……

俞巧仙不愿轻易总结每个课程的收获,在她看来,学习是一点一滴的过程,并不追求立竿见影的功利。除了金融、企业管理方面的学习,她还在2008年考取了心理咨询师资质,并在第四军医大学读过西医硕士。她每个月读四本书,历史、哲学、企业管理,类型也很杂。“人家总说出差很累很辛苦,我就喜欢出差,一出差就可以在飞机上看书。如果是在坐五个小时高铁,就更爽了。”

最近她在看《谢谢你迟到》和一本关于谷歌的书,书名她已想不起。“我记性很差的,差到什么程度,有些人见过十次,我都记不住叫什么名字。”她甚至记不住儿女的生日,但有些事情又非常清楚,比如石斛的品种、仓库的货物。“我在金华人大财经工委,我们企业去年的预算做得非常好,今年又来做预算,我一看这个数字不对,去年的1.28亿,今年怎么1.29亿啦,这些我就很清楚。”

剩余的六十多天,是属于她的自由时间。悠闲的时候她常常打坐,“我认为打坐是一种修行,修行是什么,就是修正自己的行为。”需要修正的行为关乎对他人的认可与内心的平和。“我喜欢独处,一天到晚一句话不讲也没关系。大会上我也不爱发言,但只要我说就一定说真话, 所以以前我遇到意见非常不统一的人,我会很看不惯,很讨厌,很讨厌,但现在不会,除非员工做事不用心。认真做,做错了没关系,我肯定不会骂你,最怕你做事情不认真,我最讨厌。”

 

森山小镇

这一两年,俞巧仙的打坐时间明显减少,她的生活重心开始围绕最新的项目——森山健康小镇。小镇选址在义乌西南部的农业重镇义亭镇,这里处于浙中城市群“金义主轴线”中心区域,盛产红糖。森宇集团计划总投资51.8亿元,立足于20年的产业基础,建立集现代农业、智慧工业、休闲旅游、养生养老、森山文化于一体的现代小镇,计划在五年内建设完成并投入运营。

 

森山健康小镇规划建成一座集大健康、生态农业、文化旅游、养生养老、国际康复等功能产业为一体的健康特色小镇,图为小镇中的铁皮石斛生态园

 

项目于去年3月7日动工,但这一想法早在2016年便已成形。“16年刚好国家在改变,开始服务实体,义乌市政府鼓励我们去再次创业,但当时老的那批企业家呢,没那种心情再去战斗了,新的这一批想战斗但又没有方法、工具和资源,所以,我就站出来,愿意去承担。刚好那时我们也在思考,要想增加消费者黏性,就要让他互动,所以我们也正好想做个平台,可以让客户在里面体验更多元的服务。”

三年前,森宇的目标是达到“三个三万”——三万员工、三万种植面积、三万个有效终端,但现在,随着种植和车间技术发展,效率提升,种植面积已然不需要三万亩;而一个车间以前是280人,现在20个人就可以了。如今,俞巧仙的目标变成了三年把小镇建好。“建好后有三大意义,一是把一二三产业全部融合,二是带来七八千个就业岗位,第三是把大农业大农村大农民这三个事情解决掉,做出一个乡村振兴发展的样本。”

森山小镇占地4.07平方公里,澳科大的校长来视察时说,老澳门也就这么大。从义乌小商品市场摆摊搬到北苑八千多方的办公楼时,俞巧仙说,哇,这么大的房子,够了够了;后来建了新的办公楼,她感叹太大太大太大,走都走不过来了;而现在的小镇,则是未曾预想的里程。

企业发展20年后,创建森山健康小镇,从战略角度,是为了延伸、完善产业链,是企业转型升级的有力助推,从宏观意义看,更是一座平台,是人们生活、创业、休闲、交流的空间。“做这个事情也没想过要赚多少钱,除了想增加客户黏度,更多的是看到很多四五十岁的农民没事情做,坐在那里,空在那里,我就希望能做一件事情,让他们有活干,有收入。”

俞巧仙从小跟奶奶睡,受奶奶影响很深。小时候难得煮次地瓜,奶奶把大的都送给邻居,小的才给孙子孙女。“那时我才七八岁,很不理解,我说为什么你对别人那么好,她说,我们没有本事,只有对别人好的本事。”

奶奶不仅教会了她善良,更让她学会了坚强。“我遇到困难时,都不认为是困难,因为再苦都没有我家庭苦。我爸爸才一岁时,就和奶奶一起被我抽大烟的爷爷卖到了别的村庄,三岁时,继爷爷又去世,奶奶一个寡妇带着一个拖油瓶,处处受欺负,乘凉时有人把屎尿洒到她头上,她都不说话,就在池塘里洗掉。我认为没有比她更苦的了。”

“前段时间我看《无问西东》,它里面说,如果你知道你要面对的人生,你还会有勇气前来吗?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会,很多人认为我早年的生活很艰辛,但我认为所有的困难,只要克服过去了,就不是困难。而且我觉得我的人生很有意思,人生就要像脉搏一样,如果没有点起伏,是会死人的。”

 

 

俞巧仙 

森山铁皮枫斗创始人,现任森宇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森山健康小镇董事长,国家林业局铁皮石斛工程中心主任,系全国三八红旗手,浙江省十三届人大代表,2018年获”浙江工匠”称号。集团始创于1997年,旗下主打品牌“森山”为中国铁皮枫斗领导品牌,集团为国家铁皮石斛行业标准制定单位、国家铁皮石斛工程技术中心,先后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浙江省科技进步一等奖”等,以及林业最高奖——梁希林业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集团旗下拥有省级企业研究院、省级院士工作站,先后承担7项国家级科研项目。2018年,由森宇牵头的铁皮石斛大健康产品入选国家“十三五”重点研发计划“中医药现代化研究”重点专项项目。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1期 总第570期
出版时间:2018年10月1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