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 | 吴婧 理性与热情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本刊记者 幕德 图 本刊记者 大食 日期: 2018-05-24

律师的理性往往看起来很冷血,但这种理性才是对当事人负责的专业

“走在这里,随随便便都能砸中一个律师。”广州珠江新城傍晚6点,职员鱼贯而出,各样交谈声中,只有这句台词,一定属于一个律师。

证券、投资公司、商场、银行似乎都不复存在,在吴婧眼中,这个金融中心等同于律所聚集地。她熟练说起十几家大型律所的名字,并向我逐一列举它们的位置。

说这话时,她一手挽着MiuMiu浅灰色大容量手袋,一手握着手机,黑色连衣裙,黑色细高跟,黑色长卷发随着脚步快速起伏。

她语调轻柔,不时大笑,很难想象两年前拍着桌子指责当事人事情处理得很糟糕或者交代的事情没做好时的火爆。“以前主要做诉讼,我看自己以前的照片,面相都很凶。现在转做非诉讼,整个人温柔了好多,而且现在我觉得,不用跟别人拍桌子,人家也会听你的。”

底气来自正式执业以后当事人的满意率。从业第15年,她习惯每天6点前起床、7点安排好当天行程、晚上9点后不接电话、11点睡觉。她在美国的律所工作时, 同事们每天中午只花半个小时吃三明治、喝咖啡,她以此律己,平日中午也不休息。

勤奋之余,她将耀眼的战绩归功于社会法制环境的改善,但如今与律师有关的国产电视剧在她看来都太外行,没能向观众展现这种大背景和律师智慧。

令她感同身受的是美剧《Suis》,剧中的助理律师刚进律所就被指派6小时内看完1500页资料,哪怕不停歇,也要15秒看完一页。

现实生活中,13年前,同为律师助理的吴婧处理一起证券公司的案件,该公司高层管理人员涉及市场经济罪被拘留。需要立即消化的资料多到办公室铺不开,她拖着资料到酒店,两天两夜,不休不眠,最后整理出的案情分析报告令当事人很快获得释放,合法权益得到保障。

“Long hours,high pressure”的台词确实是对律师行业的准确总结,吴婧坦言辛苦是常态,但她从不在人前抱怨,尤其是家人。“我只要一抱怨,家人就说不要做了。”工作受挫时,她会想起剧中资深律师的告诫,“如果有人拿枪指着你逼你干一件事,你应该夺过他的枪,或者掏出更大的枪,或者说他是虚张声势,而不应该屈服或被杀。你应该有146种方法,如果你想不到,可能你不适合做律师。”

工作第三年,吴婧被律所派去房地产企业做法务总监。当时开发商投了少量的资金,去撬动一个几十亿的项目,恰逢那几年经济不景气,导致资金链断裂,项目面临破产。期间包工头、材料商多次带人来讨要欠款。最严重那回,几百人在公司外堵了一天一夜,连吴婧在内的一干高管无法进出,一直拖到第二天公安来了才得以解决。

代表资方的吴婧明白,一旦破产就什么都做不了,为了助其降低损失,拖住整个工程的结算周期,吴婧想了办法延缓破产。

后来,吴婧考律师资格证时,面试官正是这个案子后来的接手律师,后者对对她此前的做法表示认可,加上当天表现出色,吴婧顺利通过,正式迈入执业律师的生活。

 

同情是廉价的,解决方案才对当事人有用

大学以前,吴婧没看过任何律师职业剧,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律师。她在江西南昌附近的奉新县长大,每天中午12点,准时跑回家抱着收音机听单田芳评书,《隋唐演义》《七侠五义》《白眉大侠》百听不厌,中山大学历史系成了高考第一志愿。

录取失败后她去了西北政法大学,原因是母亲有个朋友的孩子在那上学,有个照应。在法学院,高考数学只错了一道题的吴婧选择了以经济法为主的法二系。

2003年,吴婧大学毕业,她没有像多数同学一样去公检法,而是留在了曾经实习的律所当律师助理,班上二十多个女生,如今从事律师的只有五人。

起初几年,她还没通过号称“中国第一考”的司法考试,但在当时的职业环境下,公民代理亦可以单独开庭,所以这段时间吴婧积累了不少开庭经验。

第一次开庭是一宗离婚案,那会吴婧毕业没多久,带她的律师接了这个案件,当事人被男方转移了大部分资产,只剩下一套按揭房。吴婧在湖北某县民政局、法院、公安辗转找到男方重婚的证据,但其不愿妥协,最后立了刑事自诉案。

民事案件开庭前五分钟,她打电话给律师,律师说这个案子你自己开就行了,不用我去。“当时白云法院刚刚搬到新的地址,空调特别强劲,我就穿了一件衬衫,加上第一次开庭没经验,一直哆嗦。”好在吴婧早已和当事人商量好对策,让她抱着一岁的孩子安静坐着,争取法官的同情分,其他的话交给自己来说。

第一个案子拿到胜诉判决书以后,“还是有点感觉的,开心了三两天。”

之后的两年她做了大量离婚案件,多到一看前来咨询的当事人就知道她是不是要离婚。“眼圈全黑,脸色发灰,基本上就差不多了。”她甚至常常跟一旁的年轻同事打赌,基本上百试百准。

常人多为婚姻不幸感到同情,但对律师而言,同情是廉价的,只有提出切实的解决方案才对当事人有用。“因为拖的时间越久,受的伤害越大。”

在吴婧看来,律师最擅长的事情就是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离婚案件其实只要不涉及复杂资产,争小孩和简单的几套房产对我们来说都是小案子。”她要做的不是安慰,而是极其理性地为对方提供建议。“只要他的方案明确以后,我们就能帮他解决问题。没必要拖那么久,把自己折腾得那么惨。”

如同《金装律师》中的理念:“做律师就像做医生,不要对客户投入感情,你要四处按压,哪里疼,你才知道该检查哪里。”律师的理性往往表现出来很冷血,但这种理性才是对当事人负责的专业。

 

天生的热情

吴婧爱折腾,总是做很多别人看起来“无用”的事情。“我觉得所有的事情都不是完全无用的,积累到一定的时候会有回报的,对于回报不要太刻意。”

大学时,吴婧看书很杂。学校图书馆是她常去的地方,常常早上6点起床跑完步就去占位置。除了专业书之外,她还看各种各样与专业无关的书。福尔摩斯、俄国小说、村上春树……图书馆大部分的书她都刷了个遍。现在想起来,她笑笑解释道,大概当时西安的冬天里,只有图书馆暖和。

大一下学期某一天,上午10点上完大课的吴婧在过马路时出了车祸,主干道没有斑马线,也没有红绿灯,被车撞后伤痕很明显,她以参加暑假班为由留校,以免回家后家人看到未愈合的伤痕而担心。她在学校旁边的课外辅导班修了一门与专业完全无关的课程——软件工程。起初只是学二级,后来干脆把三级也修了,并取得了软件工程师的初级开发资质。

整整一年,晚上和周末的时间,吴婧全泡在辅导班。法学院课程较多,半个学期得学完十几本厚厚的书,但她仍挤出课余时间学软件工程。“法学院没有数学,软件开发的系统学习填补了这一块,确实是有用的,分层级的编程设计跟法律类的逻辑课其实是很像。”虽然,至今为止,她学会编程也只是自己研发了几个简单的冒泡软件来玩,但谈起那段学习经历,她依然很骄傲,觉得做了一件很酷的事情。

这种不功利的心态延续到工作上。从入行开始,她就先后担任了很多社会职务:省直政风行风评议员、海珠区政协委员、海珠区人大侨工委委员、广东省法学会房地产研究会和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广东省社会组织总会副秘书长兼法律工作委员会主任、民革广东省直第十一支部副主委、广东省律师协会证券专业委员会委员、广东省粤港澳合作促进会理事等。

虽然很多社会职务都是公益性的,但她还是付出了很多的精力和时间。提交的《关于加强民间社会组织(NGO)在服务新生代农民工发展作用建议》、《关于深入开展普法宣传教育的建议》、《关于构建诉讼保险制度的建议》获得民革省委会的嘉奖。在她担任民间组织管理局法律顾问期间,一单诉讼案件都没有,很多矛盾在初发期间就被化解了。民间组织选会长的时候最容易出现矛盾,关于一些章程的内容也很容易有不同的意见,她在问题发生之前及时提供正面的法律意见,防止矛盾激化。

2013年6月,她开始担任广东省社会组织总会的法律工作委员会主任,服务对象为六百多家省级社会组织。吴婧的工作就不仅仅是提供法律意见,还要提供法律讲座、为社会组织可持续发展提出引导意见等。

2008年前后,吴婧做房地产研究会的工作,那时微信还没普及,每年要开一场一百人左右的年会,就要逐个打电话、发传真。提前发信息预约打电话的时间,约好了就打电话通知开会,开会前一天还得打电话确认第二天是否能出席。极其繁琐的工作,且不产生经济效益。“真的在燃烧你对生命的热情,没有别的东西支撑你。”

“那你的热情哪儿来?”

“天生就喜欢折腾吧。”

 

律所CEO

2012年是吴婧事业的转折点。她离开了原来的事务所,并且决定从土地房地产领域转到以金融为主的领域。

对一个律师来说,中途转变专业是一件很有挑战的事情,这意味着基本放弃以前的市场。吴婧觉得自己的转变是市场的选择。2000年以后是一个高科技迅速发展的年代,吴婧认为经济增长的重点将是金融,如今P2P、投资基金类企业越来越多,金融领域越来越大,也印证了她的眼光。

转变的过程非常痛苦,要投入大量时间学习基金、融资、证券、信托等金融知识。除了用碎片时间在微信上看最新的行业动态,整整一年,吴婧坚持每个月看四五本几百页的书。直到现在,她仍然每个月看一本金融类书籍。

转为以金融业务为主后,如今吴婧一年只接少量的诉讼案件,并且喜欢挑战棘手的。最近的一次胜诉是去年番禺的土地承包合同案件,开庭前对方律师非常有把握,全风险收费,一审开了四五次庭,再加上一堆村民在法庭上给法官施压,连吴婧都以为这起案件最终会不了了之。但最后她以该案适用土地承包法以及当时广州市的土地承包细则而不是租赁合同关系这一点打赢了官司,连诉讼费都全部由对方承担。

去年,她加入了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做管理合伙人。这家律所有160多名执业律师,20多名实习律师,是广州本土发展起来的大所。管理合伙人是目前律师市场上最欠缺的岗位。“相当于CEO。以前对于专业的律师来说,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打杂的职位。(管理)是一个公共事务,由一个律师做,就是分摊了精力,会影响做业务的时间和精力,也就直接影响了律师的收入。”

 

 

但吴婧觉得自己有律所情怀,她希望亲手打造一个理想中的律师事务所——广州本土发展起来、纯市场化模式的一线大所。

天穗一方面是利用互联网+方式销售法律产品,打造精品特色的服务;另一方面是把事务所的特色服务推广到全国各地。天穗管理团队不希望和大多数事务所一样开“翻牌”分所,而想做直营分所,直接派总部的人到其他地方根据当地特色设立新的事务所。

如今,天穗律所已经以直营的模式在山西太原、广东深圳、广东惠州、广东河源设立了四家分所。在内部管理上,吴婧采取了一些加强内部风控的措施,收拢所有的税点,整个所都按照统一的税点执行。一碗水端平、不重私利让她获得了大部分同事的信任。

站在管理合伙人的高度,她还看到了整个律师行业的问题,“以香港 IPO 为例,大陆律师收费一般约为香港律师的四分之一。而北京、上海律师的收费也一般会比广州高。”吴婧认为广深地区法律市场非常大,需要本地律所同声同气,除了同行竞争,更应该共同致力于提升服务本地市场的能力。

为此,她尽自己的努力培养年轻律师。天穗的实习律师有百分之八十会留下继续执业。对刚执业的律师,事务所会在律师办公室的租金上给予他们优惠,还允许他们组团租办公室。另外,吴婧会主动把一些资源和机会分给年轻律师。她希望未来能把天穗打造成年轻律师的黄埔军校。

也只有在谈到年轻律师时,吴婧才会收起笑容,如军官般要求:“年轻律师在外面参加活动,一定要说话、要发言、要言之有物。一个二十人的场合,如果是现场唯一的律师,必须能起到引导作用,宣传法律,宣传自己。”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1期 总第556期
出版时间:2018年06月14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