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 | 一个叫大卫•古德尔的老人决定去世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吉普赛 日期: 2018-05-16

他知道,酝酿了二十年的安乐死计划是时候实现了

大卫·古德尔(David Goodal)是一位来自澳大利亚的科学家,职业生涯获得过三个博士学位、发表过一百多篇学术论文。他最喜欢的食物是炸鱼薯条和奶酪甜点。这是他的最后一餐——和大部分人无法预知死亡不同,大卫·古德尔在不久之前就确定自己将在2018年5月10日去世。他选择安乐死。

由于目前澳大利亚只允许罹患绝症的病人安乐死,而大卫不符合要求,所以他只好向瑞士巴塞尔一家诊所发出申请。“我非常遗憾活到这把岁数。”就在上个月,这位长寿的科学家刚刚度过了自己104岁的生日,但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采访时,他却毫不掩饰对于结束生命的渴望:“我不快乐,我想死。”

大卫·古德尔1914年出生于伦敦,1948年开始在墨尔本大学任教,毕生致力于植物学和生态学的研究。但他绝不是那种一头扎在学术海洋的书呆子,他注重生活趣味,一直保持着英国绅士的传统爱好:舞台剧表演和打网球——这些业余生活直到近些年身体机能衰退他才逐渐放弃。当然他被迫放弃的还不止这些:几乎所有的朋友都已离开人世,而在102岁时,他效力的伊迪丝·考恩大学也已经不再需要他了。

当时大卫需要每周四次往返于城市北部的学校,每次通勤时间超过90分钟。学校委婉地提出了让他退休的建议,可沮丧的大卫却觉得这是年龄歧视。当时,这还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一场不小的争论:科学领域的研究是否能消除年龄的限制?迫于压力,学校撤销了让大卫离职的决定,但同时也规定,大卫只能在一名护理人员的陪同下,在校内参加预先安排好的会议。女儿卡伦认为这件事有损父亲的人格,而大卫自己则说:“我希望我的经历能够鼓励其他人退休后也能继续活跃在他们的领域。”

对于大卫来说,选择权一直是他非常在意的权利。二十年前,他就加入了一个倡导安乐死合法化的非营利组织,开始思考死亡和生命的关系。“为什么要为死亡感到难过?我不认为这是一件残酷的事情,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啊。”大卫的想法也代表了大多数安乐死支持者的观点:当一个人尽完应尽的社会责任,他就可以自由地选择如何度过余生了。

几个月前,在珀斯家中,大卫曾不慎摔倒,但直到两天以后,他才被保姆发现;他的行动越来越迟缓,拄着拐杖也无法正常走动;即使没有严重疾病,医生也开始建议他不要再单独出门……越来越多的事情让大卫意识到自己人生的可能性正在逐渐丧失,而他也正在变成家人和社会的负担。他知道,酝酿了二十年的安乐死计划是时候实现了。他决定理性、平静地走向死亡。

“你是否清楚在注射药物后会发生什么?”安乐死过程开始前,医生例行公事地问。“我希望我的心脏停止跳动。”大卫清晰地回答。

几分钟后,他按下注射的开关,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而就在吃炸鱼薯条和奶酪甜点的那个下午,他还召开了一场记者会。被问及想选择什么音乐伴他离世时,他曾说:“我想会是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末章《欢乐颂》。”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37期 总第578期
出版时间:2018年12月20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