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 | 被抛弃的体验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曾旻 日期: 2018-05-16

抑郁症的诊断标准中,核心症状之一为情绪低落

职场新人D总觉得世界充满恶意。毕业半年,她第二次换工作。第一份工作的环境是开放式的,办公桌之间没有隔断,这让D感到无比压抑。很多时候当别人的目光扫过来时,她甚至觉得羞耻。那目光里包含的敌意、嘲讽和鄙视让她窒息。一次,一位同事走过来问她要工作文件,她感觉同事的眼神和语气充满嘲讽和鄙夷,似乎在说:“你怎么这么笨,这点事情都做不好!”那天下午,她递交了离职申请,落荒而逃。

第二份工作,D特地找了一家有小隔间的公司,办公桌有高高竖起的隔板,同事之间互不干扰,一天下来,她躲在自己的小隔间里,大部分时间都能比较放松。可在三个月后,领导找D谈话,表达了对她的期望:“你的工作能力不错,希望以后能更加主动,多和同事沟通。”这句话就像五雷轰顶,瞬间击碎了D在这份工作中慢慢建立起来的安全感。从此之后,每当领导从身边走过,D都感觉他在用全身的动作和眼神暗示自己:“你真不讨人喜欢!”一个多月后,D实在受不了领导的暗示,逃离了那个地方。

失业恰逢失恋,形成双重打击。经过心理测评、问诊和身体检查,D的心理困扰被诊断为抑郁症伴随焦虑状态。

她的恋情是从一年前开始的,那是她第一次感觉有人能那样珍视自己,她似乎根本无法拒绝那份深情。可如今对方的不辞而别,让她重新陷入混乱和迷茫,就像15年前父亲不辞而别那样。这些年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只觉得困惑,渐渐地,那困惑变成自责,她深信,一定是自己的错!

困惑和迷茫只持续了几天,很快她得出结论:一定是因为自己的笨拙和讨厌。失恋后的三个星期她都没出门,外卖盒堆积成山,邻居对此三番五次敲门抱怨,她干脆装作没听见。

这天中午,D依然躺在床上,看着空白的天花板,上面浮现出前男友模糊的身影,那个手捧鲜花彬彬有礼的年轻人向自己招手,红色的玫瑰染红了整个视野,鲜艳得令人刺痛,D感觉头晕目眩。她突然意识到,整个世界都抛弃了她。

D开始流泪,想起中学时的好友C,那是这辈子惟一深入她内心的好友,她们放学后曾坐在教学楼的天台上,聊到深夜。C告诉D,总有一天她会离开这个令人失望的世界。高二时,C兑现了这句话,从7楼跳下。D自责没有给C足够的温暖,让她对这个世界保留一丝情感。D不是悲观主义者,对生命和未来有很多期许,C去世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不敢靠近窗口,害怕自己也那样跳下去。

此时此刻,D只觉疲惫,眼泪似乎在抽干她身体里的能量,一会儿她睡着了。半梦半醒间,她见到了父亲,站在她中学教学楼的大门前方。C从父亲身后走出来,脸上浮现出一模一样的表情,似乎在说,“跟我来吧!”D向前奔跑,伸手去触摸父亲和C的身影,可那身影越来越远,渐渐消失在视野中。

D置身于空旷的大草原之上,感觉非常孤独。前男友突然从远方走来,她再次伸手去够,他的身影却开始远离。终于,她停下了追逐,坠入了无尽的黑夜中。

抑郁症的诊断标准中,核心症状之一为情绪低落。不同于日常生活中遭受挫折和失败后的不开心和心情不好,它是病理性的,往往会令人缺乏活力。这种情绪低落与患者的消极体验有关。在D的故事中,多次的“被抛弃”经历,让她在职场中和他人相处时,时刻感觉不安和恐慌,任何来自他人的好意都是短暂的,被抛弃则是惟一结局。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1期 总第556期
出版时间:2018年06月14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