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故事 | “丛林”欧洲难民危机的缩影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Nora Lorek-Panos 林芯芯 日期: 2018-05-16

难民和非法移民仍然在源源不断地涌向加来,这座城市依旧是他们迁移计划中不可缺少的中转站

“丛林”是位于法国北部加来附近的露天难民营,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爆发后,叙利亚等国家的难民涌入此地,遥望着英吉利海峡,艰难生存,又被迫离开。他们有的成功抵达彼岸,有的仍在继续等待。

 

2015年秋天,来自叙利亚的难民丹丹、维萨姆和易卜拉欣三人在加来结识,一起搬进了“丛林”难民营,住在大部分叙利亚人聚居的区域。起初几个月,他们试图通过途经的货车偷渡,但在之后攒够了钱,便支付给帮忙偷渡的蛇头。然而,即使有人帮忙偷渡,他们还是失败了好几次,直到2016年7月,三人才成功在英国与亲戚团聚

 

援助难民的志愿者表示,它在2016年被拆除前,已经聚集了9106位难民,这曾是他们漫长迁徙的中转站。

欧盟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08年欧盟收到超过20万份难民首次庇护申请;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申请数量突破30万份;2015年欧洲迎来难民大潮,数字突破120万,具体达到1255640份。直至2017年,申请人数方有所缓和,降至50万以下。

 

为了获得手机信号,一名男子爬上梯子的顶端。法国警方巡视了该地区,并警告居住者不得修建二层结构的建筑物,避免造成危险事故

 

当时,男人、女人以及无人监护的儿童滞留在“丛林”难民营中,尽管他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安置自己的居所,阴雨天一过,那些席地而立的临时帐篷还是满身泥泞。穿梭于“丛林”中,这些难民国籍各异,种族各异,却怀着相同的愿望:抵达英国。

2015年,“丛林”的基础设施迅速发展,难民利用木棒、防水帆布、塑料和防寒的毯子建起教堂和清真寺,他们来自叙利亚、阿富汗、苏丹、科威特、库尔德和巴基斯坦等国家,共同居住在沿着难民营道路蔓延开的70家餐馆、商店和理发店之间。

 

来自大马士革的难民亚辛(Yassin)在棚屋内阅读阿拉伯文和英文双语词典。营地被拆除后,他在比利时和法国艰难生活了一段时间,最终在2017年5月抵达英国

 

午夜至黎明,通往加来港口的主道路成了这座城市的禁区,持刀的蒙面蛇头常常阻截路过的车辆,让付了钱的偷渡客上车偷渡。营地的居留者一直在用树木或煤气罐来制造障碍,减缓前往英国的卡车的速度。每天晚上,法国交警加大巡查力度,以确保加来的一些主道路上没有伺机而动的移民和他们留下的路障。

 

斋月期间,一群来自苏丹、厄立特里亚和埃塞俄比亚的难民坐在难民营露天的清真寺中吃早餐

 

然而,到了2016年8月,情况变了。一些偷渡客与英国的亲戚取得联系,团聚后,只需等待和英国移民局的面谈。同年10月,法国政府决定拆除“丛林”难民营,并驱逐其中的居留者。流离失所者放火抗议,对峙过后,短短三周内,营地消失了。

灰烬中,政府将4404名居留者转移到全国各地的收容中心,1200名儿童登记进入由集装箱改造成的临时托管中心,其余一些人则决定在街头自力更生。

 

难民营拆除行动中,一名男子正在躲避警方施放的催泪瓦斯

 

根据《卫报》引述的内政部数据,2015至2016年间,已有超过八万四千名非法迁移者试图通过加来和敦刻尔克的港口进入英国。

之后,难民和非法移民仍然在源源不断地涌向加来,这座城市依旧是他们迁移计划中不可缺少的中转站。只不过,为了躲避法国警方的侦查,他们现在只能隐居在更小的非正式居所里,所有流亡异国他乡的忍耐,仍是为了抵达对岸的英国。

 

“丛林”难民营的临时庇护所被烧毁。当政府决定拆除营地时,一些居留者放火抗议

 

2018年4月22日,法国国民议会通过政府推出的《避难与移民》法案,修改充满争议的“帮助非法移民罪”条款,将原有的刑事罪责改为无罪。而如何安置难民,如何维持人道的历史传统,这场在欧洲上演的道义与现实博弈的困境,不过是冰山一角。

“丛林”瓦解,散落在沙丘上的数百把牙刷、泥地上的帐篷残骸,以及政府用来驱逐人群的那些催泪瓦斯,是他们最后的痕迹。许多人仍在继续等待。

 

法国政府拆除“丛林”难民营后,一些难民的遗留物躺在地上,包括一张伊朗护照(中)和其他各种物品。在拆除行动开始前,仍有大约三千多人滞留此地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1期 总第564期
出版时间:2018年08月22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