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人物 | 原来是在一个框里——对话朱婷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本刊记者 黄剑 日期: 2018-05-16

出国打球让眼界变化很大 人物周刊:你到土耳其已经两个赛季了,觉得自己在哪些方面有比较大的变化? 朱婷:我觉得是眼界。看的东西不一样了,因为这边有很优秀的运动员和教练,包括其他队交手的运动员,从他们身上你能学到不一样的打球风格,或者说打球的变化。教练指导的方式也有不同。因为年轻可以

出国打球让眼界变化很大

人物周刊:你到土耳其已经两个赛季了,觉得自己在哪些方面有比较大的变化?

朱婷:我觉得是眼界。看的东西不一样了,因为这边有很优秀的运动员和教练,包括其他队交手的运动员,从他们身上你能学到不一样的打球风格,或者说打球的变化。教练指导的方式也有不同。因为年轻可以去学习、去尝试嘛,如果是好的就拿来自己用。

人物周刊:对于你来说,眼界是最重要的吗?

朱婷:对啊,因为你要看那些东西,很多的打法基本上都是在这里产生的。

人物周刊:原来是在一个框框里?

朱婷:对,因为你看不到的时候,你就只能想这个东西。但你看到之后,你会想更多东西。

人物周刊:你到土耳其之前,期待自己在哪些方面发生变化?现在发生的和过去期待的有区别吗?

朱婷:我最开始来的时候,想的是看看其他运动员是怎样一种职业的生活方式,因为我在国内是没有体验过的。想知道从生活到训练再到比赛是怎样一个状态吧。再就是体能方面,其实我之前是不太注重体能的,体能的概念在脑子里也没形成特别大的规格,但来这边之后就发现完全不一样了。

人物周刊:原来没有真正的体能上的概念吗?

朱婷:原来也有,但有归有,你体验不到那种感觉,感受不到,体能对自己的重要性,身体的健康对自己的重要性,尤其对一个运动员来说的重要性。

人物周刊:现在又有很多人开始讨论你的身价。身价会给你很大压力吗?

朱婷:但真正你能得到多少,或者你能实现多少,或者你认为你自己值不值这个价钱,只有你自己心里知道,所以自己心里这杆秤要平衡,我觉得外面怎么说都无所谓的。他们说多少多少,其实我心里想说,你能把你说的这些的钱差价补给我吗?哈哈。很夸张的,因为大家都有这种(想法),其实我都不知道消息从哪儿来的,因为现在的合同还没有开始谈。可能是每次到这种合同快要成型的阶段,大家就选择在这个时候说?

人物周刊:去年丢了联赛冠军,你那时候确实很失落?

朱婷:很失落啊,很想要个联赛冠军,我现在都没有联赛冠军的(记者注:本次采访在朱婷夺得今年联赛冠军之前)。很窝屈。因为我们时间也有,但是半决赛打得确实是不尽人意,自己的东西没发挥出来,就导致这种局面。

人物周刊:这种情况下,会哭出来吗?

朱婷:不会,我现在很少哭。打完比赛回去,她们都哭了,我自己很开心地笑,她们就说你怎么不哭,我说我哭不出来,哈哈。

 

打球的方式方法那也是后天培养的

人物周刊:你跟其他人相比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训练方式?

朱婷:好像……应该是没有。其实和他们训练的时间也是一样的。比如我们度个假,去玩,他们也是一样的。

人物周刊:不会是你训练时间长一点或者强度大一点?

朱婷:不会,基本大家都很自觉的。

人物周刊:一样的训练时间和方式,却与别人不同,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把这个理解为天赋了?

朱婷:原来话在后面呢,哈哈。

人物周刊:但是,很多人会用“天才”、“天赋”这样的字眼来称赞你,这个东西你会感受到吗?

朱婷:没有。其实我觉得所谓的天赋,也就是外在的吧,身高,身体条件这些。但这也是父母给的。先天性遗传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至于打球的方式方法那也是后天培养的。

人物周刊:除了客观的身体天赋之外,悟性呢?

朱婷:可能会有哈。

人物周刊:你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自己在这个领域做得不错?

朱婷:没有,没有,其实我觉得可能是这个时间段来说,比其他运动员好一些,但过了这个时间段,我觉得会有一批新的运动员。

人物周刊:拿过这么多冠军之后,会害怕某一天失败吗?

朱婷:不会。我觉得失败的话,要看是怎么样的失败吧。比赛本来就有胜负之说,但如果你连自身都没做好的话,那你就要从自身找原因。如果自身没问题,真正把自己的东西都发挥出来了的话,还失败了,那就说明技术还不到家,就回去再好好练练。

人物周刊:输了比赛之后会特别责怪自己?

朱婷:打不好的时候都会有的。有些自责,说这种球不应该出现失误的,觉得可以做得更好。

人物周刊:你是那种会容易着急的人吗?

朱婷:着急怎么说,我是分时间段的。比如说你没必要犯错的、要正常人来说零几率(犯错)的(情况),但是你犯错的时候那肯定会。一次两次这样之后,肯定会(着急)。 一般来说我是还好,还好。

人物周刊:你的排球生涯一直以来相对比较顺,你对自己有怀疑的时候吗?

朱婷:其实状态一直好也不是特别好。我觉得运动员比较良好的状态好多时候会持续几个月或一年的时间,但也会有一个下滑,这样的话你会反弹得更高。但如果你一直保持着这个状态之后,我觉得不会太好。就等于说,你一直在这个水平线上了。你要看见那些好的运动员下滑之后,再起来的时候,就比之前的状态要好一些。

人物周刊:作为一名优秀的运动员,你觉得需要具备的最重要的素质是?

朱婷:首先要有自信,在困难时候主动承担一些责任,我觉得对团体来说,它需要有一种让大家觉得你很亲和,或者在困难时候很相信你,要给你身边的队员有这种感觉。

人物周刊:在你这二十多年的过程中,有谁对你的激发让你印象特别深?

朱婷:我觉得没有太多人激发我。我觉得我能成长得快一些,是因为看到一些好的人去做一些好的事情。比如说郎导,包括我父亲,其实对我影响很大。

人物周刊:怎么说?

朱婷:就是做任何事情都一板一眼,也使我在排球上养成一种很仔细的习惯。

人物周刊:谁离你的心最近?

朱婷:谁离我的心最近?我觉得分两种。在排球上肯定是郎导。但是在家里的话,应该是我爸。我觉得郎导很懂我,比较了解我的一些想法之类的。比如说吧,我要做一件事情,但这个事情我可能拿不定的时候,你知道吗?有时候郎导可能就跟我说了。就这种,我不说,(郎导)就是作为教练啊,作为一个长辈,最后也会给我提出来。她能从我的感官去看出来。上赛季我没拿到联赛冠军,后来打欧冠的时候,郎导就来了。我从来没跟郎导说,但是肯定新闻都知道了。我就想了半天要不要跟郎导说,还没说呢,郎导就把那消息发过来。

我爸呢,我跟我爸什么都说,因为我们性格很像。对家里其他人,我是属于报喜不报忧的,但是跟我爸可以喜忧都报的。

 

大家状态不好的时候,需要队长带领队友

人物周刊:去年你成为国家队队长了,身份的转变,会给你带来一些变化吗?

朱婷:会。我从去年开始觉得,要为这个队长承担多一些。很多队友的事情你需要去关怀一下,去问一下,包括一些生活的东西。自己之前是个小队员的时候,有的东西没有去想,都是大队员照顾自己嘛。我其实一直都是跟着葵姐、丽姐,她们带着我的。我做了队长之后,又有一批新的运动员,虽然我们年龄都是差不多的,但是身份在这儿,可能需要承担的东西就会多一些。

人物周刊:身份转变,你会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朱婷:有点,突兀倒没有,就是慢慢去适应这个身份,适应这个身份为我带来的一些职责嘛。

人物周刊:身份的转变会让你对排球运动的认识发生变化吗?

朱婷:会。我觉得在任何一个项目里边,它都需要有一个带头的人嘛,或者说一个能够去给大家安全感的人。排球是一个集体项目,在大家状态不好,或者困难的时候,那么你作为一个队长,我觉得你的职责就需要在这个时候有所发挥,能够带领队员,让自己的姐妹们在这种不好的环境下的时间越短越好,然后争取能回归我们正常的水平和心态。我觉得这也是一个更新的认识,是我今后需要走的一条道路吧。

 

运动员应该加强文化学习

人物周刊:你现在已经在北师大读研究生,当时为什么想再读书?

朱婷:其实如果你知识达到一定高度之后,教练所讲的一些东西你会更明白,更容易理解。很多体育生为什么(成长)进度很慢?我觉得不一定是教练水平差,可能是教练所说的东西,他不懂,只能理解字面意思,他没有完全明白你讲的深意。所以,我觉得一旦文化程度提高之后,教练讲的东西,你会举一反三或想通很多东西。可能这也说深奥了,可能也是悟性之类的一种东西。

人物周刊:上课的方式是怎么样的?

朱婷:是网络授课,导师跟我约好时间。但是如果我在国内有时间的话,也要去正常上课的。其实我上课已经很少了,没有他们正常上课多。但是我是按课程去修的嘛,所以也没必要。可能他们完成十课了,我才完成两三课这种,但是他们在两年内修完,我可能要三年或者四年吧。反正就是研究生嘛,就慢慢修呗。

人物周刊:运动员可能很多像你十几岁就送到体校去,不能完整地读高中、大学啊,你会觉得是一种遗憾吗?

朱婷:我觉得多少都会有一些遗憾,毕竟你不能像正常大学生一样。我当时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参加两会的时候,就谈到了很多运动员的退役安排。当时我的提案就是提到这个。如果你在退役之前,已经加强文化课,同时,你在体育上面又有成绩,你就比正常大学生多一个优点。你的文化成绩提高之后,你可以做老师、做教练,可以把你所学的文化课和体育课融到一起,再传授给你的队员。其实对你的队员也是一种有益的东西。

人物周刊:之前新闻报道奥运冠军卖金牌维持生活,很多人觉得挺心寒。这个是不是跟咱们的培训模式还是有一定的关系?

朱婷:其实不只是一方面的问题,我觉得这方面很复杂,说不上来。值得去反思一些东西吧。就是你在学习体育的时候,不要把文化给落下。这样的话,你退役之后,不会只剩下体育。其实也是运动员对自身的一种要求。

人物周刊:当年跟你一起学习、一起训练的那些小孩,他们没打出来的,现在一般都在干嘛?

朱婷:现在其实很多人面临退役的问题。我之前有朋友退役,多半是选择在那种正规的学校去做个体育老师,要么就是帮着别人带一些业余训练班。当然还有职业转型了的,或者去上学了,要么就直接去做一些小生意之类的。

人物周刊:变成了普通人?

朱婷:嗯,就正常了。但这种的话,青春这些年所学的东西脱节了,所以有时候就觉得也挺可惜的。

 

身高带来的困扰

人物周刊:你是有选择恐惧症的人吗?

朱婷:选择恐惧症,偶尔会有。两个都喜欢的时候,那就完了。比如买个物件,两个都喜欢,那就不行了。但是如果有一个特别喜欢的话,其他的还可以,就不会有(选择恐惧)这种情况出现。

 

2018年4月26日,土耳其女排联赛决赛第5场,瓦基弗银行3-0战胜伊萨奇巴希,朱婷(中)和主教练古德蒂(Giovanni Guidetti)与中国球迷庆祝夺冠

 

人物周刊:你们排球运动员都比较高嘛,会给你生活上带来哪些困扰?

朱婷:有啊,这个太多了啊。明显一个,买衣服就不好买。而且我们看着很瘦,你知道比例,主要是袖子会短。如果买长裤之类的,要买足够长的,它腰就很肥。比如坐飞机,我们要么坐那个安全出口,要么坐那个靠走道之类的,我们腿长啊,真的是不太方便。还有,比赛的时候,我防守,你知道吗?教练老说:“Zhu,Fall down!Fall down!”就是下不去,因为腿太长了。

人物周刊:衣服还是要定制吗?

朱婷:其实没有完全定制,定制太高档了。我们一般的话,都是买一种休闲的衣服,是可以买到的。

人物周刊:你平常会穿裙子吗?

朱婷:裙子没有尝试过,哈哈,没有没有。

 

2018年5月11日,宁波,中国女排备战世界女排联赛,朱婷( 右) 和郎平教练在场边交流

 

人物周刊:不买点奢侈品吗?

朱婷:奢侈品,可能会买一点,哈哈。但是我不太喜欢买包,我觉得不太实用。我会买一些项链之类的东西。

人物周刊:这个赛季结束,准备怎么奖励自己?

朱婷:我准备给我自己放两天假,可是我觉得队里可能不太允许,哈哈。国家队已经开始集训了,而且今年的比赛开始得早,5月16日就开始了,所以我5月9日回国。

人物周刊:如果度假,会选择什么样的地方?

朱婷:我不太喜欢看那种建筑啊之类的。我肯定会去那种风景好的地方,然后找一个民宿住几天。没事睡个自然醒,然后出去逛逛这种。因为太躁了,我们打球,球迷叫的,其实听着,有时候头也会有点晕的感觉。然后你要真是去那地方清静几天,也会有缓冲的感觉。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1期 总第556期
出版时间:2018年06月14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