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故事 | 尬舞少年的网红梦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图、文 陈劲 日期: 2018-04-12

劲爆的电音舞曲从不同的大音响传出,震耳欲聋

1

郑州金水河畔,仿古建筑的水上餐厅躺在河中央。沿着餐厅旁边,穿过仅容两人侧身而过的狭窄过道,便是名震舞林江湖的尬舞网红一条街,每隔一段路就有一个小广场,三大舞林团体将在这里疯狂尬舞。

下午4点3刻,人声鼎沸,吃瓜群众蜂拥而至。劲爆的电音舞曲从不同的大音响传出,震耳欲聋。二强、红毛、少林三个尬舞团三足鼎立。各路小诸侯试图抢占高地,加入尬舞行列,无奈纷纷落马。

“老铁们好,我是河南第一网红MC老二,谢谢你们对我的支持。”“关注走一走,活到九十九。”对着直播手机喊完话,老二便移动到“舞台”中央,双脚轮流快速踩踏着地板,手也跟着踩踏的节奏晃动起来,鬼步舞重现尬舞江湖。老三见状,把抽到一半的烟丢到地上,也加入尬舞的行列,只见他的头左右摇晃,手指不停指着旁边的舞伴。舞伴见状后马上还以颜色,以超乎正常人的抽搐频率甩动手指,把老三逼到角落里……

老大、老二、老三、黄毛,四个凉山彝族少年,在两个月前加入了红毛尬舞团,形成了区别于二强、少林歌舞团的特色,活力十足,红毛通过他们吸引了一大批粉丝。

 

2

2017年6月下旬,老大、老二、老三,三个同村兄弟坐上了一列火车,从大凉山出发,前往两千公里外山东的鸭厂打工。在此之前,他们从来没出过县城以外的地方,城市的一切像魔法般吸引着他们。

 

通过一条仅容两人侧身而过的小道,就能进入尬舞网红一条街。每天看尬舞的“吃瓜群众”成百上千,如果来迟了一点,场子也挤不进

 

但工厂的生活是枯燥的,每天重复而单调地拔鸭毛。三人决定偷偷逃离这里。这距离他们来到工厂不到20天。

没有带走任何行李,三人选择了星期六放假这天,计划先坐车到郑州,再转车回凉山。

 

一位尬舞者不满二强把场地霸占,带着两位兄弟想教训二强。二强(左三)与几个兄弟马上还以颜色,把砸场的尬舞者围殴了一顿。二强是郑州尬舞团创始人之一,在快手上拥有粉丝一百多万。当晚,二强在快手直播间称自己被打伤了

 

没有想到的是,到郑州后,他们在火车站西广场逗留时被偷了钱包。一想到回不了家,老二就难过到直接坐在广场的台阶上哭了起来。

 

为了吸引更多粉丝的目光,老二借来一头假发,与三毛跳起了热辣的舞蹈。尬舞者有的为了消遣,更多的是希望通过尬舞出名,获取更多的经济利益

 

在广场的另一个角落,“大叔他很跩,大叔你好坏,大叔摇起来,大叔就是跩”的声音伴随着嘭嘭嘭的节奏传到三人耳边,他们看到几个大叔大妈正在里面跳起凌乱的舞蹈。带头的大叔头顶留了一撮粉红色的头发,格外显眼。

在西广场流浪一周后,他们决定拜红毛为师,学习尬舞,当网红。

 

因干扰到附近居民的休息、影响市容,尬舞团招来了警察。尽管红毛解释只是强身健体、娱乐大众,但尬舞网红一条街还是被封锁了。红毛仅剩火车站西广场一块地方可以尬舞

 

拜红毛为尬舞师傅后,红毛答应给他们租房子,每天包吃三顿。等到过年的时候再给他们一人买一部苹果手机直播,买车票送他们回家。

 

3

9月20日,下午四点,如往常一样,红毛在家里直播完后,带着几个徒弟赶往金水河畔。

 

老大(左起)、老二、老三跟着当地街舞团的小张学习,想把街舞元素融入尬舞中。小张答应每天晚上教他们半个小时的街舞基本功,但不到两天,小张就不见了踪影

 

老二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头长假发,狂野甩动,一下子把现场围观者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

狂躁的尬舞场面也把警察吸引来了。三大舞团先后在紫金山公园、人民公园遭到驱赶,金水河畔也幸免不了。因干扰到附近居民的休息、影响市容,红毛再一次遭到投诉,尽他又解释只是强身健体,娱乐大众,但警察还没等他讲完就离开了。

 

红毛给三兄弟租的房间,十多平方横竖摆着两张床,红毛的六个徒弟——包括三兄弟在内的四个男孩,再加上雯雯妍妍两个女孩平常就挤在两张床上睡

 

围观群众人手一部手机,把红毛与警察理论的画面录下来传到直播平台,配上“尬舞被禁,红毛何去何从”、“网红一条街完蛋了”等标题,想尽办法捞一把粉丝和增加点击量。

 

晚上11点多,一整天没吃东西的老二坐在餐馆门口玩手机。老板娘正要关门时,他询问老板娘还有没有烩面可以吃

 

就这样,尬舞网红一条街被封锁了,红毛仅剩火车站西广场一块地方可以尬舞。

 

4

红毛的恩怨不仅来自警察的驱赶和附近居民的唾弃,还来自内部团队的分裂。在水仙、雯雯两个徒儿相继被家长带回家后,彝族三兄弟也开始对红毛表示不满:红毛对外讲,经常给他们做好吃的,还帮他们洗衣服,给他们租了一个房间。但实际上,每天只吃一顿饭,还是前一天吃剩的,说好的给每个人办张电话卡开直播一直在推脱。

 

红毛的女朋友佳佳生日当天,一个粉丝请红毛尬舞团来KTV唱歌。随着尬舞团的走红,越来越多的粉丝会从全国各地到郑州来看他们尬舞或者请他们吃饭

 

师徒之间的矛盾终于在西广场尬舞的时候爆发了。

“好饿啊,跳不动了。”跳了一会,老二摸着自己的肚子,一屁股坐在地上,老大、老三也从尬舞圈挤了出来。

 

三兄弟和黄毛去了KTV唱歌。在回宾馆的路上,他们偶遇再次离家出走的雯雯。老二收留了雯雯,将她带回宾馆,两人睡在一张床上。半夜警察突击查房,得知雯雯年仅13岁后,随即将老二带回警局,老大和黄毛也被叫去警察局问话

 

红毛马上跑过来催促他们回去跳舞,三兄弟各自玩着手机,头也没抬一下。

 

老大和老三住进了阿威(中)的房子里。阿威是三兄弟的粉丝,经常会带着三兄弟泡泡酒吧KTV,他正试图找郑州的亲戚关系去警察局看老二一眼

 

“那我再也不管你们了,你们爱怎样就怎样。”红毛抛下狠话。三兄弟也不示弱,立马转头就走。

 

5

持续两天的雨水,红毛尬舞团也停止了尬舞。

 

老二被抓后,老大和老三俩人经常来到酒吧跳舞,并打算留在这里打工,被经理以未满18周岁为由拒绝了

 

凌晨3点,彝族三兄弟和黄毛一起从KTV回到旅馆,而离家出走的雯雯刚好在路上遇到他们,老二便收留了她,把她带回旅馆,两人睡在同一张床上。半夜的时候警察查房,老二就被带到了警察局。

后来,老大、黄毛也被带到警察局问话,他在那里见到了老二,老二正在拘留室尬舞,唱歌。当警察告知老二,他可能会被关很长时间的时候,他再也控制不住,流下了眼泪。

 

网上盛传尬舞一条街被查封后,红毛回归老本行给人理发。其实红毛的发廊早已完全交给大儿子打理,自己只是平常在家帮邻居熟人剪剪头发。如今,红毛的徒弟又换了一批,而老二就像从大家的视线中消失了一样,不再被提起

 

红毛的徒弟又换了一批,老二就像从大家的视线中消失了一样,不再被提起。只是在红毛的直播间里,偶尔会有粉丝问起老二的行踪。

这两个月的经历,宛如做了一场梦。他们梦见自己成了网红,靠着网络直播赚到很多钱,摆脱了贫穷。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1期 总第560期
出版时间:2018年07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