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天真是没法骗人的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韩松落 日期: 2018-03-21

有一种热情,没有因为时间而衰败,有一种天真,没有因为世事变得千疮百孔

什么样的情况下,会觉得迪士尼的卡通片并不那么可爱?在看到欧洲卡通片的时候。

《大坏狐狸的故事》,就像在一间没有窗户、摆满塑料物品的屋子里待了很久之后,突然走出屋子,走到了花园里,正是春末夏初的时候,花园里有盛开的花,也有败落的花与叶,有阳光也有清风,一切并不完美,但却真实、自然、有生机,再回想屋子里的情景,只觉得闷而满,艳丽而乏味。

山岗上有个小农场,很多小动物生活在这里,农场附近的森林中藏着一只狐狸和一只狼,狐狸和狼对农场虎视眈眈。《大坏狐狸的故事》里的三个小故事,就发生在这里,由小动物倾情上演。

三个故事,清爽简单,甚至有点没心没肺、小题大做,没有好莱坞动画里常见的爱、成长、复仇、人类未来这些宏大的话题,也没有庞大的世界观设定和精密的故事构想,只有一些小小的误会、小小的挫折以及小小的成功,故事走着走着就歪楼了,到处旁枝逸出,让人担心它会收不回来。

画风松弛柔和,简单的线条填上一些淡淡的颜色,西红柿就是一个黑色线条画出的圆形里填上一点朱红,小鸡就是黑色线条的圆形里填上一点嫩黄。意思到了就是了。所谓草地,就是一片草绿,草绿之中,有几朵白色黄色的小花。夏天的意思就有了。

那是个温暖的、可爱的小世界。像我们小时候漫画里的世界,几根线条就是一个月亮,几片颜色就是一棵花树,几根平行的线,就是一阵狂风,几条弧形连在一起就是漫天云朵,简单天真,反而有种小小的圆满,似乎应有尽有,一切都会在这里存活,世上的一切都能在这里找到对应。即便没有那些滑稽可笑的故事,只是看看这画风,就足够了。

《大坏狐狸的故事》起初是本杰明·雷内(Benjamin Renner)的绘本,虽然简单,但他酝酿了很久。后来,他把这个故事改编成电影,又在这个故事的基础上延伸出另外两个故事,就这样把一个热闹的小农场画出来了。《大坏狐狸的故事》上映后,获得一堆电影奖提名,最后获得法国电影凯撒奖最佳动画长片。

让我着迷的地方就在这里。卡通片本就是法国人在1888年发明的,7年后的1895年,电影也是在法国诞生的,用于拍卡通片的“逐格拍摄法”是1907年在法国出现的。可以说,卡通片在法国已经有一百多岁的年纪了。

本杰明·雷内也不年轻了,他生于1983年,今年35岁,按照我们的说法,已经是油腻中年人的年纪了,又是在名利场谋生,应该见过无数凶残、复杂、狗血的人和事,但他凭借画作获奖无数后,又在2013年凭借动画电影《艾特熊和赛娜鼠》获得2013年洛杉矶影评人协会最佳动画片奖、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提名之后,竟然还能保持这样一种天真,用最简单的线条和颜色,去画一个简单的故事。

天真是没法骗人的,那种天真烂漫,不仅让我们看到本杰明·雷内的内心,也让我们看到一个被人贴上“药丸”标签的欧洲,竟然还有这种生机勃勃和热情洋溢,以及一种对毫无阴影的未来的信心。

有一种热情,没有因为时间而衰败,有一种天真,没有因为世事变得千疮百孔。这才是这个电影最大的贡献。

 

 

《妈妈咪鸭》(2018)

导演:赵锐、克里斯托弗·詹金斯 

 

一部高品质的国产动画片,故事工整,主题端正,人物立体,画面优美。最喜欢的是片子里的中国美景。灰黄的芦苇荡,碧绿的梯田,山坡上一簇簇金黄色的秋树,红到近乎燃烧的红叶,被大雪覆盖的群山,秋色苍茫中的长城,还有溶洞、瀑布,山间公路上的大货车,穿着蓝色布衫的赶鸭人,动物们的各地方言,都是原汁原味的中国风景。

 

《艾特熊和赛娜鼠》(2012) 

导演:本杰明·雷内等

 

《大坏狐狸的故事》原作者和导演本杰明·雷内参与制作的另一部佳作,讲述一只老鼠和熊的友谊,温馨浪漫,有很强的治愈效果。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1期 总第549期
出版时间:2018年04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