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 | 出版业想念当年的李国庆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本刊记者 王燕青 日期: 2018-03-15

作为打开出版业通往互联网大门的先行者,李国庆可谓意气风发。也可以说,当当是出版业的一面互联网大旗,李国庆是出版业的风云人物

当当CEO李国庆出了名地敢说,是出版业“大嘴”。以前的李国庆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当当网不缺钱,我们账上随时都趴着十多亿现金。

现在的李国庆,还是把18周岁的当当给卖了。准确地说,李国庆不想卖,是董事长、李国庆的夫人俞渝要把当当给卖了。

早在去年下半年,传言便四起,李国庆曾一再否认“海航100亿收购当当90%的股权”。直到今年3月9日晚,海航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天海投资披露信息称,其重组标的资产为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及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相关股权。根据此前天海投资的公告,这项重组从1月15日就正式进入了实操阶段。直到3月9日,双方还在就具体方案进行沟通和协商论证,并未签订正式重组协议,涉及到的重组方案、交易架构、标的资产等也未最终确定。

据知情人士透露,李国庆必是在2017年12月31日前做出决定,而彼时,李国庆与俞渝就此项决策的分歧已经很大了。从最终的结果来看,李国庆没能守住最后的势能。

 

李国庆的事业

作为国内最早的电商平台之一,当当和李国庆的出现,确实给一向沉寂的出版业带来了新的风暴。作为当时为出版业打开通往互联网大门的先行者,李国庆可谓意气风发。也可以说,当当是出版业的一面互联网大旗,李国庆是出版业的风云人物。

当时的李国庆,走路带风,说话充满底气。出版业的头面人物无不对李国庆充满好奇,好奇他想怎么做,他会怎么做。李国庆就像杀入出版业的一匹黑马。图书出版业也给李国庆带来了创业第一桶金和第一份荣耀。

李国庆创办当当无异于告诉整个出版业,书店可以开到网上,还可以轻松实现全国区域铺货、发货。这件事对当时的出版业,尤其是图书零售业,产生了深远影响,人们发现在网上买书有更多的选择和更好的体验,而商家则能收获更低的退货率和更短的回款周期。

当时的李国庆就像传统出版业的革命者,也逼着传统业态进行自我革新。但李国庆的思想和行动力总是具有一些超前性的。他更像是一个破坏者,不断颠覆传统规则、建立新规则。在当年当当与亚马逊、京东的价格战中,李国庆在推出《明朝那些事儿6》时搞了一个独家销售协议,这个协议具有排他性。同时,他在《明朝那些事儿6》电子书上线时,推出了全场免费的促销活动。李国庆在这一仗中有了赢的势能。

但令人唏嘘的是,当时的李国庆还敢怼京东,而现在,双方已经不在同一阵营,连隔空对话都翻不起涟漪了。

在B2C市场图书出版物品类市场份额中,当当在过去的18年一直是领先的,毕竟它才是国内最老牌的图书电商平台。然而,就在当当年满18周岁时,不过成立七周年的京东图书反超了它一点点,一个百分比,前者35%,后者36%。别看这只有一个百分点,对当当和李国庆的打击应该不小。

早在七年前,李国庆在第十届中国互联网大会上畅想未来,觉得当当的未来是一个年销售额能达到1000亿的公司,并且不是靠3C,而只是靠日百、服装等。李国庆当年怼冉冉升起的京东刘强东说,“京东卖3C不知死活,卖图书更是不知死活。”但现在,李国庆只能在余热中说,“百亿销售的当当利润好于千亿销售公司利润。”但可惜,除了卖身之外,再也无人将当当和京东等一线电商相提并论了。当当后来还跟国美合作卖家电3C。

李国庆在最新的回应中称,“有资本追逐是一个公司价值的体现”,当当“回归A股选择很多”。从创办当当到现在,当当经历了海外上市、私有化退市、各种转型,可见李国庆是积极求变的。只是,跟强大的对手比起来,李国庆还是过于乐观、过于安逸了。

李国庆设想过很多关于当当的转型和竞争之路。当当曾联合多个服装品牌想分流天猫的服装品类流量,李国庆甚至想以此举超过唯品会。在投资三亿建立羊绒线上开放平台后,李国庆又在内蒙建立了养羊基地,还正式启动了自有羊绒品牌的销售。

也就在当当大举进击服装品类这个红海战场之时,2014年年底,李国庆正式将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品牌改名为“当当”,并且用醒目的红色铃铛作为新的品牌形象。李国庆以此对外表明心迹和决心,要将当当转型为“时尚电商”,拿下规模为6000亿的服装市场10%的市场份额。

很快,李国庆又为当当转型规划了新路径,在数字内容风口大力扶植内容创作团队,打造数字阅读生态,后续是建立一个数字出版集团。

如果李国庆坚持做其中的一项业务,说不定如今也成为一家小而美的垂直平台。但李国庆心大,他应该不想委屈自己,也不想委屈当当。现如今,李国庆认清自己的优势和劣势,将未来的个人优势集中放置于中国文化市场。李国庆说,文化市场的大发展刚刚开始,而在过去的三年,“我打造的出版业务已经进入中国前十,网络文学进入前五,电子书用户数第一,听说和新零售势如破竹”,更重要的,李国庆还强调,“文化功能区建设也进入快行线。”

李国庆说他还将“继续在文化商业奋斗10年”,“这是谁也无法阻挡的。”

 

李国庆的爱情

李国庆和俞渝的爱情故事一直是出版业、资本市场的童话故事。据说,当当新员工入职培训的第一课就是学习当当发家史,回顾李国庆和俞渝二位的爱情故事。大概两位创始人都认为,有这样忠贞的爱情,足以证明当当是一家浪漫而具有情怀与人文关怀的公司。

李国庆是在去美国考察的一场饭局中认识俞渝的。俞渝比李国庆小一岁,有共同话题,能认可和理解彼此。当时的李国庆刚刚跟女友分手,创业公司又没有起色,而俞渝在美国纽约创办的公司小有成就,只是感情上没有多大起色。

 

2017年4月22日,北京,当当影响力作家颁奖典礼,左起:李国庆、华裔脱口秀笑星北美崔哥、作家余华

 

两个一见钟情的人在饭局后相约喝咖啡,三个月就闪婚。后来,李国庆说,他对这场婚姻“是有预谋的”,他想娶个海归。李国庆1987年大学毕业后因为父母年事已高放弃了出国留学,他觉得没有海外生活经验是一种遗憾。

李国庆就这么娶了俞渝,并且,两人回国一起创办了当当。过程艰辛自然不用说,对外界而言,李国庆和俞渝的成双成对似乎表明了这家公司内里的相对稳定性。后来,两人把当当搞上市了。对于资本而言,李国庆和俞渝的爱情故事更像一个概念,一个可以提升公司价值的概念。

在爱情里的两个人应该是互补而能共同成长的。俞渝说,李国庆能成为她丈夫并且他们一起做事,源于李国庆身上有很多吸引她的点,她甚至有崇拜李国庆的地方。在俞渝看来,李国庆是个精力旺盛、对新鲜事物保有强烈好奇心的人,他会追随李国庆对于市场、对于业界的判断和反应,还有容忍李国庆因为“大嘴”而在外面惹下的口水战争。李国庆甚至喜欢和追求“失控感”。比如他喜欢滑雪,滑雪带给他的速度和失控感是在事业和爱情中都无法体验的。俞渝相对来说是一个保守而细腻的管理者,她在家庭生活和事业追求中,是较为稳定的那一方。他们二人结合办公司,更像传统意义上的“男主外,女主内”。

这也不难理解,当涉及到要不要卖公司时,李国庆和俞渝的不同反应和不同决策机制。此时的李国庆是孤独的,“天地孤影任我行,世事苍茫成云烟。”他的内心写照可能连他本人都一时难以直指哪件具体的事,哪个具体的时刻,更多是给自己一种男人式的关怀和鼓励。

无论怎么样,李国庆在这段爱情和事业中,收获了成长和体验,如果他能因此校准自己的战略眼光和格局,不要随大流追风口,那么,他的下一个十年还是值得期待的。只是,留给李国庆的时间并不多,因为什么都变了。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1期 总第567期
出版时间:2018年09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